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只愿与这个世界温柔相拥
·舌尖上的师大
·舌尖上的鲁院
·爱是天真的光芒
·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名叫别人
·舌尖上的童年
·男人们,出轨吧,舆论永远厚待你
·哭泣的录音机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从高峰跌落的文明
·干渴的大瀑布
·万里长江第一湾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蔡卓凡 正文
 
那些远去的背影
江西散文网    2014-05-16 17:17

  你不能忘记你生命旅程中的一个又一个远去的背影,那些惆怅而感伤的背影。那一扇又一扇的门无瑕地打开,然后又无奈地关闭。你常常有如哲学家般陷入沉思与默想,你喜欢背诵普希金的小诗《皇村回忆》。

  滚滚红尘,茫茫世界。那些难忘的令人怀想的背影啊。

  你记得很多年前的一个春天的正午,当门德尔松的《婚礼进行曲》响了起来,你忧郁地注视着那袭白色的婚纱,怎样从红地毯上轻轻走过,轻得像一阵风,像一声叹息。那个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的背影,就这样变成了永恒的雕像,定格在你茫然的眼神之中。很多年后,你孤身一人在伊阙河边感受着卢舍那大佛的纯洁与神圣,你踽踽独行在五台山上追寻暮鼓晨钟里的神秘与庄严,你形单影只在三峡船中体会神女的含义与真谛,你想起了那首《同桌的你》:“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你想改动的一句歌词是:你不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你们曾经围成一个圆圈玩“击鼓传花”,你们曾经在海滩用洁白的细沙堆砌楼房,你们曾经在象棋盘上一较高低。然而花总是传不到你的手中。然而楼房总是被潮水冲垮。然而你的卒过不了楚河那人的兵越不过汉界。就这样各自在各自眼睛的夜空,变成银河两岸的寒星。谁对?谁错?谁是?谁非?很多年过去了,你心依然,然而回音壁上不再响起遥远的回声。

  你时常抬头远眺那扇临街的窗。有一个夏天,你伤感地看着不远处那条熟悉的露天楼道上忙碌着的搬家的人。你知道有人要去远方流浪,你知道那个四月春雨蒙蒙的黄昏已经永远属于过去时了,你知道谁都不愿空谈什么亲情、友情和爱情,你知道谁都要去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景。欢乐已经失去,痛苦即将来临。那天深夜,你读着《廊桥遗梦》。你读着弗朗西丝卡和罗伯特的对话:“我多么要跟你在一起,要成为你的一部分;同样的我也不能使自己摆脱我实实在在存在的责任。”这时候,你合上小说,你推开窗户,你遥看夜的远方。你知道那人经常唱的歌,是《潮湿的心》:“是什么淋湿了我的眼睛,看不清你远去的背影,是什么冰冷了我的心情,握不住你从前的温馨……”有一年的黄昏,在银川开往西宁的特快上,你又一次听到了这首如诉如泣令你不堪的歌。当你经历了这么些年的挣扎,你只能发出刘若英的感慨: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你难以释怀瓯江边的那个早晨。你们在雁荡山看大龙湫,看剪刀峰怎样随着脚步的前移,幻变成鳄鱼峰、啄木鸟峰、熊岩、桅杆峰……移步换形,一步一景。人生难道不也是这样,在一步一步中变幻着吗?你从少年变成青年,变成中年,走向老年。真是人生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啊。你心已如死灰,变成了雁荡山上亿万年后干涸的流纹岩。你看着山边那棵年老的树和年轻的树,在风中因一段距离而各自孤独着。你想起了那个雨后的上午林阴道上偶遇的那张青春逼人的脸。你冷酷地看着那棵袅袅婷婷的树。你不再年轻,你就这么任年轻的风和年轻的云从身边流逝。有人说,那树上的叶子真绿。这时,有眼泪从你脸上流下。后来,你们在温州五马街旁的一个水果吧小憩。你们各自啜着一杯果汁。四目相对,默默无语;心的海洋,桅杆远逝。归途中,有人下车了。偌大的车站,孤独的身影,蹒跚的步子。你就这么目送着那个单薄的背影,越过冬青,越过夹竹桃,消失在车站的出口。你知道当单纯相遇了社会,当纯洁邂逅了世俗,当懵懂经历了岁月,一切都不在人的把握当中啊。你已不再是他人生活的唯一内容,你知道很多漫漫长夜不再有人为你担心、祈祷。列车开动了,你和你的影子继续上路,你不知道哪里是归程。

  那些远去的背影,是画,是诗,是梦,是无字的歌。当岁月无情地走来,你只能唱着《乡恋》:“你的身影,你的歌声,永远印在我的心中……明天将要来临,却难得和你相逢,只有风儿送去我的深情……”你知道你在坚守着什么,你知道你在等待着什么,你知道你在痛苦着什么,因为弗朗西丝卡的痛苦,就是你的痛苦。

  有一年,你一人走在一个孤岛上。阳光明媚。溪水潺潺。草木葳蕤。往事如昨。物是人非。“君去春山谁共游,鸟啼花落水空流。”你一遍又一遍地吟着这两句唐诗,然后在一棵苍老的树边坐下,摊开《瓦尔登湖》读了起来。

编辑: 邱虎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