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作家方方力挺韩寒:如真是侵权,就应该赔偿
·85后鲍鲸鲸写商战剧:跑外企当前台 亲友皆入戏
·梁启超与天津的“生死之缘”
·画家医生农民工联合拍卖:为贫困农民工筹善款
·“新概念”书店打破沉闷 影院入驻吸引消费者
·网络欺诈困扰相亲网站 中国最大婚恋网站“打假”
·作家寄语“裸奋”青年: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雷人城市宣传语频现 “我靠”“叫春”遭质疑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枫树的色彩
·别府温泉
·风雨岚山路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会员新作 正文
 
醉醉
江西散文网    2012-09-06 10:21

  作者:卢洪献

  若干年前,我邻家的大哥有一女儿,名叫醉醉。据说醉醉从脚盆里生下来时,她爸酒喝得酩酊大醉,听说又是一女儿,他深叹一口气后满灌了一杯,接着睡了一宿,梦儿子去了。后来连女儿也没生,老三醉醉却由此而得名,当然是小名啦。长到八九岁时,醉醉就活脱脱一小美人胚子。走起路来一揺一摆,两只羊角辫上的红头绳也就像拨浪鼓似地晃荡起来。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嘴巴一嘟,泪水就会顺着面颊飞弛下来,是两小酒窝阻碍了顺流的方向,才溅出她圆溜溜的脸蛋。小酒窝浅红色,深凹,如同绽开的桃花中间的那粉嫩的花蕊,笑起来迷死人啦。过往行人忍不住都会有选择地朝脸蛋拧一把,任她由笑变哭,看她的梨花带雨和嘟噜的小嘴。

  我搬家后,好长时间没见醉醉,听人说,她书读得不咋的,勉强进入了一所中专的文艺学校,表演专业。也难怪,漂亮女孩子从来都是骄傲的公主,被男生宠着惯着,情商高吗智商低。别看她中专生,她的机遇却比进大学甚至后来考了硕士博士的同龄人好得多。那年进机关还没有逢进必考的原则,正好我隔壁的局里每年春节为没人演出而犯愁,决心到文艺学校招几个文艺骨干充实机关。醉醉这时已发育成熟,高挑的身材,美艳的脸蛋,孤傲的神态,加上表演水平挺不错,她成了当然的人选。进机关后,她爸不知就怎样就打听到我,要我多多关心她宝贝女儿,于是我们就有了多一些的接触。

  有一年春节联欢会,她的独舞《贵妃醉酒》一举成名,她的舞姿、扮相、气势,都高人一筹。这保留节目从她所在的局一直轰动到全市汇演的舞台,给市领导留下深刻的印象。有一回,市里接待兄弟城市的代表团,我也在列,醉醉表演完节目,就留下来陪宴。领导说:“醉醉,你可要名副其实啊,代表我们向客人敬上几杯吧?这可是任务哟。”

  “好吧!”醉醉允诺了,定了定神,满斟了杯葡萄酒一饮而尽,博得一阵喝彩。这时醉醉的脸醉醉的,脸色红红的,神情羞答答的,愈发美丽动人了。其实喝酒是她与生俱来的强项,他爸把她带入娘肚子时就开始经受酒精考验,后天又经常陪醉爸舔一舔,这葡萄酒还真不在话下。很快醉醉就多了一份陪酒的任务,只要有重要宴会,醉醉总得到场。后来市里成立接待处,醉醉得天独厚的优势,成为副处长的最佳人选。从主任科员破格提拔为副县级。我十几年走过的历程,她三五年就走到了。

  醉醉的仕途鸿运高照,可个人的事却连连败北。不是她嫌别人高矮肥瘦,缺乏品位,就是男生怨她气势太甚。这“气”包括傲气、酒气和官气。搞文艺的有傲气情有可原,舞台与生活总还有贯通的地方,不傲撑不起台面。这酒气嘛,偶尔为之也无伤大雅。但姑娘家家的,天天酒气熏天且早出晚归的,我都不喜欢,小伙子哪能喜欢。有忽略不计的,又讨厌她的官气。年纪不大当官,又是漂亮女孩,说什么的都有,唾液会淹死人的。再说,年轻人这个级别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这机遇的,地位的差异往往造成家庭的阴盛阳衰,男方就会有负担的考虑了。谈了无数个,我都帮她介绍了一打,总是不欢而散。直到二十八九,才在大学里找了个书呆子匆匆嫁了。

  这男的三十五了,博士后,研究古代汉语的,除了会读书别无爱好,属于智商高而情商低的那类,正好与醉醉相反。这男的学贯中西,通晓古今,恰恰不作兴的是那官本位,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却奉为座右铭,把“男女授受不亲”当成鞭策老婆的依据。俩人之间的大异小同正好迎了现在说的差异中求得的平衡,吵架吵不到点子上,动手又不敢,怕影响太大,将就地结合,还将就地生了胖小子。醉醉后来不喝酒了,除了家庭的原因外,工作变动是主要的。醉醉由于年纪比较大了,不适合接待这重要工作,调到政协当了一个委员会的主任。

  工作是闲下来了,徐娘半老的醉醉,风韵犹存,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她不再喝酒,几乎清戒了,也就更不可能醉了。仔细想来,还没有一个人亲见年轻时的醉醉醉过酒的样子。至于她究竟能喝多少酒,没人知道她的底细。总而言之,醉醉还是叫醉醉,但她醉得不是酒,她醉得到底是什么呢?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胡乔木女儿:毛主席著作绝不是父亲代笔
>>今天为什么还要读诗歌?心灵从来没有“限购令”
>>冰心女儿忆巴金:他教会我爱 曾代妈妈亲了亲他
>>中华书局推出郭文斌新作《<弟子规>到底说什么》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