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元旦书市“解读莫言”火爆 拼凑之作“读多于解”
·日读一诗
·贾平凹谈新著《带灯》:“萤”照乡村 “返”射现实
·包一个吉祥如意年
·登山临水,怡悦诗心
·刘震云:一辈子就干一件事
·刘震云:一辈子就干一件事
·中国作家协会代表团访问以色列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干渴的大瀑布
·万里长江第一湾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枫树的色彩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网友佳作 正文
 
艾草氤氲
江西散文网    2013-01-11 10:54

  “端午时节草萋萋,野艾茸茸淡着衣。”年少的时候,每年的端午节清晨,我们几个小孩子便会遵照父母的指示,提着竹篮,手拿镰刀,来到房前屋后、田间地头采割艾草。一两个小时光景,便会采得满满一大篮。母亲拿出一部分,很郑重地在家里的每个门框上插上几枝,然后,让我们将剩下的一排排平铺在院墙上,让太阳晒干,以备药用。据说艾草具有理气血、逐寒湿、温经止血等作用。记得小时候,若我们哪个小孩受寒感冒了,父母必会用晒干的艾叶泡一大碗荼,我们连续喝上一两天,感冒便好了,不用吃味道好苦的药片,更不用打针,所以,那时的我们都喜欢去割艾草。每每割了一大篮回家,小小的心里便装满了一种成功的喜悦,如果遇上父母不吝夸上一句,心里那份甜蜜更不必说。

  遗憾的是,我们后来读的书比父母多,却远没有父母知晓的日常生活知识多。随着岁月的增长,在我日渐远离父母的生活中,我与那平凡而神奇的艾草竟也断了好多年的联系,儿时割艾的往事也忘得差不多了。直到今年端午前一段时间,我才又重拾了那一份关于艾草的记忆,并又一次走进了艾草相伴的日子。

  自去年下半年起,我时常感觉后腰部冷冷的痛,需用手护着才感觉好些。冷风一吹,更是凉痛难耐。一日与同事说起这事,同事大姐告诉我,我办公室所坐位置背对着门,腰部长时间遭受门风的侵袭,岂有不腰痛之理,此症若到了老年,将会更加难受,并劝告我,尽快调整办公桌的位置,同时尽早找中医治疗。从今年年初开始,我花费两千余元做理疗、推拿,未见好转。正在灰心郁闷之时,一老朋友告诉我,市区有一个艾疗点,去试试或许有用。五月中下旬的一天,朋友带我来到那儿。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艾草烟味。一个身材微胖、面相和善的中年女子接待了我。她仔细询问了我的情况,又对着我的腰部揉捏了一会,一道道深紫色的印痕很快从腰部凸显出来。她说,我的体内寒气很重,需要采用艾薰、针灸、拔罐相结合的方法治疗。我相信了她,正如相信我自己。此后,我便将自己交给了有艾的日子。治疗的第一周,我按要求连续三天在那里接受艾薰、针灸治疗,此后每周一次。偶尔,我还会买些艾条回家使用。

  我每次去治疗时,都有一两个病友同在做治疗,房间内总会氤氲着一股浓浓的略带点香味儿的艾草烟雾,有时甚至感觉到眼睛因受艾烟的刺激而有点辣辣的味道。每次治疗完之后,就总是带着腰背部一道道深紫色的印痕回家。治疗时,肉体是痛苦的,精神却得到了放松。心里抱着好转的希望,同时极力忍受着皮肉的疼痛,竟把工作或生活中一些不快之事抛到了脑后。医生说我的意志力很强,疼痛也不会叫。我笑着说,我出生在寒冬腊月,平时很自觉地向寒梅学习,才有了这么点坚强。 《水手》这首鼓励过多少人的歌曲里有这么两句歌词“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是啊,生活中这点痛算得了什么。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不如意事常有八九,有时甚至是泥沙泛起。这就需要我们自我调节,进行健康充电,以一颗平常、恬淡之心面对世界,笑对人生。 (旷胡兰)

编辑: 金燚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你的车,我们的路
>>我们是相亲相爱一家人
>>《读库》主编张立宪:做出一本书该有的样子
>>每天读一首诗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