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女性抽象艺术引关注 徐子望:把握关注最佳时机
·中国电影人应立足本土文化 多些风骨少些花腔
·“雪姨”各种表情引PS狂潮 网友:掐架耍贱之利器
·老人发红包感谢让座的人 评论称国人的脸往哪放
·夜的周庄
·官 相
·醉醉
·张县长卖薯记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干渴的大瀑布
·万里长江第一湾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枫树的色彩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百花齐放 正文
 
小人物的歌吟
江西散文网    2013-01-04 10:59

  2012年,快乐有时像一阵风,呼啦呼啦地吹过树林,树干和枝丫没有察觉,而叶子却很满足。

  我的邻居张二爹,最大的逍遥与惬意,是躺在一棵银杏树下睡觉。张二爹是蹬三轮的,他每拉一个客人,推车、上车、起步、用力,四个连贯动作,像文人的某篇文章,起、承、转、合。在生意清淡的时候,他会把车停到一棵400年的银杏树下,半倚半躺在三轮车上,在树荫下睡觉。偶尔,会有一片幸运的叶子落到头上,或是一只红蚂蚁,从树上掉到他的身上,小东西惊魂未定,在旧衣裳上奔跑,从后领爬到帽顶,老头儿睡意正浓,浑然不知。

  小人物的快乐,是随遇而安,奔波忙碌中的一点点惬意和安详。

  张二爹做完生意,便一头钻进澡堂,身体浸泡在大池热水里,只露个脑袋在外面。澡堂是个天然出音响效果的地方,咿咿呀呀哼几段戏文,一天的疲惫消失殆尽。小池里的水滚烫,张二爹烫着疲惫的身体,快活得龇牙咧嘴。

  有时候,内心的恬淡安逸,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我的朋友大李,在报社做校对。是属于那种别人睡觉他上班;别人上班他睡觉的夜猫子。大李说,下夜班回到家,已是凌晨两三点,老婆早已酣睡正香,他睡意全无,就在台灯下画画。他喜欢画水墨仕女图,画好后一个人坐那儿独自欣赏。有时候,他干脆不画画,一个人蹑手蹑脚站在阳台上听虫子叫。“晨光熹微时,天空泛着鱼肚白,有时是蛋青色,你不知道,秋天的虫鸣有多美妙!你站在阳台上听虫子叫,错过了这个季节,明年听到的虫子叫,就不是2012年这只虫子了。”大李咧着厚嘴在笑。

  有些快乐,不是权力和财富能带来的。比如,住在楼下的姚老二,2012年在小区的旁边新开了一家烧饼店。原先老店铺拆了,这已是第三次搬家。姚老二是外地人,来这座城市已经七八年了,一家三口做烧饼,他是“烧饼皇帝”,老婆是“烧饼皇后”。

  起床,生炉子的第一缕碳烟,呛得姚老二直流眼泪;面和酥是头天发酵好的;大葱、荠菜、萝卜丝馅,一勺一勺包入烧饼里面。生炉子、和面、发酵、切葱、刨萝卜丝……姚老二整天乐呵呵的,动作重复一千次,只在完成他的作品:烧饼。

  像西方人喜欢吃烘焙的面包一样,小城人的早餐喜欢吃小炉烧饼。“以前大炉烧饼一炉能烤几十只,现在方式改进,小炉烧饼一次只能烤20只。”忙完了半天的活,姚老二手捧一只紫砂壶,跷着二郎腿,坐在一把竹椅上,呵呵地笑。有人曾替姚老二算过一笔账:一上午卖500只烧饼,每只2元,利润对半,你说他一天赚多少钱?

  我采访过的中年农民王小米,经常爱捣鼓一些小玩意。他花了两年时间,用废旧铁皮钢材,做了一台迷你蒸汽小火车。开学第一天,他被小学校长请去,在操场上铺了30米的铁轨,他添水加煤,点火生炉子,蒸汽机小火车发动起来,“噗噗”地冒着白烟,载着十六七个孩子,咕噜咕噜奔跑。那天,王小米坐在最前面的驾驶位置,开着小火车在校园里兜风,孩子们兴奋得手舞足蹈,不停地挥着小手,学大人站台送别,那面插在车头的小红旗,在风中猎猎招展。王小米眼睛眯成一条缝,开心得像个孩子。

  城市的风景并不只是繁华。2012年,喧闹中,还有小人物的憨笑、歌吟。我身边的熟人和朋友们,他们挥一挥手,依依不舍地,与这个风雪飘飘,但依然炉火熊熊的年份告别。□王太生

编辑: 金燚
来源: 大江网-江西日报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