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只愿与这个世界温柔相拥
·舌尖上的师大
·舌尖上的鲁院
·爱是天真的光芒
·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名叫别人
·舌尖上的童年
·男人们,出轨吧,舆论永远厚待你
·哭泣的录音机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从高峰跌落的文明
·干渴的大瀑布
·万里长江第一湾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蔡卓凡 正文
 
清源山上的思绪
江西散文网    2014-05-16 17:17

  在善男信女们接踵而向嵩山少林寺之时,我来到闽南泉州清源山上的弘一法师塔。石径上,登攀者寥寥;法师高徒丰子恺用一百零八笔精心绘制的弘一法师遗像前,膜拜者无几。一代名流的弘一法师李叔同啊,除了一曲《送别》的“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众口皆碑而外,谁人知你在这海边一隅与清风做伴、同岩石为伍?

  这位曾飘洋过海、对中外文化都深有造诣的才子,怎么没有受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的影响,热爱生活,享受生活,却反而倒退到中世纪,当上苦行僧了呢?他琴棋书画无所不能,谙熟英语日文,却在人生与事业的沸腾时期超脱红尘。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人生观,而弘一法师看透了什么?既然来到了人间,就要正视人生,与命运搏斗,为什么要自我逃避呢?他知道陶潜躲进桃花源,是企盼生活得更好吗?雨果的《巴黎圣母院》里,受尽折磨的吉卜赛女郎埃斯梅哈达,在中箭身亡之前,还充满恋情地呢喃:“生活多美啊!”而弘一法师,还是告别人间烟火了。

  冬日的寒风如刀,扰得树枝呜呜响。在他圆寂的那个夜晚,风也如斯乎?弥留之际,芸芸众生象、茫茫人寰景或许多少也浮泛在他的脑海吧。他也许想到了在日本创办春柳剧社,主演茶花愁女的情景?他也许听到了弱妻幼儿在杭州虎跑寺边求他还俗的哭喊?哦,“晚风拂柳笛声残”——浸透他大彻大悟、对人生渺茫的惆怅、慨叹,或许此刻又回荡在他的耳边。不,在那个夜晚,或许他什么也没有想,只空留“悲欣交集”四字的遗墨于石壁之上。塔前,“万古是非浑短梦,一句弥陀作大舟”的对联,必定是他思想的精髓无疑。

  他有着何等坚定的信念啊,真有如卧薪尝胆。在这点上,或许是受“铁杵磨成针”精神的影响吧。他修的是佛门中艰难的律宗。律宗讲究戒律,数百年来,传统断绝,直到弘一法师才复兴。他在清源山修行,每天只吃两餐,冬天只穿两件单衣。宗教的力量是可怕的,信仰会使人获得或丢失一切。我仿佛看到长髯垂飘的弘一法师,正襟打坐在寒冷的石凳上,只有一、二声木鱼打破死般的寂静。而不远,侨乡泉州,这歌舞辐辏之地,那婚丧喜庆的礼炮声,竟丝毫动不了他的心音。他混沌的目光就连斜睨一下人间都不愿意么?

  眺望朦胧中的泉州,落日把它高大的建筑映成剪影;风中隐约传来缕缕音乐。哦,这是人间、是生活的召唤。嵩山上,人们你来我往,不少跃跃欲试于拳腿这间。而来这里的寥若晨星,真想遁入空门的屈指可数。前面几个青年男女匆匆下山去了,我也要下山了。

  (1985年3月6日)

编辑: 邱虎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