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海龟”姜晓航:在读书时要发展自己的软实力
·复旦教师于娟遗作首发 编辑几乎是流泪校完书稿
·自曝只有小学六年文化 濮存昕:有时间就看书
·《百年孤独》中文版首发式在京举行
·少儿文学类图书畅销主力还是经典“老书”
·中国“佛教经典之最” 新版《嘉兴藏》巍然问世
·《守望天山》作者:10天写出20多年守墓人生
·自曝只有小学六年文化 濮存昕:有时间就看书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别府温泉
·风雨岚山路
·成都武侯祠
·失落的感悟
·星 星 赋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企鹅归巢
·教堂的启示
·毛利人
·悉尼歌剧院随想
·堪培拉驰思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穿锦衣夜行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散文动态 正文
 
亦农解读类型文学:没有曲折的故事,还是小说吗
江西散文网    2011-09-23 14:57

亦农在上海外滩

  亦农,当代有着极高人气的畅销书作家,1971年生于南阳。评论家和媒体给他的评价是“中国的斯蒂芬·金”、“70后最具实力代表作家之一”、“中国当代悬疑惊悚小说标志性人物”等。前几天,他在出席第十八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时,对国内类型文学发展现状发表言辞犀利的观点,称“傲慢与偏见在戕害类型小说”,引起极大关注。昨日,记者电话采访了现居北京的亦农,面对家乡媒体,他再次为类型文学呼吁,希望评论家们放下姿态,以公正的态度看待、支持类型文学的发展;也希望在各种文学评奖中,有类型文学的一席之地。

  说起家乡 亦农说“我就是南阳的一个乡下人”

  亦农,原名唐哲,他很小就喜欢写东西,童年和少年时代都是在南阳的乡下度过的,20岁时随家人离开南阳。

  说起笔名“亦农”的来历,亦农说“很简单”,一直认为自己是乡下人,1983年时给自己起了个笔名“一农”,即“一个农民”。后来觉得这笔名太直白,便把“一”改成“亦”,亦,古语“也”也。亦农,即“也是农民”之意。

  “笔名亦农,是我对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怀念,也是对自己曾经身份的追忆。”亦农深情地说。

  近几年,亦农曾回过南阳几次,他说,有一次与妻女住在南阳宾馆,次日一早醒来听院里乡音唱豫剧,“那一刻我竟产生了回南阳定居的念头”。

  解读“傲慢” “权威评论家”误读类型文学

  “如果依现在的小说分类,《红楼梦》可以归为言情小说,《水浒传》属于武侠,《西游记》则是魔幻惊悚小说。如果这三部书在今天问世,恐怕就很难入某些业内人士的法眼,更不可能被列为经典名著。”亦农说,长期以来,某些人对类型文学存在严重误读,这种误读可能抹杀了现代那些本可以成为经典的作品。亦农认为,傲慢与偏见在戕害类型小说,因为这种傲慢与偏见无形中打压了作家创作类型小说的积极性。

  2009年,亦农加入中国作协,同年加入中国作协的还有武侠小说大师金庸。亦农说,金庸加入中国作协令武侠小说扬眉吐气,说明传统文学对类型文学的接纳,也说明中国作协对武侠等类型小说的肯定。但是在某些所谓权威评论家眼中,还存在着对类型文学的偏见和误读。他在不同场合为类型文学呼吁,希望评论家们放下姿态,以公正的态度看待、支持类型文学。也希望在文学评奖中,有类型文学的一席之地。

  破釜沉舟 成就“中国当代悬疑惊悚小说旗手”

  1998年,亦农去了北京,在一家媒体做编辑、记者,工作和收入都很稳定。虽然工作顺风顺水,但他心中仍有个不灭的梦想——写自己喜欢的小说。

  2006年9月,因为“需要有集中的时间来写长篇小说”,亦农辞职了。

  亦农说:“人的一生真正用于干事业的时间才几十年,如果不能开开心心集中精力去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到年老的时候会后悔的,人生有得必有失,我不想空留遗憾。”

  亦农深受中国传统文学的影响,写了近二十年的小小说,一些作品被中小学教辅书和中考试卷多次选用。

  这些纯文学的功底,在他创作类型文学时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这些年,他先后出版了十余部作品,《石佛镇》、《美人蹄》、《北京记者》、《血纸人》、《因为有爱》、《为诅咒的狗》等,共两三百万字。有几部小说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2009年,小说集《因为有爱》获冰心儿童图书奖。2010年,《桐桐的点点狗》获《小说选刊》长篇小说奖,被称为儿童动物纪实小说的新述写文本。2011年1月,《谋杀者奇遇》获第一届汪曾祺世界华文小小说大奖。还有一些作品被改编成话剧,或被改编为评书在网上广为流传。

  深读“偏见” 没有曲折的故事还是小说吗

  亦农认为,耐人寻味、能让人一读再读的文学就是优秀的文学。

  谈起不久前他推出的长篇小说《为诅咒的狗》,亦农说不敢说书中如何把类型小说与传统意义上的“纯文学”巧妙接洽,只是很自信读者在读它的时候,会有欣赏纯文学作品的快感。想看故事的会读到好看的故事,想品滋味的会品味到那种惬意与美。

  亦农说,某些作家的观点很可笑,他们声称自己不会讲故事,写作小说的重点也不在故事。试问,如果小说离开曲折动人的故事,还是小说吗?它和散文随笔还有何区别?其实,类型小说与传统意义上的“纯文学”并没有严格界限,只不过类型小说更注重故事情节,更注重类型小说的特色体现,比如武侠、悬疑等。当然,也有不少类型小说为故事而故事,为情节曲折而刻意为之,忽略了人性的描述与刻画,走上类型小说的极端,这也正是被某些评论家们所夸大并诟病的。所以,类型文学也应当克服自身缺点,在某些方面多向纯文学学习。(记者 王平)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南阳晚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