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游洞山记趣
·孽龙洞观“龙”
·黄山记游
·暖人的星星
·清源山上的思绪
·无 题
·师生之间
·寻根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从高峰跌落的文明
·干渴的大瀑布
·万里长江第一湾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周冲 正文
 
要是他有娘子怎么办?
江西散文网    2014-05-08 16:57

  在我年纪很小的时候,我一直固执地讨厌着周星驰。觉得瞎搞,觉得脏乱差,觉得下作下贱下三褴。一打开他的电影,那狂浪的笑声便一浪接一浪地浪过来:咦哈哈哈......每每这时候,我妈便娇呼恐怖,说:真是伤害我这种中老年妇女的心!

  这已经够让人反感了。加上他笑得紧一口慢一口捯气、高一声低一声呻吟的时候,会忽然收住,像按了暂停键般,脸部肌肉突然僵化,用一种两会代表般的木讷表情,说一些两会提案般的无厘头的话。

  那时候我很看不惯这种表演,在我看来,为达到喜剧效果而偏离实际地夸张,和矫情一样,是为另一种做作。后来渐渐明白,那些狼狈的小人物,和你我一样,和天底下挣扎的所有生灵一样,都是可怜人。而自嘲自贬,抑或者精神胜利,都是在一往无际的苦海中,用以自我打捞的方式。

  前些天重温《大话西游》,和周星驰所有的电影一样,电影夸张,变形,影射,嘲讽,热闹得不像话。但无论它如何叮叮当当打个不休,嘻嘻哈哈笑个不停,都无法抑制我的眼泪稀里胡鲁往下落。

  当紫霞笑迷迷地朗吟:“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

  当至尊宝悔不当初,说:“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当片尾曲摧心肝地响起,“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或我应该相信是缘份......”

  我就像被世界遗弃的人一样,失魂落魄地坐着,想起错过的许多人,许多事,许多无法追回的时光。整整一个夜晚,都无法从悲伤的凉意中暖回来。

  其实剥去戏谑搞笑的外壳,《大话西游》就是一个第三者的悲剧。至尊宝是个有妇之夫,阴错阳差,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已婚男人迟早都会遇见的美丽女人,开始了一段迟早都会开始的婚外恋,他们纠缠、沉溺、挣扎、欲拒还迎、要死要活,最终,她心碎而死,而他的心里,则留下了一颗永远的眼泪。

  我相信被这个电影感动的人中,有无数个至尊宝,无数个紫霞,无数个白晶晶,无数个唐僧沙僧八戒观世音,以及由这些人物交织于一身的杂种,大家为电影默默抹眼泪,也为自己戚戚长叹息。

  网络上有一个调查,关于婚姻出轨率的。说中国人平均结婚年龄是28岁,平均寿命为72岁,在这漫长的44年中,几乎98%的人,或心灵,或肉体,都有过出轨现象。这概率大得出乎我的意料。不过仔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几十年的光阴,不可能是一个感情的盲区,不可能人如草木、心如死灰,也不可能民证局的钢印一戳,对美、浪漫、思想交流的渴望噔地一下就戳没了,从此红心闪闪放光彩,忠诚阵阵满胸怀,除了伴侣,任何异性都是浮云。

  我们都爱过不该爱的人,开始过不该开始的情节,陷入过不该陷入的情感。我们在其中缠绵悱恻、百转千回,但最终和至尊宝紫霞一样,前路漫漫,各奔东西。我们以为这样才是不伤害对方,其实谁都知道,根本原因是自己太没种。

  这人世间还有另一种人,比如宋庆龄与孙中山,许广平与鲁迅,张学良与赵四等等,开始的时候,他们的情感同样不被祝福,但与我们的轻易放弃不同,他们怀揣十足信心,使出十成力气,倾注十番心血,动用十脉资源,消耗十万家财,最后,有情人得已终成眷属。

  所以,如果一个当代紫霞来问我,周冲,我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怎么办?

  我一定会一反不当人生导师的初衷,告诉她:如果你怕麻烦,那么,撤!如果你不怕,那么,抢!

  没什么羞耻的。爱情,从来就不讲先来后到。倘若真的遇上了,四海列国,千秋万载,都只有那一个他,那么,请你千方百计,无所不用其极地去争取你的幸福。而不是从一开始,就被臆测的骂名、面临的阻力、未知的麻烦所吓倒,犹犹疑疑凄凄惨惨地离开。

  我喜欢苏联著名的女汉子茨维塔耶娃,诗歌写得无人能敌,做第三者也做霸气外露、光明磊落、侠气干云。

  我要从所有的时代,从所有的黑夜那里,

  从所有金色的旗帜下,从所有的宝剑下夺回你

  ......

  我要从所有的其他人那里——从那个女人那里夺回你,

  你不会做任何人的新郎,我也不会做任何人的妻,

  从黑夜与雅各布一起的那个人身边,

  我要决一雌雄把你带走——你要屏住呼吸!

  

  可是,我们不。

  我们明明爱疯了一个人,盼疯了一件事,想疯了一种愿望,但是,我们不向前,我们钉在原地,和自己孜孜不倦地较劲,掉泪、失眠、自残、抱怨,找着各种借口击响那只退堂鼓:“哎呀,这个不行的,别人会骂我不道德的!”

  “太难了,实现不了的,算了,算了。”

  时光就在这样的摇头摆手中,一年一年地过去了,而我们爱的那个人,仍是镜花水月,我们所梦想的那些事,仍是空中楼阁,我们所渴望的那些目标,仍是海市蜃楼。它们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依旧无法触及。

  我一直觉得,太乖的人是没出息的,过于尊重道德的人是无用的。因为道德的本质是顺从集体,为了与集体同流合污,我们要像钟表一样规矩,像石头一样忠诚,像植物一样沉默,像丝帛一样温顺——但这些,都是一种对物的要求。

  人,归根结底,是一种渴望爱、自由、智慧、幸福的生物。而这些,都建立在独立的基础上。在追求个体合法需求的过程中,如果遇上道德大网从天而降,勇敢者会蔑视,会反叛,会说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会分筋错骨、拔云见日地争夺。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总是能得偿所愿,诞生奇迹或佳话,甚至推动文明,创造历史。而为道德所困的懦夫,多数只能于山温水软中饮恨终生。

  从历史一路走过来,我们不难发现,中国的许多传统道德都有些非人性,比方女人裹小脚,男人剪鸡鸡,对私域过分干涉,对人权践踏成风。过于听从道德,只会让我们越来越软弱。在一个理性而自由的社会中,只要不犯法,老娘我爱咋咋的,我上天下地,我左奔右突,我追求一个人或离开一个人,别人都没资格来阻止。

  “世界上没有小三,这个说辞是源于局外人的一种莫名其妙的仇恨......世上唯有爱情,唯有想在一起的两个人,两个想在一起的人,便是最大,便是最正,他人皆是第三者。”韩寒如是说。

  就像《大话西游》的男女主角,他们的相遇水清沙白,月朗风清,两个简单的人,美好、纯粹、无辜、真诚,他们理应被祝福,理应花好月圆。相遇时间的不对,并不能成为扼杀感情的理由。只要妥善安顿好白晶晶,大可以喜结连理,床上床下永不分离。因为他们相爱。

  人生而自私,牺牲的事情交给道德楷模去做好了。亲爱的紫霞,你所需要做的,是把被三从四德的教育培养得懦弱无比的意志扶起来,抹干小眼泪,穿上平底鞋,扎上披肩发,骑着小电驴或开着大奔驰,像个爷们一样,气势汹汹地去抢回意中人。不达目的不罢休,不撞南墙不回头,抢不到老公就不回盘丝洞。

  更何况,在你不知如何是好时,你的至尊宝也告诉了你该怎么做:

  ——我的心在跳,我的宝剑在嘟,怎么办?怎么跟他说?怎么跟他说啊?

  ——那你就告诉他这是上天安排了这么一段姻缘呀。

  ——他不喜欢我怎么办?他有娘子怎么办?

  ——你管他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写下这个影评的前不久,娱乐圈爆出了一个大新闻。当年拍《大话西游》的时候,蓝洁瑛介入了周星驰与朱茵的感情,并且曾被后者捉奸在床,但她不敢抢,不敢认,终生未嫁,人已半疯,靠政府救济过日子,残苦凄凉地度过后半生。

编辑: 刘毅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