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游洞山记趣
·孽龙洞观“龙”
·黄山记游
·暖人的星星
·清源山上的思绪
·无 题
·师生之间
·寻根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从高峰跌落的文明
·干渴的大瀑布
·万里长江第一湾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周冲 正文
 
不良少女杨纸
江西散文网    2014-05-08 16:55

  “老师,你看过《丑八怪》吗?”多年以后,杨纸在QQ上问我,“推荐你看一下,我觉得那就是我自己!”

  这个15岁的女孩,是我从前的学生,一个勇敢又不幸的孩子,一个早熟的,在冷漠与流言中一意孤行的叛逆少年。

  因为她的推荐,我看了那个1984年的苏联电影,电影非常好,讲一个女孩被集体欺凌的故事。许多人在其中看见善恶、恐惧、仇恨或者谬误,但我只看见杨纸,看见2年以前,那个在侮辱与伤害中慢慢蜕变的人。

  那时她有许多绰号,每一个叫起来都能叫人直哆嗦,屎粑,死坨,大姨,最多的,还是丑八怪。和电影中的别索尔采娃一样,她其实一点儿也不丑,粉金色的薄眼皮,眼梢向上微微吊着,终日穿着校服,是一个放在人群里就消失不见的女生。之所以浑身披挂着这些咒骂,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太叛逆。

  “有爱就该勇敢去追,一腔孤勇你别怕,单枪匹马又如何,这一路你可以哭,但你一定不能怂。”

  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她追求她的班主任,和男生打架,一次次地恋爱,一次次地退学,但一狠心就能让成绩名列前茅,就像一股特立独行的小飓风,奔突在这个平静的世界里。

  我们初相遇的时候,她还是个乖顺的少女,小棱角也没有露出来,下课时喜欢从后面抱着我,脸贴在头发上,闭着眼睛深呼吸,“好香啊!”

  旁边的男生呕呕叫起来,说老师,杨纸好恶心,好恶心。

  她吃吃地笑,也不松开,反而箍得更紧。

  刚开始,我并不喜欢她,这个小女孩太热衷于情欲话题,闲聊时总会主动扯到爱,甚至是欲。她经常会告诉我们,李二麻喜欢王冬瓜,付大炮给陈美丽写情书,林桃花昨天晚上和董大臀约了会,谈到一个漂亮女老师,会真理在握似地,说,以我的观察,她和大头老师一定有奸情。

  那时候,我是他们的语文老师,很有一点浪漫主义,希望每个孩子都有文学理想,于是勾引他们写小说,不论什么,玄幻也好,青春也罢,现实也行,“也许你们不能一举成名,但是,你写下的这些文字,是对你们终将逝去的年少时光的最好交代。”

  她来办公室找我,说,我想写一个小说。

  我说好啊,支持。

  她给我看小说的人物简介,女1号,女2号,男1号,男2号……我注意到所有人都是十二三岁的孩子,只有男1号,是一个40多岁的老男人,问起来,说原型是她的班主任付老师。

  我于是有了些疑心。

  这点疑心在不久之后就得到证实了。

  一个星期以后,她又来找我,递上一个串着水晶吊坠的钥匙链,和一个纸条,说:老师,你能帮我给付老师吗?

  我说你自己为什么不给?

  我前几天已经给过了,她说,被骂了一顿。

  我问我能不能看?

  她同意了。那是几个写得很用力的字:

  付老师:

  我觉得你是一个温和的好男人,我很喜欢你!

  请保重身体,不要太累!就算是为我!

   一个永远爱你的人

  付老师是一个中年秃顶的胖子,很平庸,观念保守,人又罗嗦。但不知怎地,她一叶障目地,认定他是世间最好的人。

  纸条我当然没有送。但这并没有阻止她的疯狂。

  那时候他们班教室在二楼,窗口正对着教师办公室,而她又坐在窗口,成了一个专业的观测员,每天最紧要的工作,就是观察和记录着付老师的各种细节:

  今天付老师是6点42分到校的;

  今天付老师穿着紫色的西装,有点像猪肝,但是真帅;

  今天付老师早餐吃了两个肉包子和一袋豆浆;

  今天......

  下课后,她会迅速从教室里窜出来,跑到办公室门口,也不进去,只是扶着半面墙,探着身子,一动不动地往里窥视。这个动作她能持续整个课间,往往你一抬头,她趴在那,过了一会儿再一看,她还是趴在那。

  办公室门口人来人往,每一个都惊喜地看着她,说她古怪得吓人,就像一只固执的大壁虎,攀在阻隔着她和付老师的那面墙上。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

  因为杨纸的放肆,班级甚至年级都知道了她。她成功地成为了一个笑话,大家讥讽她,捉弄她,在她的书上写满脏话,“贱人,不要脸!”“骚货,猥琐无下限,还意淫老师!“丑八怪,滚出我们的班级!”

  她没有擦去任何人的咒骂,只是在里面一句接一句地写:

  “深情是什么?万劫不复还是挫骨扬灰?”

  有天中午,我们都没有回家,在无人的办公室里谈了很久。就在那次谈话中,我了解到她的家世。

  从两岁开始,她就没有见过父亲。

  父亲是福建人,重男轻女,加上对母亲没感情。她出生以后,几次被亲生父亲抱到火车站,扔在长椅上,任由路人捡走。

  终究都被母亲找来,重新抱回去。

  没过两年,父母离了婚。她判给了母亲,母亲没有学历,没有相貌,也没有什么能力,在浙江漂着,靠一个男人养活。男人有家室,每个月只来一两次,帮她租了一间房,偶尔给一点极低的生活费,算作是包养金。

  杨纸母亲烟抽得很凶,偶尔回来,犯了烟瘾,便打发她去买,买得慢了,便骂人、摔东西。也嗜酒,有几次,喝得烂醉,被人从外面抬回来,几乎要死过去。她打了120。担架抬着母亲消失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生命的最后一个后盾,就这样倒下了。

  有一回,老师打电话到家,诉说杨纸种种劣迹。母亲听完,对杨纸说,“成绩不好没事,把喝酒练好来,以后带你去坐台。”

  她从小跟着一个奶奶度日。那个奶奶,和她毫无血缘关系,只是一个多年的邻居。

  因为杨纸的事情,付老师打电话让老人家到学校来。那是一个矮小瘦削的老人,一坨老姜似的纠着,仿佛生活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从来没有对她留过情,因为敌意丛生,她自然也好斗,狠辣,一句接一句地数落老师,说没有把杨纸教好,来X中前,她还好好的,现在变成这模样,一切都是我们的错。

  我分辩了几句,她像早有预谋一般,立刻抖擞起精神,密不透风地说脏话。

  我和付老师面面相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和乡间所有的老女人一样,她一边敲着指头,不绝于口地骂,一边退出门去,顺便还招呼了一下她孙女,“贱婊子,走哇,还在这个现世的学堂卖逼是吧?”

  杨纸曾经说,“我也想温柔高贵,可是这个世界不给我机会!”

  她曾经买过一只小白鼠,和它说话,和它睡觉,她感受着它温柔的呼吸,生出爱和责任感。每次上学前,她都费尽心机地藏好它,怕奶奶发现。但有一天黄昏,她放学归来,远远地就看见二楼的窗口探出一只鼠笼......她惊叫了一声,跑上前去,鼠笼没有丝毫犹豫地落下来,在她眼前摔得七零八落。那只可怜的小白鼠当场毙命,肠子开裂,眼睛凶恶地爆出。

  “你知道吗?就好像一个世界都碎掉了一样!”

  我说,“杨纸,你已经勇敢过了,倘若再向付老师示爱,就是自取其辱。咱们撤吧,爱可以没有,尊严不能不要。”

  那天,我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她哭得很伤心,承诺尽她所能去改变。但第二天,她又趴在办公室门口,一如既往地往里窥视着那个秃顶的中年男人。

  我又想过其他方法,引领她读书,看电影,欣赏漫画,带她去徒步旅行,给予她力所能及的照顾。但改变一个缺爱又固执的孩子,谈何容易,而人非上帝,没有万无一失的智慧,也没有永恒的耐心和爱心。

  最终这些努力都宣告无效。

  “杨纸,你知道吗?这几天有一个男生告诉我,他很喜欢你,觉得你漂亮,聪明,有个性。但因为你对付老师的事情,他觉得很失望。”有一天我编了一个谎言,我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她的注意力回归同龄人的世界,而不要因为爱恋对象是老师,凭添更多的麻烦。

  她果然有了兴趣,问我是谁,我当然不会说,“我答应过他要保密!”

  一个星期以后,她来找我,说,“老师,我不喜欢付老师了,我发现我对他只是一种对父亲的爱,我比较喜欢我们班张宏......”

  后来,她又去对张宏好,但她的好,就是黏人。

  “你在干嘛呢?”

  “放学一起回家吧?”

  “你这次又考了全班第一啊,好帅哦!”

  ......

  她那时被奶奶逼着剪去了长发,正剃着一个锅盖头,人像个笨拙的大蘑菇,又土又丑,加上声名狼藉,成绩也不好,张宏一直都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有一天,下着大雨,她在走廊里站了半晌,忽然走出去,木然地,在雨中的操场上游荡,谁叫也不听。我慌忙叫几个女生去帮她打伞,把她劝回来。仍是不依。大概二十分钟以后,她回来了,每缕发丝都在滴水。

  我说,“杨纸,你怎么这么傻啊?!”

  她满眼是泪,说,“现在我懂了,付出不一定有回报,只可能换来更大的伤害......”

  2012年愚人节那天,她在QQ空间里发了一条近似于遗言的说说:

  我想离开,离开一切回忆,离开一切痛苦,离开一切背叛,离开一切伤害......希望你们能记得,有一个命薄如纸的女孩曾经来过这个世界!

  然后和最好的朋友王艾爬上七楼楼顶,说,“我觉得我活着就像一个笑话,我先走了,王艾,你要好好地!”

  王艾紧紧地抱住她,一边哭,一边劝她留下来,“为什么要放弃希望呢?未来还那么长,再坚强一点,就一点点,可以吗?”

  “王艾,你不懂,我就是因为看不到希望......”

  两个女孩在楼顶的边沿,坐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付老师听说消息,三步作两步地冲到楼顶,拽住她手腕,把她拉下楼来。

  愚人节的营救事件,又重新燃起她对付老师的爱和依赖。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在反刍那天的细节。

  “付老师那么慌张,他肯定是喜欢我的,只是因为他是老师,才压抑着。”

  “他牵着我的手的时候,我觉得好幸福啊!”

  后来,她省下自己的早餐钱,为他买早餐,偷偷地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自己则经年累月地空着肚子上课;

  她从家里带来抹布,细心地擦拭他的电瓶车;

  心里难过的时候,她穿越半个城,在他家楼下一站就是几小时,仰望着那眼亮着黄光的窗户,猜测他在干什么。

  她说,付老师,只要你说一声,我可以马上考上班级前三名。但是他从来不说,他怕落下勾引未成年少女的罪名,不答应她的任何要求。

  “杨纸,你想做一个怎样的人呢?”

  “无坚不摧,百毒不侵,刀枪不入的人!哪怕是个坏人,也可以!”

  后来,她果然变成了一个坏学生。抽烟,喝酒,说脏话,爆粗口,上课吵闹,和男生调笑,她对一个美少年说,“我每个星期给你十块钱,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又说,“我很开放的,你不会吃亏的!”

  我问她,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想引起他的注意!

  但付老师已经放弃了她,对她的挑衅和自虐置之不理。她越来越嚣张放肆,仇敌越来越多。有几回,我们走在路上,有孩子怪叫一声“丑八怪”或者“屎粑”之后迅疾跑开,甚至有传言,许多人都准备要打她。

  为此,我开了一个主题班会。

  那天在会上,杨纸说了很多,说自己的身世,说自己的孤苦无依,说付老师带来的温暖.....说着说着就哭了,很多女孩跟着掉泪,男生们静默着,好像这是第一次,大家了解到这个叛逆少女背后的辛酸。

  “不论她爱上的是一个什么人,她都是无罪的,我们可以不效仿,但是希望大家尊重吧。毕竟她并没有伤害任何人,除了她自己!”我说。

  七月很快就到来了,白日满地,松柏像勃起的阳具一样直冲云天。

  一年一度的期末大考在即,孩子们都在憋着狠劲复习。就在这时候,杨纸退学了,她卷入一场校园敲诈勒索案,被校方记了大过。

  她母亲来领她回家,说,丢人现眼,跟我回家!

  那是一个胖而粗蛮的女人,穿着劣质黑蕾丝,网眼稀的地方,就有一小团肉鼓突出来,就像穿着一层黑色的气泡膜。

  付老师说,这孩子不学好,领回家去最合适。杨纸和母亲走出门的时候,他吁了一大口气,卸下重担似的。

  这是预料得到的结局,可是当它来临的时候,我们还是很难过。杨纸走的时候,正是上午第三节课,孩子们没法送她,只在窗户里探出几个小脑袋,目送她的离开。

  我陪她走到校门口,在台阶转角的地方,她从背后抱着我,脸贴在我的头发上,喃喃地说着什么,一如往常。

  杨纸母亲已经走远了,乌漆漆的身影,一会儿就融入了某处阴影中。

  我说,杨纸,好好长大!

  她说嗯,我会的!然后抬起头,抹干眼泪,提起她沉重的书包,向车水马龙、良莠淆杂的校外的世界走去。

  下课铃响时,孩子们挤满我的办公室,七嘴八舌地说着他们的留恋,以及杨纸的好。他们回忆她某年某月某日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越说越觉得她通体无瑕,然后被自己制造出的离情别绪深深感动。

  “她离开,才让你们看到她的好吗?”

  “她离开,才让你们原谅她吗?”

  我忽然想到《丑八怪》里的别索尔采娃,那个可怜的孩子,和杨纸一样,奋不顾身地爱,奋不顾身地抗争,但最终还是以离开这种方式,来和旧人旧事达成完美的和解。

  正说着的时候,付老师进来了,孩子们一哄而散。这个中年老师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摇着头,秃顶上一簇白光晃来晃去。他叹了口气,感慨说,“杨纸这孩子,其实挺懂事的,走的时候,还送了我礼物,说不会忘了我......”

  “那,如果她回来,你接受吗?”

  “呵,我吃饱了撑的,还接这么个大麻烦,好不容易才甩掉......”

编辑: 刘毅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