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肖全半天给三毛拍户外照片 丢相机成不详预兆
·中国作家收入不算多 文坛首富收入只及欧美1/20
·“耽美小说”描写唯美同性恋 青少年沉迷家长担忧
·英国女子迷恋《简爱》作者 穿复古服扮夏洛蒂
·俄罗斯感想
·2011年度“微山湖奖”得主:文学不能仅仅是娱乐
·徐志摩魂断济南北大山 出事前家中相框突然掉落
·冰心女儿忆巴金:他教会我爱 曾代妈妈亲了亲他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枫树的色彩
·别府温泉
·风雨岚山路
·成都武侯祠
·失落的感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企鹅归巢
·教堂的启示
·毛利人
·悉尼歌剧院随想
·堪培拉驰思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时间的刻度
·穿锦衣夜行
·《夏都绘影》内容简介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姚雪雪 正文
 
破译九月
江西散文网    2012-01-06 14:37

  九月的太阳光芒四射,在拥挤的街道上行走,我把手掌伸在眼前挡住钢针一般有穿透力的阳光。我不愿眯起双眼,不想在四溢的光芒中晕眩。这是我给自己搭起的云朵。云朵的阴影落在心里,有吸附力地往前飘移,我的掌心像花朵闪亮而灼热地盛开在头顶。

  阳光能否渗入掌心里的血脉,改写那些我从生下来就无法读懂、永远紊乱无序的我自己的手纹?我必须选择这个季节回家,我热爱在与生俱有的街道上穿行—无所事事和拥有奢侈的时间。我适合漫无边际、适合胡思乱想。

  九月是正在充盈着正在发生改变的魅力所在。湖边的树叶依然浓密却已开始不易察觉地迟暮,水果香甜而腐败的气味在小街上弥漫。路旁从江北过来的菜农兜售着早晨刚从地里采摘的湿漉漉的蔬菜,各式早点摊上热腾腾挤满了人。我穿行在这个庸常的街道却并不想遇见某个非常的熟人,以免打断自己的冥想,但我看见每一张陌生的脸都是我长江边上的乡亲。一切都像从前,一切都在改变。

  窄窄的街道拐弯处,天主教堂的围墙正在被砸碎,围墙内教堂底层的侧身在改装成一间间店面,门的卷帘刷成了湖蓝色。湖蓝是一种危险的颜色,稍不留神就会变得艳俗。湖蓝天生是这个城市江湖环绕的色彩,有了底气作支撑,因而色彩的铺张也就无所畏惧。教堂是城市仅存的几幢旧建筑,在一大群喧哗的人流和房屋中突兀而精致。它适合被仰望,它暗藏着青砖莹润内敛的潮气扑面盈怀。我沉迷于仰视中,用目光把教堂截为两半。它的下半截湮没于城市的倦怠中,它的上半部五彩花瓣的玻璃窗是孤独绮丽无法洞穿的眼眸,锋利的尖顶划出天空的伤口。在这个仰望的瞬间,我的脑子里重叠闪出与之有关的往昔:从前租界路上比这个教堂大无数倍的恢宏华美的教堂拆掉了,再也没有了;很多年前的一个圣诞夜,在人群的簇拥中,我被朋友牵着挤进了热闹的教堂大厅,好奇地踮起脚张望了一会儿里面正在进行的表演和仪式;我过去在报纸上读到为这个教堂的照片配发的一段文字:“教堂在浓郁的树荫里寂寞地抬头。”

  我如此倾情于教堂,并非出于某种信仰。我的悲伤正在于自己从不知道谁才是心中的教主。教堂是这个城市久远的记忆符号。我的审美来自于一切事物的外表,我喜欢美丽外表下蕴藏的与众不同的心。城市的改变每天都在进行,第一天路过教堂时,改装的店面还是水泥浆,第二天路过时墙壁刷白了,第三天店铺装上了射灯和通透的玻璃橱窗,第四天橱窗里挂上了时装。我如果不常常回到这个城市,会像面对一个突然长大不能相识的孩子,在惊愕中感慨时光的缺场。

  教堂旁边不远的地方是医院,这是有一百年历史的医院,它创办时曾有过一个好听的名字—“生命活水医院”。我在九月的闲暇时感到胸口以前的某个隐痛,它潜伏着随时像扩散的乌云。我走进医院,找到从前的女医生,对疼痛的去向作了一次查询。只有回到这个城市我才有时间和心境来治疗自己。而九月的某一天我不能不回归医院,回到病重的母亲身边。几十年前的九月的母亲吃了很多西瓜,有足够的果汗蕴养一个水质的孩子;九月的医院明亮而亢奋,九月我被抱出产房,挥舞印着命运纹路的小手掌。季节开始走向最深邃的部分,九月出生的一个孩子,能感到天在一天天冷下去。

  西瓜喂养过的孩子,对西瓜剖开时艳丽夺目的色彩倾心。她小时候把西瓜籽吃进肚子里,大人说西瓜籽会在肚子里发芽长出小树,树上会结出大大的西瓜。树枝穿过喉咙人会不会死呢?我一面恐惧一面又有些盼望小树真的能穿过喉管。我神往从身体的树上摘下瓜果。九月我又一次清醒医院的生死出入每个人都要经历。

  九月,我用笔改写和提纯手纹的记忆。九月的人处在矛盾的两极,对往事倾情,与现实保持距离。九月的颜色无穷变幻、旖旎魅惑,它使词汇贫血,使人在一瞬间眼里噙满莫名难辨的泪水。时光年复一年这样消逝这样呈现。

  时间是一条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的直线,只不过被人为地划出了刻度。从九月开始我重复一个相同的过程,从一个城市抵达另一个城市。灵魂在九月走出我的身体已经很远,她举起手停留在两个城市的门扉上,她等待着两扇门的洞开。九月是开始是结束,是一切的转变。我的亲人在我到另一个城市工作后,并不会养花的他们,专心把窗台上的花儿养得蓬勃芳香。这是我喜爱和感恩的花。我在读美国作家萝赛《花朵的秘密生命》,读一本知识和感官动人相融的书。读一朵花儿甚至比人更机敏,更有远见也更懂得生存的智慧。书上说,对一朵花的真相所知越多,花就越显灵动。也许透过这样的倾听,可以让植物对我们重新开口。

  我再往前走时,已经拐进了一个小书店。书店与我的关系忽然变得很密切。在过往岁月的每一个日夜,昂贵的欲望诱使我成为一个书本制造者。很多东西都在短命的年代,我相信书籍的生命一定最长久。书和书店还是从前,而我却颠倒了阅读的程序。以前只看书的目录和正文,现在最留意装帧和版权页。这是从内容到形式的背叛。我甚至无法成为一个完整的阅读者。我习惯凭直觉去翻书,把书哗哗翻动时目光突然驻留在某个句式和段落。我希望不停被一本书里句子和段落的精彩打断,我不断热衷于对一本书的肢解和破碎。

  在这个九月,我看到自己的书《夏都绘影》摆在书店的书架上,我原先想象的快乐已经在太长的出版周折中慢慢稀释。我的写作越来越像涂鸦,找出一张完整的白纸,胡乱地写了几句,丢在一旁然后又开始写另一张,桌上扔了好几张草稿依然写不出完整像样的文章。模糊的词句渐渐弥漫。我后来打开电脑,把一些杂乱的字句栽种到屏幕上,九月有很好的太阳,我心底依然想着这些文字还能发芽抽穗长成葱郁的植物。电脑前的人形容枯槁面色灰暗,周身的血液不够滋养肢体,还梦想有多余的心血来养活文字。但我一直这样匪夷所思地梦想着。写作是生存的一种方式,是活着的一个必要证据,是存在的基本理由。我还能做的是把文字像散开的珠玑一样照亮过往岁月的暗淡行程。一支笔的水管是内心郁积的一个人的出口,在任何的走失之后,我还期待这个静谧出口的最后温情。

  我那些不计其数的乡亲,他们一辈辈的生命像尘埃一般默默无闻充斥和填埋在街道。他们微弱和快乐的存在是我回到九月的一个理由。

  月亮是九月的果实在隆重地盈满,每个人的内心都在这个季节找回故地。

  我的身体如此紧密地贴近我的城市和街道,与空气摩擦着溅出了火花。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5286357]大江网友: 2015-03-19 17:26 发表评论:
我好像以前在哪看到你是姚雪垠的后代,不知对否?。你是江西人的骄傲,敬佩!读你的散文,思路感到立刻清晰。太好了。

[5180280]大江网友: 2013-11-01 09:46 发表评论: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懂你的江北对面的家乡,你的乡亲,你的教堂。更多的惆怅。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