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永远的林青霞:最美的地方在于耐看
·书店涌动倒闭潮 香港三联书店退出广州
·咋做真正知识分子? 冯骥才:找回失落已久的魂
·亦农解读类型文学:没有曲折的故事,还是小说吗
·长篇小说《金瓶梅人物榜》出版(图)
·陈东有:《金瓶梅》有道德味 让人远离酒色财气
·教你怎样读懂《金瓶梅》(图)
·永远的林青霞:最美的地方在于耐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别府温泉
·风雨岚山路
·成都武侯祠
·失落的感悟
·星 星 赋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企鹅归巢
·教堂的启示
·毛利人
·悉尼歌剧院随想
·堪培拉驰思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穿锦衣夜行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李雪姣 正文
 
萧红,我的姐妹
江西散文网    2011-10-14 08:50

  萧红,我的姐妹。你身世坎坷,情路艰难,才华盖世。你为苦难的旧中国女性哭歌,你已经逝去整整七十年,但你迸发出无穷生命力的文字,还如同呼兰河水在哗哗的流淌,你的思想和你的文字是属于中国,也是属于世界的。

  一生追求爱和温暖的萧红生命结束于抗日战争的硝烟中,结束在“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因为我是一个女人”的感叹中。萧红病逝后,端木蕻良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将妻子的骨灰葬在香港浅水湾海边的荒滩上,1957年8月15日,迁葬广州东郊银河公墓。1992年,萧红纪念碑和安放着萧红墓的呼兰西岗公园正式落成。墓内有萧红的青丝一缕,墓碑上有萧红的烤瓷肖像,肖像下是端木蕻良题写的“萧红之墓”四个字。

  一

  萧红,你在爱情路上总是那么趔趔趄趄、尴尴尬尬。你是那样痴心地爱着萧军,你忍受着爱人萧军暴躁的脾气,你掩饰着萧军拳脚相加带给你的鼻青眼肿,两个人之间的不和谐深深刺痛了你的心。昔日走投无路受困于旅馆时,萧军及时出手相救,为你遮蔽暴风雨,可如今,爱人变成了暴风雨,劈头盖脸地朝弱不禁风的你打来,让你如何抵挡?

  经过无数次的努力,萧军多情的个性没变,暴躁的性格没有变,移情别恋的萧军没有顾及萧红的感情,在内心深处,萧红是深爱着萧军的,两人是同志又是挚友,且携手从患难中挣扎过来,但做萧军的妻子实在太痛苦,萧红的心灵几近崩溃,只好选择分手。萧红曾无限伤感地表白:

  女性的天空是低的,

  羽翼是稀薄的,

  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

  而且多么讨厌呵,

  女性有着过多的牺牲精神,

  不错,我要飞,

  但同时觉得,

  我会掉下来。

  萧红曾和友人谈起,她是从小服过毒的人,这毒液是家庭对她的冷漠与忽视,是父亲对她的精神虐杀,是被爱情的荆棘刺得遍体鳞伤,是男权对她生命天空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压。从另一种角度来说,萧红的不幸也因为她是个女人。

  萧红原名张乃莹,1911年6月出生在黑龙江省呼兰县一个乡绅之家。作为长女,她没有得到多少家庭的温暖,父亲、祖母总是对她“恶语恶色”,生母和家中惟一疼爱她的祖父死后,萧红的境遇更糟了,压抑与孤寂,造成了萧红敏感自卑的性格,使她对温暖和被爱怀着永久的憧憬和追求。

  1927年,萧红在哈尔滨东省特区第一女子中学读书,受到了“五•四”新文化运动和科学民主的濡染,开始迷上新文学,对鲁迅、茅盾的作品产生了兴趣。从北平考入哈尔滨政法大学的陆姓大学生对萧红表达了爱慕之情,从小就渴望温暖和被爱的萧红快乐地编织着她的第一个爱情梦,她在一首小诗中写道:“那边清溪唱着,这边树叶绿了,姑娘啊,春天到了。”

  1930年萧红怀揣着毕业证书回家时,父亲已经将她许配给一个大军阀的儿子王恩甲,萧红毅然离开了呼兰河畔清冷的张家大院,逃避了这场包办婚姻,奔向北平寻找她的爱情。在残酷的事实面前,萧红爱情的雏鸟折翅了。回到呼兰河畔的老家想继续那场包办婚姻,可王家嫌她不贞,在借酒浇愁借烟烧怨的日子里,王恩甲来到萧红身边,一起在哈尔滨东兴旅馆同居。很快萧红腹内有了王恩甲的骨肉,但不知何种原因王恩甲失踪了,欠住宿费600多元的孕妇萧红贫饿交加,困在旅馆。在写信向报馆求救的过程中,高大英俊的报馆编辑萧军出现了!四目交会,星光四射,萧红的才华,萧红的美丽,萧红的不幸都深深地打动着萧军的心。初见心上人的萧红内心一定是十分尴尬的,因为她怀着王恩甲的骨肉,因为她已经不是纯情的少女了。萧军陪着萧红在医院生下了一个女儿,救人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萧军与萧红拥抱了。

  爱情的力量如何?两人合作进行文学创作,在饥肠辘辘中相依相偎,经过饥饿考验的文字有如泉水般清澈,有如山花般芬芳。为了心爱的萧军的新书能顺利出版,萧红到当铺当掉了自己心爱的毛衣,为了这份患难与共的情感,萧红把自己放得很低,直低到尘埃里去。隐忍,劝勉、承受。可是,爱到尽头,两个人却无法相处,是那面少女的镜子照出了萧红的无奈,照出了萧红的狼狈。

  如果萧红是一个纯情少女,如果没有以孕妇的形象出现在爱人面前,如果萧红没有眼巴巴地盼着萧军带来大列巴充饥的窘困……心身划满伤痛的萧红仰视着萧军,在萧红的眼里,萧军是发光体,是太阳,是巨星。渴望爱情的萧红走入了一个怪圈,她离爱人越近,爱人离她更远,她爱得真切,但爱情对她来说只是一场遥遥无期的苦旅。

  轰隆、轰隆、轰隆……列车飞奔向前。在武昌开往西安的火车上,诗人端木蕻良正在热烈地追求着才貌双全的女作家萧红。萧红心里的英雄是萧军,书生味浓厚的端木开始并未在萧红心中激起浪花。但一生渴望温暖和爱的萧红太希望把自己的感情依附于一个男人身上了,她将一根二十四节的小竹棍交到端木手中,也将自己的爱情交给了他。

  萧红,我的姐妹,你无数次和友人谈起:“我为什么生下来是个女人呢?我败就败在是个女人。”萧红就像被命运之神下过咒语似的,当她欣然接受端木的爱情,两人本该尽情享受爱情欢娱的时候,却凄然发现,肚子里已经有了萧军的孩子。孕妇,又一次以孕妇的形象出现在所爱的人面前,萧红心中应当是五味杂陈吧?

  爱情的伤痛苦恼如影随行。在随端木蕻良赴四川的途中,萧红在重庆的码头重重地跌了一跤,她不幸流产了。她的脾气变得阴沉忧郁又易怒,伤痛中的她太需要安宁和休息了,但端木不能给她安宁,书生意气的端木连一些琐碎的事都要萧红出面抵挡,萧红身心俱疲。著名作家曹靖华看到萧红的境遇后,同情地说:“认识了你,我才认识了生活,以后不要过这种生活了……”。

  更大的苦难横在女作家面前。个人的宿命与国家的危难交织在萧红的生命中。1941年的春天,萧红随端木来到香港。这时的萧红咳嗽、失眠、头痛,病魔已经将萧红逼到了生命的尽头。在病中,萧红对和端木的这段感情已有悔意。萧红在生命的最后四十多天里向真诚爱着她的骆宾基吐露了生命中的爱与恨。骆宾基手中持有萧红亲笔写的纸条,上面赫然写着“我恨端木”四个字。本来住在医疗条件稍好的圣玛丽医院,因日军轰炸,萧红被迫转院,这一年圣诞节的前两天,萧红病情恶化,被医院误诊为喉瘤,开刀后口不能言,痛苦万分。在弥留之际,萧红用颤抖的手写下最后的遗言:“我将与蓝天碧海永处,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遭尽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

 [1] [2] 下一页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