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作家方方力挺韩寒:如真是侵权,就应该赔偿
·85后鲍鲸鲸写商战剧:跑外企当前台 亲友皆入戏
·梁启超与天津的“生死之缘”
·画家医生农民工联合拍卖:为贫困农民工筹善款
·“新概念”书店打破沉闷 影院入驻吸引消费者
·网络欺诈困扰相亲网站 中国最大婚恋网站“打假”
·作家寄语“裸奋”青年: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雷人城市宣传语频现 “我靠”“叫春”遭质疑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枫树的色彩
·别府温泉
·风雨岚山路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会员新作 正文
 
张县长卖薯记
江西散文网    2012-09-06 10:22

  作者:卢洪献

  晨光熹微,离集市不远处,一辆黑色桑达拉轿车停放在路旁一个开阔地。朦胧中,驾位上下来一位高大个子,拉开后备箱,换了便衣,低低地扣上草帽,然后背上一大麻袋沉甸甸的东西,顺着赶集的人流来到集市上。

  这人不是别人,是邻县赫赫有名的张县长,其实不然,老张半年前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赋闲回家。今天,特地到邻县赶集,是来卖红薯的。

  县长,邻县,卖薯?岂不是天方夜谭。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强,堂堂“县大爷”,再退也还是组织上管的人,有那份退休工资,也不至于食不果腹,衣不遮体,还轮得上贩卖红薯,讨口辛苦饭吃?再说卖点红薯,小本经营能赚几个钱,还够不上这一趟的汽油费呢。

  但确确实实他来了,事情的原委得从张县长半年前卸任说起。赋闲回家对于老张来说,是思想上早有所准备,用他自己的话来讲:“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但真正被搬回家,却不是什么好滋味。习惯了早起晚睡,以充沛的精力,来消灭案头的座座文山;习惯了风风火火,游弋于大大小小的会海,用经验和胆识,处理一个个复杂的问题;习惯了自己的叱咤风云,也满足于众人的唯唯诺诺,从中得到乐趣是常人不可理解的。

  回家后,却无所适从,不知干什么。早上夹着公文包就要出去,突然醒悟,满身怒火尽发泄在这公文包上,“嗖”地一声,把它抛出了十几米外。至于猫在家里做家务,用老太婆的话说是纯属帮倒忙,煮饭烧巴锅,炒菜放几次盐,得到家里一致反对。最懊恼的是从面对数以万计的县民处理事情都能得心应手,回到家里正视老太婆的唠叨却无可奈何,这落差千里之遥。这“沙老太”不好对付,这是半年中得出的结论。虽然老太太也有她的好,给他张罗了一辆小车,是从儿子手里淘汰出局的旧车子,但看出了她的用心良苦,是怕他寂寞让他没事转悠,省得憋出病来。老太婆好唠叨,原来没发现是没时间发现,坐在家里,大眼瞪小眼,针尖对麦芒,这一矛盾很快就上升到主要矛盾,愈来愈难以忍受。张县长从来办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老太太呢,比他早一年退休,年纪大了,嘴巴不免叨絮,而且得理不饶人。

  “好男不与女斗”,老张自认为与老太婆拌嘴,不是他这堂堂男子汉所做所为,所以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其实这心里是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当然,老张也发火,他的拗劲上来了,就是八匹马也拽不回头。可不,老太婆用了“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戏文来戏弄他,要他去卖红薯。“我就回家卖红薯!”看她咋的。一气之下,才出现了早上的那一幕。

  “老乡,能给我挪个地方吗?”集市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张县长瞄准一个地方,要别人相帮。

  老乡看了看他,立即给他腾了块地方。却说了句让他闭气的话来:“你是领导吧,犯什么事儿落到这个下场?”

  他低着的头抬了起来,诧异地看着老乡:“你怎么知道我是领导,我脸上写了字?”

  “嗬嗬,果真是领导。你脸上不仅写了字,你举手投足都在示意说你是领导。”

  “哦,说来听听!”

  老乡见这长者真有解惑的需求,便说开来。“你这一声‘老乡’叫错了,那时电视新闻里当官的说法。我们乡下人见面称兄道弟,兄弟,借个光!多亲近啊。”看着老张感兴趣的样子,老乡接着说:“如今这官叫我们也不叫老乡,叫‘嘿!’,把我们当牲口使唤,显摆他高人一等。”“不过你呢,看起来是个官,而且不小,因为官愈大素质愈高。但你是个下台干部,否则----嘿嘿!”他指着摊开的红薯说,“也不至于来卖红薯吧。你腐败了?”

  “哈哈,我腐败。你见过腐败分子出来卖红薯?”老张笑了起来。

  “没有!”老乡若有所思,频频点头。看着红薯又泛出不解的神情。

  “醉翁之意不在酒,不不,是醉婆之意。是你大婶看我六神无主,退休后整天在家憋着,怕闷出毛病来,激将我出来卖红薯,不过让我出来透透气,散散心。我也就乘势而为,练练手艺。你看过《七品芝麻官》这戏吗?当官不为民做主——”

  “——不如回家卖红薯,你就冲这台词来的?有意思。”

  谈笑间,他们各自摊开自己的东西,吆喝起来。一个中年妇女蹲在摊前,问起价钱。老张拍了拍老乡,原来他还不了解市场行情。

  “一块二毛”价钱脱口而出。妇女挑了半篮子,满意的走了。

  一位干部打扮的中年人要买红薯,老张的“一”字还没说完,就被老乡的声音盖住“二块一。”中年干部二话没说,称了五斤。

  老张非常无解地看着老乡。老乡说:“前面那一看就是农村妇女,精打细算过日子,也熟悉行情,一块二她接受的了。”

  “那你不是欺负城里人吗?”老张打抱不平。

  “不是欺负城里人,是城里人想问题不一样。他们经常上馆子,那红薯多少钱啊,你卖便宜了,他还怀疑你这红薯的质量呢。你这红薯沾了不少泥,他们不但不嫌弃,还认为这是纯天然,绿色食品。何况他们有钱啊。”老乡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

  “卖菜哟!”“卖红薯!”两种声音此起彼伏,老张的吆喝更顺畅起来,上身只剩下背心,草帽也扔在了一边。各自“任务”完成后,老张十分诚心地请老乡在旁边小店小吃一顿。一天的收入还不够他们小搓一顿,但老张十分满足,特别兴奋地答应了小老乡下次去他家坐坐的邀请。

  回到家里,老婆问:“你一上午去哪儿?”

  “卖红薯,不是你要我去的?”

  “还真去卖红著?”

  “真去了,当官不能为民做主,只好去卖红薯啊。”

  “红薯,哪来的?”

  “不就是孩子干娘从家乡送来的那几袋。”

  “完了,完了,那是我准备留着明年在院子里种的种子啊。”

  “那就改种南瓜吧,明年好做大买卖。”

  “这老不死的倔老头!”说完,她忍不住笑了,倔老头也跟着大笑。整个笑声把院子都沸腾起来,一不小心跑出了院外。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向江西籍老乡致敬 胥文龙
[5284086]大江网友:潜网山人 2015-01-19 19:28 发表评论:
整天在庐山转悠并不知道庐山的壮观,跳出来才能领悟到个中的况味。张县长卖红薯做贴本生意却得到了在任上得不到的乐趣和收获。民风民情原汁原味,好。

[5081200]大江网友:庐山 2012-10-21 05:15 发表评论:
这确实不是散文,是小说,主要反映退下的人的心理状况。谢谢!

[5081005]大江网友:鄱湖小草 2012-10-19 09:44 发表评论:
这不是散文,是微型小说。虽是胡编但也反映了社会上各色人等的心理现象。好!

[5073668]大江网友:庐山风险 2012-09-08 08:33 发表评论:
老人新手,欢迎拍砖!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