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公交车随想
·萧红,我的姐妹
·心的菩提
·春在东桥油菜花
·只眼看女人
·云雾庐山
·美国纪行
·闲来品茶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别府温泉
·风雨岚山路
·成都武侯祠
·失落的感悟
·星 星 赋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企鹅归巢
·教堂的启示
·毛利人
·悉尼歌剧院随想
·堪培拉驰思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穿锦衣夜行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散文动态 正文
 
中国作协“80后”作家:孤独一代 努力承担
江西散文网    2011-11-25 10:20

  11月23日,中国作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在京举行。本次作代会新闻联络组发言人何建明透露,出席本次作代会的977名代表具有广泛代表性。其中,网络作家第一次成为作代会代表。图为知名网络作家唐家三少出席会议。中新社发 刘关关 摄

  正在此间举行的中国作协第八次代表大会上,相比五年前,“80后”一代成为不可忽视的群体。

  24岁的霍艳是这一代际中最小的一个,也是本届代表大会中最年轻的一个。这个北京女孩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又去了香港浸会大学攻读中文硕士。

  在会议中她坐着靠门的把角位置,一副随时准备溜会的样子,实际上她一直老老实实听到最后;在访谈中她说曾经精神苦闷,令人惊讶于她的成熟与沉重,可是递给记者的名片上却印着一个卡通大眼睛娃娃,可爱到不行。这,或许是“80后”一代作家的普遍状态,作为中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后的第一代作家群,她/他们在不思议的矛盾孤独中成长着,努力承担着。

  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霍艳笑称自己已经多次顶着“最小”的帽子参加了作协大大小小的会议,以至于这次她要求《文艺报》不许登照片,自己在吃饭时间也任性地不别名牌,“每次(文艺报)采访完第二天,我就成了被大家指点的对象,吃饭的时候总有人过来说‘哦,你就是那个最小的’……”

  在霍艳看来,炫耀一次才华是很容易的事情,难的是一直有灵感。她认为,一方面我们缺乏生活的积淀,另一方面更缺乏一种精神的力量,可以说是缺乏信仰的一代吧。她还记得自己2010年刚从香港回来,有一段时间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运动健身、喝咖啡上网、逛街看电视,轻松但是空虚,她说长期这样就废了。

  在参加过一些文学讲座,受到普通读者的热烈欢迎后,让她认识到从事文艺工作的价值和意义。 她希望有更多这样积极面对的平台,“与其沉浸在网络中,何不去接触有血有肉的‘人’”。

  霍艳说最希望从老作家身上学习一种能支撑自己的精神,而不是浮在空中的感觉。“我一天看12小时书,就觉得自己蛮用功的;后来知道祝勇老师写《辛亥年》的时候一天16个小时都不动,才发现之间的差别。”

  她觉得自己这一代人其实面临的是比老一辈们更复杂的社会,“我们现在接触的东西太庞杂了,需要从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中形成自己的风格”,她的解决之道目前是投入精力看书,“这是我暂时获得一种精神力量的方式”。她认为当代文学其实是最贴近生活的宝库,但反而最被人们忽略,她感慨当年有些作家被打成右派,在那么难的环境下偷偷摸摸地写作,还能支撑下来,这还是一个信仰问题。这也是“80后”最缺的一种精神力量。

  同为“80后”的张悦然,在2008年汶川地震期间作为志愿者赶赴现场。这样一个纯属个人自发的行为,她也不认为代表所谓的“责任感”。在她认为的“责任感”,就是能写出自己真心所想,用自己的文字与读者产生共鸣,“我想能打动心灵的作品,一定是真善美的东西”。

  事实上,“80后”的背后是一大批生于八十年代以后,将来必会成为中国文坛主力的青年作家。已经介绍张悦然、霍艳、唐家三少等20多人进入中国作协和北京作协的文学评论家白烨认为,“80后”与作协互相走进、交流和沟通,锐气新意的年轻人带来新鲜血液,文学的代际传承润物无声,事实上也是为今后的承担做准备。(记者 应妮)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中国新闻网
    相关新闻:
>>中国庐山国际作家写作营开营
>>否认公务接待费造假 作协:“会议费”有单独支出
>>中国“佛教经典之最” 新版《嘉兴藏》巍然问世
>>《中国华东文献丛书》亮相江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