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只愿与这个世界温柔相拥
·舌尖上的师大
·舌尖上的鲁院
·爱是天真的光芒
·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名叫别人
·舌尖上的童年
·男人们,出轨吧,舆论永远厚待你
·哭泣的录音机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从高峰跌落的文明
·干渴的大瀑布
·万里长江第一湾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蔡卓凡 正文
 
你总是那么向往着远方
江西散文网    2014-05-16 17:17

  多少年了,你惊悚于春夏秋冬轮回的无情,你无奈于白云苍狗变幻的莫测,你执著于两小无猜纯净的向往。你能感觉到的是:“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虽然你知道,不应该坚持没有结果的等待,不应该错过姹紫嫣红的花季。

  那个人间四月天里,你们来到绍兴。你伫立在陆游当年题写《钗头凤》的半面破壁前,你眼前走来少不更事的陆游和葱嫩的唐婉。青梅竹马。情意绵绵。琴瑟和谐。你不理解陆唐为什么会被迫“十年生死两茫茫”。十年后沈园偶遇,“春如旧,人空瘦”,究竟是谁“错、错、错”?“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中的表妹因此一病不起,回光返照中和道:“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沈园的重逢与告别,导致一抔净土掩风流。茕茕孑立的诗人,一次次惦念沈园,一次次重归沈园。沈园,心中永远的痛;唐婉,心中不愈的伤。当唐婉“梦断香消四十年”,白发苍苍的他又一次在魂牵梦萦之地,感叹着“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你们回到断云石前。那人说,每个人或许都有个故事,只是内容不同;每个少年都会老去,只是走过的路不同。所谓的爱、或者最爱,只是此时此刻、一时一地的感受罢了,没有直至海枯石烂的爱。但你说,山盟海誓的情是有的,刻骨铭心的痛是有的。六朝井亭,宋代假山,都成往昔烟云,唯有陆唐之恋,穿越时空,走向了永远。那人坚持说,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如果有一天,我们站在一个时间节点回望,眼前这个满头白发、腰背佝偻的人,曾经就是我昨天的所爱,那将会是多么的懊悔!你说,那是又一个话题了。你说,你为什么那么忧愁?你这么年轻,前面充满阳光,前面有很美的风景。那人说,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尽如人意,真实的生活,比想象的生活相差得太远。

  后来,你们来到诸暨,徘徊在浣江两岸,徜徉在苎萝山上。你们看浣纱石、红粉池、西施殿、古越台,重回浣纱女的当年。你无法想象一个柔弱似浣水的女子,在越国称臣于吴国、勾践卧薪尝胆之际,是怎样走出苎萝山,沿着逶迤的江水而行,撑起了越国的全部希望。而后,“一破夫差国,千秋竟不还”,与范蠡泛舟且相爱于五湖之中。

  你想起了一些年前,你曾忧郁地写道,“我记起了一个深秋的夜晚,一个年轻的姑娘对我描述的梦想:‘我始终在等着一个人,一个可以带我去远方的人,但这个人一直没有出现。’有时我会很伤感地想着,随着时光的流逝,她能坚定而执著地找到可心的人儿吗……”如今,这个年轻的姑娘,就仿佛西施那样,跟着可心的人儿泛舟江湖而去。然而能够带着唐婉去远方的人,却不是那么坚强。陆游的思念,是一种自我赎罪吧,虽然赎罪的时间过于漫长。那人说,是啊,光阴无情,时间残酷,有时候告别就是永别。你说,那么就彼此珍藏,彼此相忘于江湖吧。你还记得你写下的一段文字:“你记起了你们曾经拥有的那条小狗。你在大学校园遛狗时曾戏作对联:上联:和狗感情越来越融洽,下联:与人关系越来越疏远,横批:当爱已成往事。”现在,不仅爱早已成为往事的碎片、奢侈的回忆、痛苦的酵母,那条可爱的小狗,也在不经意间挣脱羁绊,走失于熙熙攘攘的人流当中。有人说,你的文中,一是“最”字用得多,如“最后”、“最早”,二是“远”字用得多,如“远去”、“远方”,三是“旅程”用得多,给人感觉你很是孤独、恋旧。你说,因为人生中,总有着一些落寞和惆怅。

  你总是那么向往着远方,于是来到传说中的金银滩草原。广袤。辽阔。深远。在高原一尘不染的蓝天下,如茵的绿草向远处无限地铺展开去,成群的牛羊点缀其间。你行走在如画的风景中,不知名的鸟儿在周围发出欢快的歌唱。你来拾捡遗落在草原上的王洛宾和卓玛的脚印,你的耳边若有若无地响起了天籁之声:“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帐房,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那时情窦初开的卓玛。那时意气风发的王洛宾。纵马如风狂奔之后的黄昏,赶着羊群回到了羊圈,落日余晖中,亭亭玉立的人儿举起牧羊鞭,轻轻打在了未来的西部歌王身上。于是在不久的日子里,骆驼背上诞生了《在那遥远的地方》,而对“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的回味与思念,也伴随着西部歌王走遍了多少遥远的地方。

  你不知道遥远有多远,但你知道人的一生都是在路上,所以你喜欢用“旅程”这个充满幻想的词。在旅程中,总是有着无限的远方在吸引我们,我们可以对着远方自由自在地遐想。你喜欢一个人开始孤独之旅,你喜欢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下车,你喜欢街角那一盏昏黄的灯,你期待着与美丽有一个邂逅。你记起了很早的时候有人对你说的话:在二十岁的人生旅程中遇到你,真好。你说,或许会是个无言的结局。你不记得是谁说过,人生就像开往远方的列车,中途有好多站,每个站台都会有人上车有人下车,所以一段路上一些人。也许在某一个站台你们相遇了,但是最后那人下车了,这时你不要有怨言,毕竟那人陪你走了好几段路程。但你太过于留恋某处的风景,因而忽略了下段路途中花儿的开放。

  有一天梦醒过后,你突然觉得你就这样过了很多年,多少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而你就这样遐想了多少年,就这样孤独了多少年。你总想寻找一个地方,寻找一个人,一同感慨生命,感叹岁月,感悟爱情。你找不到那地方。你遇不见那人。转身回望,多少背影飘零成了落英,多少岁月褪色成了回忆,但你仍然坚持着:“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编辑: 邱虎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