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作家方方力挺韩寒:如真是侵权,就应该赔偿
·85后鲍鲸鲸写商战剧:跑外企当前台 亲友皆入戏
·梁启超与天津的“生死之缘”
·画家医生农民工联合拍卖:为贫困农民工筹善款
·“新概念”书店打破沉闷 影院入驻吸引消费者
·网络欺诈困扰相亲网站 中国最大婚恋网站“打假”
·作家寄语“裸奋”青年: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雷人城市宣传语频现 “我靠”“叫春”遭质疑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枫树的色彩
·别府温泉
·风雨岚山路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会员新作 正文
 
夜的周庄
江西散文网    2012-09-06 10:15

  作者:卢洪献

  天空抹去最后一丝晚霞,夜色渐渐地沉了下来,小桥、流水、人家,周庄终于回归到它的本来,朦胧的像一桢桢的版画,镌刻在我们的面前。没有通明的灯火下才是真实的周庄,一座白天不堪负荷的石拱桥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两头锲在坚实的岸上,连接了青石板,却把身影清雅地丢在水里,虚虚幻幻地晃悠着。同时晃悠的还有桥上那对恋人,激情相拥就像陕西的剪纸,鼓着腮帮的两张嘴夸张地粘连在一起,映在水里的却是时分时合的波动,像内心泛起的微澜。恋爱的人们总是在迷迷惑惑中做自己的好梦,但愿不是庄周之梦,却不知道恋爱之后仍旧就是过日子,平平淡淡的生活。

  远在天边的弦月挂在空中,也印入近在眼前的水里。水面被仲夏夜的风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猗,随之才有月儿的舞动。水中月,镜中花,尽不着边际,但忽而沉忽而浮,却妩媚得叫人爱怜不已。灭煞了一天的喧嚣,才听的到流水潺潺的声音以及声声蛙鸣,偶尔还有蟋蟀的叫唤,没有这些虫子的高唱低吟,很容易使人忘却周庄还是一个村落,不过是大上海卵翼下的一个小村庄。1985年,美国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哈默访问中国时,将旅美中国画家陈逸飞的油画《家乡的回忆——双桥》作为礼物赠予中国领导人邓小平,使陈逸飞四海扬名,同时扬名的还有“双桥”的所在地周庄。

  双桥的摇橹声惊扰了这临夜的恋曲,陆续开启的彩灯一下子就迷漫了周庄的长街水巷。灯光下的船女们特别抢眼,她们身着青花的土布衣服,腰着百褶小围裙,脚穿绣花滚边圆口布鞋,站立在船尾摇着长长的船撸,载着满舱的游人在水巷穿行。船女插科打浑的吴侬软语与游客的南腔北调顿时混搭在一起,串串笑声顺着水面流溢在四处。两排房屋成直角地插在水里,灯光从上下二层楼房的窗里探出,把两岸交织在一起,使原本就不宽的水面逼仄成一条直线。幸亏有不少门洞错落在水边,带有青苔的台阶一级级地从屋里延伸到水里,使得房屋有了层次感,还有历史的记忆。过去的周庄在人们的想象中浮现:清晨,一艘艘小船停泊在门口和窗下,船夫递上新摘的果蔬。身着宽松睡衣的女主人,还不及梳妆,伸手接过东西,却提溜着马桶给船夫清理,尔后转过身就睡她的回笼觉去。入夜,房主人泡上一杯上好龙井,品着“阿婆茶”,把玩着宜兴茶壶。有船来,唤上一包茴香豆嗑着,水静时,随着远处戏台传来的是苏州评弹声,不时吭上几句,吐故纳新,运丹田之气。

  休闲优雅的生活,是曾经的周庄人独自享用过的。那是元末明初之际,这里出了一位富甲天下的大商贾沈万三。关于沈万三历史上有许多传说,朱元璋定都南京,沈万三助筑都城三分之一;在南京建造了“廊庑一千六百五十四楹,酒楼四座”;沈万三被朱元璋发配充军,在云南度过了他的余生。无论是与不是,但从周庄的万三故居——沈厅可见当时沈家的实力非凡,财源茂盛通四海,他是靠海外通商发的大财。我突然发现涉水的地方总是与经商的人有关系,典型的水城威尼斯商人和港湾苏州的商人群都产生在海岸与运河沿线。是海岸线的弯曲和河道蜿蜒的不便,使这些地方的人们及早地进入商品流通,连封闭的中国封建社会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也无法遏止。夜里的沈宅关门大吉,伫立在门外窥探,高大的围墙让我们感觉到了庭院深深深似海的霸气。沈家富可敌国,皇天后土岂能容一个商贾持富“敌”国?沈万三败就败在这“富”字上,大富大贵最终使他流放西南边陲。尽管他家还有钱,后代们能重振家业,还修筑了这“梦里水乡”。

  夜里的周庄华灯盈天,五彩戏水,一串串灯笼特别注目,店铺无一不是地做起了游人的生意。阿婆茶、苏州绣、“万三肘子”、“万三蹄子”,借助名人效应,生意红火起来。渐渐地游人又多了起来,摩肩接踵,把路上的青石板压得严严实实,石拱桥也挤满了照相的行人。游船在水道穿梭,搅乱了一池清水,划破了村庄的宁静。现代的商旅文化和古老的民居撞击得人都透不过气来,我终于逃脱了周庄的夜,回到了远远的自然之中,去寻找乡村真正的安谧。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祖国我为你骄傲 为你自豪! 万三平
>>还有多少“贪官诗人”潜伏在中国作协?
>>周庄,故乡的别称
>>我还有所谓
[5080997]大江网友:鄱湖小草 2012-10-19 08:54 发表评论:
语句清新优美,好似从远处飘来的隐隐约约的美妙轻音乐。是一种享受,而且给人警示:树大招风一种封建社会的处世哲理。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