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只愿与这个世界温柔相拥
·舌尖上的师大
·舌尖上的鲁院
·爱是天真的光芒
·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名叫别人
·舌尖上的童年
·男人们,出轨吧,舆论永远厚待你
·哭泣的录音机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从高峰跌落的文明
·干渴的大瀑布
·万里长江第一湾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蔡卓凡 正文
 
那些应该忘记的往事
江西散文网    2014-05-16 17:17

  你总是徘徊在记忆悠长的隧道里。你与青春、梦寐和激情一次次重逢,你也一次次沉浸于白居易“能不忆江南”的惆怅。直到有一天,有人告诉你:你正在我面前一天天地老去,这时,你无可奈何地感到,你必须忘掉那些应该忘记的往事。

  春天终于到了。你乘船经过澄碧浩渺的太平湖,来到九华山。佛国天界。桃花源内。尘嚣远去。你虔诚地进出于化城寺、祗园寺、无量寺、十王殿……你听晨钟暮鼓,你看香客来去,你想像着自己进入“自度度他”“自觉觉他”的境界。这时,有短信从山外发来:春天,一个触目惊心的时刻。这么美好的天气不到大自然中走走,真是浪费。你回着:青春都浪费了,还有什么值得可惜?你常常揽镜自怜、自怨,慨叹着“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时光无情。年少不再。那人继续发短信:人生还有很长。当然从终极来说,每个人一天天都在靠向终点,但是我们必须积极活着,活出自己想要的色彩。你回着:我在九华山上。那人说:你看看生活是多么美好啊,而瘫在床上一年的我都闻到了花开的味道。你应该更加努力地创造生活,享受生活。如果用现在的标准来说60岁是中年的话,那你就应该属于青年啊。相信自己吧,别那么消极,人活着是靠精神的支撑,活力也来源于精神。

  这时,你想起了来朝拜之前有人给你说过的一番话:“有一天,也许是记忆突然中断,我竟然忘记了你手机的号码,多熟悉的一串数字啊,竟然也有忘了的一天。多少次我问自己,究竟要什么?想干什么?一直逼自己给一个答案,忽然发现,很多事是没有答案的,就像我当初的选择一样。该来了,就接受,不惊喜,不兴奋;该走了,就放手,不难过,不挽留。我会顺其自然地接受属于我的,放弃不属于我的。”你记起了你们曾经拥有的那条小狗。你在大学校园遛狗时曾戏作对联:上联:和狗感情越来越融洽,下联:与人关系越来越疏远,横批:当爱已成往事。

  那就让应该过去的过去吧。现在,你终于回到了不再牵挂他人的日子。这种时光真好。独立独行。天马行空。了无尘念。你走在凤凰古城逼仄泛光的青石板上。当年那个写着边城故事的青年,也曾走过这条路吧。岁月不居,物是人非。

  一根根木桩撑起沱江边一间一间吊脚楼,清澈的江水在屋下流过。早晨,你站在吊脚楼的窗边,看船在江中划动,听歌在江中响起,时而升起时而飘远的迷雾,使得不远处的虹桥若隐若现,远处的水边,妇人正在用木槌槌衣。晚上,你看着通身透明的万名塔静静矗立在江岸,看着游客们在江边放着平安灯,享受着穿越时空的感觉。此刻,有人发短信祝贺你:你终于找回自己了,你不是找回自己了吗?你问什么意思。那人回答:名利都是身外之物,而更重要的是生命的实质。每个个体都是独一无二的,你的经历经验,苦与甜都是你自己的,生命不可以重来,自己是自我个体的上帝,所以我祝贺你。那人继续写道:我觉得你不应该是我听来的那个样子。我能感觉到你潜藏的对生活的积极和热能,只是那么多年里你把真实的自己深藏了,行走在现实中的你不一定是你想要的自己,而当你独自面对的时候,你的疼痛是无以伦比的。可是你今天终于醒来,和春天一起,你是幸运的。

  你是幸运的。因为你终于见到了玉龙雪山。你记得上次从中索道登上牦牛坪,雪山藏在云遮雾罩当中。你来到大索道,从灰蒙蒙的山脚登上缆车,不断向上攀升,攀升。脚下是万丈深渊,身旁是千峰万壑,头顶是清纯蓝天。轻纱般透明的云雾偶尔快速流过。突然,宽阔无比的蓝色天幕下,雄伟、冷峭、挺拔,脊背和凹窝里散存着积雪的巨大的玉龙雪山主峰扇子陡,突兀在你的眼前。你血脉贲张,你头晕目眩,你心醉神迷。纳西人心中的神山,你心中的香格里拉。

  沿着结冰打滑的木栈道,你朝搭建在海拔4506米处悬崖绝壁上的观景台走去,你看见洁白的云海,朝着无限远的天际喷涌,如千堆雪,如万里棉,气势磅礴,气象万千,气吞山河。你转身,朝着木栈道向上爬去。你头晕、腿软、呼吸沉重。你终于来到了木栈道的尽头,扇子陡仿佛触手可及,晶莹剔透的大半轮月亮还悬挂在头顶。你忘记了你生活在那座城市里所有的喧嚣,你忘记了你生命中经历的所有烦恼。这时,你的手机响了起来,你听见了那个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声音,因为身体远了,心就远了。你想起了不久前中秋节的那个夜晚,你独自一人倚靠在窗前,你怅然地远眺着那轮圆月。一家三口,分隔在两个大洋的三地。没有电话,没有问候,没有人间的气息。你大声告诉那人:此刻我站在海拔4680米处,我身后是玉龙雪山的顶峰,我左边是万年冰川,我眼前是万里云海。你会记住在你平生的海拔最高处接到的这么一个来自异国他乡的电话。

  很有些时候了,你试图从记忆的隧道中走出。那些你经历过的海滩、森林、晓月……仿佛车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但人生的餐桌毕竟抵挡不住岁月的佳酿。你一次次地挣脱往事的羁绊,你又一次次地向记忆投降。因为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啊。然而你必须坚定地向前走去,因为你知道,生活的马车不会就此而收缰……

编辑: 邱虎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