热门点击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五)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一)
·鲁迅文学院江西中青年作家培训班开班
·第一堂课
·北京,鲁院
·周熙明:你们可以打瞌睡,但不能打呼噜
·向经典·鲁十五诗歌之夜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二)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企鹅归巢
·教堂的启示
·毛利人
·悉尼歌剧院随想
·堪培拉驰思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穿锦衣夜行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鲁院日记 > 郭远辉 正文
 
向经典·鲁十五诗歌之夜
江西散文网    2011-05-27 09:48

  作者:郭远辉

  从课程安排表上了解到,我们将在5月20日晚上参加“向经典·鲁十五诗歌之夜”朗诵会。这里我必须对“鲁十五”作出一个解释,也就是鲁院第十五届全国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的简称,其它的很多知名艺术院校都学校的名字,加上学生毕业的年份,比如赵薇是96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就简称北影96,而只有鲁院是以届数论,这也是鲁院特色。高研班学时四个半月,范晓波是鲁七,李晓君是鲁八,江子是鲁九,鲁十五的江西学员是樊建军。没来京之前就在QQ里跟他挂上了号,聊了一天相关的情况,他说我们开学那天他会从新鲁院到我们上课的老鲁院来。但开学那天,我却没能见到他,后来却在刚刚洗出来的合影里发现了他,就站在我旁边两三个同学外。

  这里面又不得不对新老鲁院作出一个说明,老鲁院在北京朝阳区八里庄南里27号,在一条叫做十里堡的街上,鲁十五之前的历届学员都是在老鲁院学习的,而新鲁院是中宣部拨款数千万元新建起来的新校区,在育慧南路,车程半小时。从北京鼓楼东大街到八里庄南里27号,再到育慧南路,鲁院走过了六十一年的沧桑岁月。张健院长半开玩笑的告诉学员们,还是老鲁院的风水好,中国差不多最重要的作家都在这里学习生活过,而且还在这里直接诞生了很多的巨著。我们因不能去刚落成的新鲁院上课而感到有些遗憾的心终于趋于平复,指望着能在这里沾到更多的灵气。

  下午上课前,班主任赵兴红老师就告诉我们,晚饭提前到五点钟,五点五十坐大巴直赴新鲁院。大巴在宽绰拥塞的东四环上走走停停,像一辆拉满货的驴车。夜暮降临,满目的车,大大小小的车,各种档次的车,为抵达而腾挪闪躲的车,北京的车啊,把北京搬来又搬去。坐在车上,同学们有些兴奋,他们有的来过北京,风景比较熟悉,有的没来过,坐在我旁边的郑庆玲(晴岸)也没来过,我们一路聊,一路看。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北京的天有这么的蓝,北京的树有这么的绿,北京的花有这么的艳,大道在两旁都是正葳蕤的葱茏的树,是正盛开的娇艳的花,在一个缺水的城市,它的植物,仍是那么的水灵灵,我像梦回江南。

  到了新鲁院还早,天气也没有暗下来,趁着这个空儿,我们开始打量新鲁院。果真是气象不凡,一切都是新的,楼、树、院子、游鱼横陈的水池、设计、布局、立意……文化的印记随处可见,大师的头像高悬于厅堂,还有一个高高的青铜鼎,四面雕刻着中国四大古典名著的文字。同学们先在园子里漫步,交流,寻找他们心中的物证,我们在园子里找到了茅盾和巴金的塑像,茅盾西装革履,风流倜傥;巴金,个子矮小,苟偻着头,像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头在诉说他心中的委屈或秘密。我跟他们合了影,大家也纷纷跟他们合影,各怀虔诚。是的,我们趁着有限的时间,趁着天还没有暗下来,一次次的先取想要的背影和角度,然后不厌其烦地按下快门,我们都想尽量多的把一些东西留住,并全带走。刚下车的张、白几位院长,也被我们拽进了镜头。

  进了大厅,我们在签名布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是一阵狂拍。“向经典·鲁十五诗歌之夜”的宣传画,肃然端立,“向经典”三个字是由白描院长亲自题写的,浑朴大方。我们每个人发了一张节目单。诗歌的名字,被郑重的写在了这张红色的纸上。这只是他们被无数次写下的其中一次。更重要的是,它们长久以来,响在人们的口中,活在人们的心中。今晚,它们将再一次被声音复活。声音,是另一张纸,是诗歌存在的另一种形式。被邀请出席的中国作协领导有李冰、张健、高洪波、杨承志,著名诗人雷抒雁、李小雨、商震、吴思敬等也亲赴诗歌盛宴。主持此台诗歌朗诵会的是著名表演艺术家朱琳(影视剧《西游记》中那个一门心思想“娶”唐僧的女儿国国王)和冯福生(影视剧《李清照》中那个与李清照琴瑟相合的金石学家赵明诚。)参加朗诵表演的主要是中国诗歌研究中心朗诵艺术团的艺术家们和鲁十五的学员们。可以说,他们都是诗歌的信徒,将带着我们一起聆听千百年前的诗歌,是如何破空而来?又是如何一遍又一遍在时光的唱盘上点播旋转?

  经典是什么?经典就是当我们需要的时候,我们就地豪不犹豫的想到它,经典就是需要它们站出来时,它们就会豪不犹豫的站出来。今晚的诗歌,就是这样的诗歌。千百年来,我们一次又一次要想到它们,需要它们,它们一次又一次地站了出来。《鹿鸣》《橘颂》《西北有高楼》《寄东鲁二稚子》《送孟浩然之广陵》《赠卫八处士》《蚕马》《望星空》《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日记》《诗雨江南》《陶罐》《车过泰山》《教我如何不想她》《回延安》《小草在歌唱》《东方红》还有部份鲁十五学员的自己的诗歌。我忍不住一口气全把它们列了出来,这是一条中华诗歌的长链,从古连到了今。当然,这只是诗歌国库中极小极小的一部分,今晚,在鲁院的舞台上,它们代表了浩瀚的诗空里的星子在放射光芒。我们有幸被它闪烁的光芒照耀,心空澄澈。

  我不得不承认,我不是一个诗人,但我是一个爱诗的人。无需人人是诗人,但诗歌的营养喂养了我们,感谢诗歌,感谢我们自己一直在喂养诗歌,尊重诗歌,爱着诗歌。

  诵朗会上,我们每个人都收到了一块“诗意的手帕”,手帕上印上了今晚所有朗诵的诗歌。我的手帕上印着的是海子的《日记》: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朗诵会结束后,我在退场的人群中见到了樊建军,互致问候,然后匆忙告别。回老鲁院的车上,安然大声寻问,谁的手帕上有海子的《日记》,我拿两块跟他换,听得出来,她很想要这块手帕,我给了她,其实我也很喜欢,但她比我更喜欢。安然和其他同学们都希望我能朗诵一下《日记》。于是,我手捧“诗意手帕”,海子的诗,在某一个晚上的十点多,在北京东四环的大巴车里,深情响起……

  诗歌,能这样活着,还不够吗?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