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游洞山记趣
·孽龙洞观“龙”
·黄山记游
·暖人的星星
·清源山上的思绪
·无 题
·师生之间
·寻根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从高峰跌落的文明
·干渴的大瀑布
·万里长江第一湾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女性散文 > 周冲 正文
 
李白同学,咱俩艳个遇呗
江西散文网    2014-05-08 16:58

  不可否认,我是一个多情种。

  

  见到好男人,如果还好看,如果还好玩,内心总难免想象与他相遇的情节,比如他作客姑苏,和我在桃花树下赌博,比如我坐在一个公共大厅,他走过来,对我说,你干嘛占我位子?比如他打马从江南走过,我站在向晚的青石街,深情地对他抛了一个大媚眼。

  

  尤其是春天,阳光这床巨大的柔软的被褥覆过来,裹挟着花粉的风骚扰每个脏器,漫野的油菜花与桃花组织出煊赫的洞房,这一切都令人不可抑制地性欲旺盛,对艳遇的期待忽然飚升十个点。

  

  这些天爱上一个人,他“曾令龙巾拭吐,御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他在千年前“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是的,他就是李白,倜傥的李白,风流的李白,不羁的李白。

  

  记得我还是一个圆嘟嘟的少女时,我的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娇喘着发表对他的崇拜:“李白是上帝放到人间的文曲星,他的诗歌是种最炫目的符号,是不可替代的里程牌。”

  

  我被这个女文青搞得失魂落魄,她使我意淫的触角拱啊拱啊,一直拱到了千年前的大唐,我很想知道,这个写作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文字是一个人性格的出口。

  

  我们读杜甫,不难看出他的庄重隐忍;看王维,足以了解他的清丽脱俗;而李白,我看到了他的帅、豪迈、男人味。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此夜曲中闻折柳,谁人不起故园情”,等等,这些神经不正常的浪漫诗句,组成了一架文字时光机,把我的想象瞬间输送到了一个千年前的世界。

  

  有个朋友问我:“假如一个作家文字好,他相貌不好,你会爱么?”

  

  我答:“会敬重,但不爱。”笑话!我这么好色,典型的下半身决定上半身的雌性动物,怎么可能喜欢丑男人!

  

  但李白,不说帅得biangbiang响,那也一定是潇洒飘逸的。虽然时隔千年,我无从还原他的确切长相,但从零星史料中,不难佐证他的卓越气质。

  

  魏颢的记载是:“眸子炯然”,崔宗之说他“双眸光照人”,穿道袍,配剑,美髯飘扬——这种装束被许多武侠电影的服装师借荐,打造无数个侠士赝品,那么,那个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的人,得好看得多么高大上啊。

  

  从前,我对中国古代文人是有些促狭看法的,以为他们安于现状,处事无能,遇事就许仙式地乱喊乱叫,“哎呀,娘子,使不得,使不得呀!”

  

  但李白出乎我的意料。他体格健硕,文武双全,行侠仗义,剑术超卓,居全国第二。

  

  又且,他轻财好施,豪荡使气。年轻时“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有落魄公子,悉接济之”,晚年同样认为“散尽千金还复来”,这般潇洒,澹荡,爷们得你浑身颤抖随时受不了,哪个女人会成为不被吸引的例外?

  

  他被称为诗仙,其实我不喜欢这个称谓。仙,是高高在上的,不食烟火的,只宜天天擎着长香去膜拜的。可是,他明明就是多情的,接地气的。

  

  读到他写的一首诗,《相逢行》,大抵就是讲一个艳遇。说在途中遇到一个美貌的女子,两下欢喜,“相见不得亲,不如不相见。相见情已深,未语可知心。”多么缠绵动人。因为这首诗,我有理由相信李白善解风情。

  

  他也的确是情史复杂的人,一生四妻,与无数女人有过情感瓜葛,贵妇,妓女,偶遇的美人。情史复杂对于身边人而言,自然是一种痛苦的软兵器。然而,对于只需与他艳遇一场的人来说,这些弊病却反败为胜,成为大优点。因为经验丰富,可以对女人知情知性知冷暖,知人知面知身心。

  

  我希望与李白有场艳遇,而非长厢厮守,不是不够爱,只是我不忍看着他的光芒在婚姻生活里慢慢褪尽。以爱之名的缓慢折磨,是比抽刀断情更要残酷的。并且,长期仰视一个人的光彩,堪称一种重负。而艳遇,就像一种提纯了的罂粟,褪去现实的果核,获得高纯度的麻醉剂,让人活着就能上天堂。

  

  可以想象与他的相逢,必然在一个春天的午后,他打马负剑,衣袂猎猎而来,我微笑迎上,说,哈喽,我叫周XX,我等你很久了。

  

  然后我们一起行走山水。那座山或许是峨嵋,或许是终南,也或者是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因为有好心情,哪里都是好风景。

  

  到了夜里,我们在山脚的客栈饮酒,喝当地的陈年好酒,花雕,或者女儿红。那晚一定要有大月光,很白很亮,水般泄下来,他开始“清论既抵掌,玄谈又绝倒”,我托腮,静听他回述当年,听他的道经和诗歌,听他讲述杨玉环和安禄山的那点破事。醉了,他开始吟诗,或者歌舞,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五人,衣袖所过之处,一只杯盏打翻,清冽的酒液流出来,白光荡漾,像凝结的月光。

  

  那个夜晚,我们或许那啥啥,或许不那啥啥,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觉得这是我一生中最幽甜的情节。天亮之后,他打马向东,我行舟向北,甚至不留姓名,只在临别时含泪挥手,记得只属于我们的那抹天色。

编辑: 刘毅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