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五)
·鲁迅文学院江西中青年作家培训班开班
·北京,鲁院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一)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三)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二)
·向经典·鲁十五诗歌之夜
·追梦:在鲁院的日子(四)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滕王阁
·高路入云端
·江西散文亮出新的春色
·[配乐散文]失败的英雄
·[配乐散文]在埃菲尔铁塔上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企鹅归巢
·教堂的启示
·毛利人
·悉尼歌剧院随想
·堪培拉驰思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穿锦衣夜行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鲁院日记 > 郭远辉 正文
 
李敬泽:“小说就是讲废话”及其它
江西散文网    2011-05-31 16:06

  这句话并不是李敬泽先生今天讲课的题目,而是我从他的讲课内容中抽离出来的最有意思的一句话。他不是轻描淡写,或者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这是他用心说出的话。不好理解,乍一听,吓一跳。他说:

  如果《红楼梦》里句句是为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服务的话,那么一部《红楼楼》,只需要四十回就能解决问题。

  人类需要小说,是因为,我们越来越需要借助于小说,来表达我们越来越膨胀、丰富、驳杂的生活经验。

  现代小说的产生与人的远行,尤其是人的大规模远行有关。如果倒退一千年,我们村庄里的祖先一辈子见到的陌生人还不及我们现在一天见到的陌生人多。他们之间也没什么新鲜事儿,而现在的人,每天孤独地在陌生的人流中穿梭,他们的生活经验高度扩张、碎裂、渴望得到互通和交换。小说就是重要的一种形式。

  要知道,生活是远远大于小说的,大于想像和虚构的,小说任务不是讲千奇百怪的故事,不是在情节上与生活竞争。构成文学的要主义不在于讲述什么,而在于怎么讲述。世界不会因为不被讲述而失去什么,而失去的是人们对世界缤纷色彩的讲述方式。

  任何事物都充满了表达上的困难和理解的误差,我们有各种各样的路径和方式来讲述,在如何讲述上,小说可以与生活进行对抗。

  文学真正能打动读者的,不是老师从小教我们提炼出来的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而是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废话。

  一个杀人犯,在证据确凿,事实明确的前提下,用法律来解释就是拉出去枪毙,而用文学来解读,未必是,文学应当尽量站在人性的角度去还原、恢复这个人的本来面目。

  现在的小说家不说废话,这是要命的,伟大的小说家,说的废话更多。小说说废话,就是为了表达、保持丰富驳杂的生活经验。列夫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一发议论就是二三十页,正是这些废话,成就了这部煌煌巨著。

  语言就是用来给这个世界命名的。作为一个文字家,能否为我们提供独特的对生活的看法和抵达的路径,是至关重要的,要做到这一点也从来是不容易的。

  伟大的经典永远给我们以重要的启示,能感动一代又一代各不相同的人。《红楼梦》从清朝就开始流行,那些留着长辫的人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反封建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启萌,他们只知道《红楼梦》里的男欢女爱、庸常伦理、鸡毛算皮、婆婆妈妈等等,这就是原本的生活。老曹写这部小说,从来就不是为着反封建主义的,它产生的是一种谁也无法把握的结果,谁也没有想到,谁也不想要的结果。这就是小说。

  福楼拜是一个有些矫情的伟大的作家,但他是几乎是二十世纪所有作家的老师。他强调,小说创作中的最重要的一个词:准确。准确地想,还要准确地找到词汇来表达。记住福楼拜的教导:准确,人的准确、词的准确。深刻的体味,奋力的抵达,这是小说家一生的使命。

  以上说的未必是李先生的原话。里面有我的理解和表述。“表述从来就是有困难的,理解也从来就是有误差的。”我再用一遍李先生的这句话,是为了说明,他未必完全表述清楚了他想要说的话,而我也未必过完全理解了他的意思。

  我还要补充一点:李先生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和优秀的评论家。他不是教条式的授课,他的桌上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偶尔瞄下提纲(据说他以前授课,桌上什么也没有,只有两只手,成了他说话的辅助。)他在漫谈式的表述中,把他对文学的理解和主张,传达给了我们。据说,他十六岁考上北大,四十出头就成了《人民文字》的主编。我喜欢他说话的方式,语速不快,像一个边思考边表达的高傲的智者。中途到休息室用烟斗连抽了两支烟,要知道,抽烟斗的人已很少见了。他抽着烟跟我们交流,话不多,笑起来,脸上显现的自信的才华跟烟一起飘荡。他说的最让我们耿耿于怀的一句话是:江西的作家二十年没在《人民文学》发过长篇小说。我们面面相觑,有点不信,但那是事实。问他为什么,他笑而未答。气氛有些凝滞起来,他掐灭了烟,接着上课,我们进了教室,一直在想这句话,接下来的课,我听得有点走神儿。

  李先生的课,像一块带肉的骨头,值得我们慢慢的啃。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