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作家方方力挺韩寒:如真是侵权,就应该赔偿
·85后鲍鲸鲸写商战剧:跑外企当前台 亲友皆入戏
·梁启超与天津的“生死之缘”
·画家医生农民工联合拍卖:为贫困农民工筹善款
·“新概念”书店打破沉闷 影院入驻吸引消费者
·网络欺诈困扰相亲网站 中国最大婚恋网站“打假”
·作家寄语“裸奋”青年: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雷人城市宣传语频现 “我靠”“叫春”遭质疑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枫树的色彩
·别府温泉
·风雨岚山路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教堂的启示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名家赏析 > 朱法元 正文
 
纠结的畸情
江西散文网    2012-07-20 15:30

  作者:朱法元

  初见蒋孝严先生时,我心里有点百感交集。也许因为他母亲章亚若是江西人,我们是半个老乡的缘故,抑或是因为他太不寻常的人生使我倍受感动?我对他是充满了叹息,又充满了敬意。蒋先生其时已年逾古稀,但仍不失蒋氏特有的风度。他中等个头,腰身挺拔,脸放红光,炯炯有神的双眸里,闪烁着慈善祥和的光芒。见我们来自江西,他显得特别亲切,一开口就用了一句地道的南昌话:“我也是个老表,我会哇南昌事咯!”立马消除了相互间的距离,活跃了现场的气氛。此后的交谈中,他以他的真诚、实在、重情,深深地打动了我们一行的心。我注视着他那早已升顶的额头,倾听着他的侃侃而谈,脑子里满是如光似电的沧桑——

  我想起了那一对在战乱年代甫一降生就没了亲娘的襁褓孤儿;想起了跟着外婆在南昌城外靠拾煤渣艰难度日的两个苦难少年;想起了一次次见到生父却不敢相认的痛苦的为人之子;想起了年过花甲的老人在赣州蒋经国故居写下“怀古思今望远”的题词,并第一次署上“蒋孝严”之名,宣告已经由章姓改为蒋姓,正式认祖归宗的场景……这一个个人生的脚印里,装着的是什么?虽然蒋先生最终遂了心愿,归入了正统,但他心中的伤痕又如何能够抚平呢?

  想到这里,我不禁对乃父经国先生产生了一缕怨恨,一番责难。

  毫无疑问,经国先生是一位世纪伟人。无论是青年时期在异国他乡追寻真理,还是以坚忍不拔的意志面对磨难;也无论是在赣南首推新生活运动,试图推陈出新,开社会风气之先,还是挺身而出打老虎,试图力挽狂澜,扶大厦之即倒;更无论是在孤岛上痛定思痛,重要参与或主持改革新政,还是以最后一搏的惊天胆识,开民主政治之先河,终在台湾地区独树一帜,完满实现社会转型,给台湾人民以自由幸福的享受。所有他的壮举伟业,都将为历史铭记,为人们敬仰。然而就是在情感上与章亚若的相爱,不能不说是一件极大的憾事,叫人扼腕。他的那段凄美爱情,就像一把冲天烈火,活活烧死了自己的至爱之人,重重灼伤了两个无辜孩儿的心灵。

  上世纪30年代中期,蒋经国来到了江西赣州,其时,他正值壮年,英姿勃发,风流倜傥。他立志要在风雨飘摇的故国家园树一杆旗帜,吹一股新风,于是,他建立三青团,组织青年积极投身坑日救国斗争;发起开展新生活运动,发动群众学文化,讲文明,树新风。他还仿照《朱子家训》,撰写了《新赣南家训》,倡导“东方发白,大家起床,……”使整个赣州习俗文雅,风化一新。至今赣州人尚忆当年蒋专员,仍存文明好习惯。就在经国先生风风火火大展宏图的时候,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与他相爱了,她就是章亚若。在赣南青年培训班里,章为蒋的帅气才气所折服,蒋也对出水芙蓉般的章一见倾心,二人干柴烈火,一点就着,于是结下了一段注定是悲剧的情缘。

  我曾在赣州城中那栋小别墅里驻足,看到墙上章亚若那帧珍贵的照片时,心里满是惆怅。照片上的姑娘还是一朵刚绽开的花朵,是那么纯洁、秀美,还充溢着幸福的笑容。可见那时的她、她的爱情,是多么单纯,多么义无反顾,也许她丝毫不觉得或根本没考虑背后有一个巨大的阴影正在向她压来,她的幸福是那么短暂,就像是昙花一现,转瞬即灭。她用她生命的惊天一焰,给爱情涂上了血红的色彩。

  记得有首歌唱道:“问世间情为何物?”是啊,情为何物?要我说,情就是罂粟,用得好能医疾患,用得不好就是毒品。情又是一把双刃剑,在削铁如泥的痛快淋漓中,总会有断臂剜心的伤害。情还是一扇巨大的闸门,该开启时开启,流出的就是灌溉之水,使久旱之苗如饮甘露,不该开时打开了,奔涌而出的就是洪水,使生灵受害,泛滥成灾。想普天之下,多少有情之人终成眷属,又有多少情种被碾碎,多少爱情之火被扑灭呢?经国先生在天有灵,不知对他的这段情和这个遗憾作何感想?

  蒋孝严先生也是个伟人。且不说他的人品魅力,也不说他的从政轨迹,单从认祖归宗这一点上,就足以显现出他的正直和勇气。别小看了这一“认”,不仅为自己的出身正了名归了位,也了却了生身父母的心愿,可慰在天之灵,还给子孙后代一个应有的交代,斩断了后人痛苦之根啊!

  那天,当我告别蒋先生,离开国民党总部之后,心里总不能平静,总想以一种方式表达一下此时的心情。思谋良久,便草占一律,上问逝翁,下慰后人。诗曰:

  昔日豫章一弱童,

  今朝台北白头翁。

  伤怀少慈夭折早,

  感叹幼子颠沛深。

  情到深处情无羁,

  命逢舛时命有囹。

  先人已携爱恨去,

  却把憾事付孤零。

  最后不能不说,蒋孝严先生的口才真的十分了得。他久行政界,几担重任,也是在国民党遭遇转型的进程中冲杀出来的。冲出来了便是精英,社会认可,人民佩服——颇有乃父之风!

  (2012年6月作于非洲之旅途)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乔纳森•高雷:书就是我无法割舍的情人
>>组图:杨绛先生悄然度过百岁生日
>>李敬泽:“小说就是讲废话”及其它
>>周国平:把命照看好把心安顿好就是幸福的(图)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