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只愿与这个世界温柔相拥
·舌尖上的师大
·舌尖上的鲁院
·爱是天真的光芒
·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名叫别人
·舌尖上的童年
·男人们,出轨吧,舆论永远厚待你
·哭泣的录音机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从高峰跌落的文明
·干渴的大瀑布
·万里长江第一湾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蔡卓凡 正文
 
生如夏花灿烂
——追记鄱阳县公安局柘港派出所原所长吴锋阳
江西散文网    2014-05-16 17:17

  春天来到了鄱阳湖畔,春草染绿了鄱阳县谢家滩镇桥头村旁的一座坟茔,湿润的泥土拥抱着一个英魂。

  去年7月22日,鄱阳县公安局柘港派出所所长吴锋阳,被食道癌夺去了年仅44岁的生命。五里八乡的群众自发地赶来为这位他们的贴心人送行,400多个花圈覆盖住埋葬着忠骨的青青山岗,表达出百姓们无尽的哀思。

  诗人写道:有的人活着,他却死了;有的人死了,他却活着。在进行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人们重温吴锋阳的感人事迹,无不受到生动而深刻的教育。

  吴锋阳在派出所警务会上说:“不铲除黑恶团伙,

  我就脱掉这身警服,因为不配穿呐!”

  那还是1999年的金色秋天,大灾之后的鄱阳大地上,田野一派丰收景象。田畈街派出所指导员吴锋阳,也迎来了自己事业的一个丰收年:调任柘港乡派出所所长。整整警服,扶扶警帽,吴锋阳肩上感到沉甸甸的,虽说从警已经18年,但这一次,毕竟是独挡一面,责任大,担子重啊!

  刚到柘港派出所才不到半天功夫,吴锋阳就有两个发现:群众很少进门;电话铃很少响起。难道柘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他坐不住了,立即到镇周围去调查。原来,柘港治安形势严峻,3个黑恶势力团伙横行乡里,敲诈勒索、打架斗殴、欺行霸市、强占土地、妨碍公务,弄得乌烟瘴气。“车难行、房难建、商难留”,是当时的真实写照。民警工作不力,连警车开在街上还要当心被人砸玻璃,使得群众对派出所失去了信赖。

  吴锋阳内心不断自责着:你堂堂一个执法机构,竟然惩治不了黑恶势力,不能给人安全感,难怪老百姓不愿进来!他在派出所警务会上说:“不铲除黑恶团伙,我就脱掉这身警服,因为不配穿呐!”

  派出所分管着柘港、碧山两个乡的治安。吴锋阳带领民警对辖区的涉黑涉恶案件进行调查摸底,很快获取了大量线索和证据,并将案情上报给了县局。“十二太保”团伙,张功平、张小平等人组成的“张氏八兄弟”团伙横行乡里,竟然取代政府职能,擅自收取工商等税费,农家妇女甚至借用他们的名字来吓唬吵闹的孩子。

  吴锋阳开始重拳出击了。这时,有人给他打来了电话:你长了几颗脑袋?当心点!吴锋阳笑着回答:“脑袋就一颗,但我不怕掉脑袋,有本事我们就来较量较量吧!”他没日没夜工作,找证人,找被害者录口供,使1991年杀人后一直逍遥法外的程庆华恶势力团伙案列入了上饶市打黑除恶第一号案。吴锋阳与县局专案组紧密配合,协同作战,将程庆华从广州抓回,随后,程庆华网罗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中的几名帮凶也被一网打尽。

  吴锋阳说:我的名字叫锋阳,意思就是对待不法分子,要像刀剑一样锋利,做人做事要有阳刚之气。我的原则就是不徇私情,越硬的骨头越喜欢啃。看到新来的所长动了真的, “张氏八兄弟”流氓恶势力团伙惶惶不可终日,躲在阴暗的角落商量对策。张氏兄弟中,有的人平时与吴锋阳很熟,就派出自己的老婆,到谢家滩镇桥头村吴锋阳老家找到吴锋阳,先是送上几千块钱,请“吴所长放我们一马”。吴锋阳立即把钱扔了回去。这招不灵了,来人用上了另一招:下跪求情。吴锋阳斩钉截铁地说,我放你们一马,就等于是我自己向监狱的大门跨近了一步。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就只有一条:投案自首。在正义与威严的震慑下,“张氏八兄弟”不得不接受法律的严惩。另一黑恶势力、歃血为盟的“十二太保”团伙,在重拳之下也迅速土崩瓦解。

  吴锋阳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不让任何大案成为悬案,不让一个罪犯逍遥法外,这是公安民警的神圣天职。”2000年1月9日,潼丰镇发生入室抢劫杀人案。一星期后,吴锋阳就带领民警在柘港集镇将凶残狡猾的两名犯罪嫌疑人捕获,还带破积案9起。春节期间,碧石公路上拦车抢劫频频发生。也顾不上什么年三十年初一的了,吴锋阳和民警一起化装巡逻,蹲坑守候,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抓获犯罪嫌疑人陈某某,一举破获系列抢劫案26起。几个回合下来,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被打了下去,大案高发势头得到了遏制。

  有一年,碧山乡部分不明真相的村民因移民建镇的指标和资金问题,在少数不法分子挑动下,围攻乡政府,殴打乡、村干部、阻断公路交通。吴锋阳一听,急着赶到现场去,其他民警劝道:那里危险,你留在家里,我们去。吴锋阳说:“开什么玩笑,哪里危险哪里没我,我当什么所长?”在现场,他反复做说服、劝阻工作,讲得嗓子冒烟,一次又一次地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作盾牌,抵挡着暴力事件的发生。

  从吴锋阳报到的那天起到2003年底,他领导派出所民警共侦破刑事案件83起,抓获犯罪嫌疑人98名,打掉大小犯罪团伙16个,查处治安案件157起,柘港乡的治安由原来的难点乡一跃成为全县治安最好的乡镇之一。老百姓的天啊,晴了!老百姓的腰啊,硬了!老百姓的脸啊,笑了!

  然而吴锋阳却生病了。长年超负荷运转和忘我工作,使吴锋阳患过肺结核。食道癌早期,他又一次次错过了检查治疗的机会。去年5月25日,在局领导的督促下,才由妻子王晓敏陪同,到景德镇市第二人民医院检查。刚到医院门口,就接到一名批捕在逃人员潜逃回家的电话。吴锋阳二话不说,扭转身就上车赶回了派出所。接下来的三四天里,他一直在所里上班,中午或晚上就在办公室输液。一天正在输液时,群众举报有急事,他当即要当医生的妻子拔掉针头。王晓敏不肯。他生气地说:“是我个人重要,还是群众重要?”王晓敏只好无奈地拔下针头。

  1981年7月,从江西省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后分配到鄱阳县公安局工作,吴锋阳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从民警、副所长、指导员一直干到所长。2001年,他被评为鄱阳县优秀共产党员,2002年被上饶市公安局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003年被评为上饶市严打工作先进个人。

  吴锋阳对村民刘益民说:“让鹏飞继续上学吧,你家有困难,

  你没有办法,但还有我们呢!”

  老话说是祸不单行。这不,柘港乡便民村委会刘家村小组村民刘益明,老母才去世,老婆又得了精神病。他将家中所有的积蓄都花在老婆的治疗上,对孩子说:“不是爸爸不想让你上学,实在是没有办法,穷啊!”刚满10岁的刘鹏飞,懂事地点点头,收拾好书包,回家放牛了。

  闲聊中,吴锋阳听到这事后,心里很不好受:我也是在农村贫苦家庭长大的,我理解农村孩子失学的痛苦。这天,他来到刘家,拉着刘益明布满老茧的手动情地说:“老刘,让鹏飞继续上学吧,你家里有困难,你没有办法,但还有我们呢!”他当场掏出200元钱交给小鹏飞:快去报名吧,读书事大,关系到你长大后的前程。转身又对刘益民说:“放心,我负责把鹏飞送到初中毕业。”

  这是2001年8月的一天晚上。派出所接到电话报警:有人倒在柘港一条机耕路上。吴锋阳带领民警驱车火速赶到那里,发现一名青年妇女倒在路旁,呼吸微弱,口吐白沫,大小便失禁,臊臭和农药味刺鼻。原来,龙山村妇女吴某和丈夫吵架后怄气,一时想不开,竟喝农药轻生,一些围观者束手无策。吴锋阳一到,马上分开人群,蹲下身,摸摸她鼻子,有呼吸,立即找来一件衣服给她盖上,回转身,找人请来医生进行现场急救:取水、插管、洗胃。该妇女吐出毒液后,吴锋阳又不嫌脏臭,将把她抱上车,送到了医院。

  这是两年前开春之际。柘港乡前进村委会有10余头耕牛害病死了,遭到损失的村民们,有的怒火冲天,有的唉声叹气。困难时,吴锋阳走进了牛棚,查看着一头头死牛,配合县防疫部门做好说服工作。那天刚好发工资,吴锋阳把还没在身上捂热的700多元钱,硬塞到受灾户手中。受灾户说,不行不行,吴所长你又不是大老板!吴锋阳说:我老婆还有工资,没事的,你们放心拿去救救急吧!

  这是2003年11月17日。派出所接到集镇上居民张文进的电话,说收留了一名叫黄伟的小男孩,听口音是外地人。吴锋阳马上带领民警去看小孩,询问情况。小男孩说他是南昌人,但就是不说父母姓名和联系电话。吴锋阳一边安排好小孩的饮食起居,一边打电话给南昌电视台、南昌市公安局等单位,请求帮助寻找。一个星期过去了,南昌方面没有回音,吴锋阳就专程赶到南昌与江西法制报取得联系,为小孩登报寻亲。15天后,家人终于找到了这个不愿回家的调皮孩子。

  一贫如洗的村民詹宏才准备外出打工,因交不起村里的提留款,村里不肯出具办理身份证的证明。一筹莫展之际,詹宏才找到了吴锋阳。吴锋阳说:“不出去总赚不来钱,办身份证是你们的合法权益,我来办。不过打工赚了钱,要记得还提留款哟!”现在,詹宏才在深圳、广州打工,已攒得百余万元资产。回忆往事,他动容地说:“是吴锋阳帮我办的一张身份证改变了我的命运。”

  王晓敏说:结婚20多年了,从没见过他拿工资回家,这叫谁听了相信?我记得,在我们结婚第二年的一天,我对他说,你这个搞公安的,是公家的人吧?怎么没有工资呀?能把工资袋给我看一下吗?他磨蹭了很久也拿不出来。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问过他的工资。我了解他的为人,我相信他不会乱花钱。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工资除了自己的生活开支外,其余都用在补贴办案和帮助贫困群众身上。

  民警们忘不了,2001年,派出所购买了一辆“昌河”警车,因短缺购车款,是吴锋阳说服王晓敏把家里积攒的5000元钱拿了出来;

  民警们忘不了,2002年,派出所要派人去外省捉拿逃犯,缺少路费,是吴锋阳叫王晓敏拿出3000块钱;

  民警们忘不了,派出所建办公楼,也是因资金短缺,而建筑商又催得紧,又是吴锋阳把弟弟借给他们夫妻买商品房的两万元钱付给了建筑商,至死,弟弟还以为他们买了房子……

  吴锋阳去世后,县公安局派员对派出所帐目进行清理,发现他的工资用在派出所挖水塘、建花园、铺水泥路面上,用在添置办公设备上。担任所长以来,他共为派出所建设垫付了35646元。

  吴锋阳去世后,在整理遗物时,人们翻看他的工作日志,只见扉页上工工整整地写着: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事为民所办。就在他离开派出所去南昌检查的5月30日,本子上还清晰地记着:输液、配合刑警大队长吴逸清办案,下午去南昌检查。

  就是从那天起,柘港乡6万乡民心中的好所长,再也没有回到这块他挚爱的土地。吴锋阳啊,你是倒在了自己工作的岗位上。

  吴锋阳对妻子王晓敏说:“所里也进了水,

  还要下乡去抗洪抢险,家里东西丢了不要紧,带好儿子就行。”

  3月,大地回春,吴锋阳胸和胃却疼得不行。王晓敏劝他去检查,他总是搪塞着:忙啊,所里很忙,等忙完这一阵子,我一定遵命!

  多少年超负荷的工作,吴锋阳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他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上腹部不舒服,有时疼痛不已。开始,以为只是胃病,并没有当回事。痛得难受了,他就到乡卫生院看一下,拿几片消炎止痛药对付对付,想也没想过到去城里大医院做个检查。实在坚持不住了,就请乡卫生院的医生带药来,在自己的办公室兼卧室输液。妻子无法说服丈夫去大医院诊治,只好偷偷向县公安局领导反映。

  5月30日,这个让派出所民警们铭心刻骨的日子,吴锋阳才在妻子的陪护下,离开了朝夕相伴的派出所,到南昌江西一附院检查。检查报告单上无情地写着:食道癌晚期,已向肝部和胃部转移。一时里王晓敏天旋地转,语无伦次。吴锋阳从妻子失魂落魄的神态中,意识到病情的严重,就反复追问说,你不告诉我,我也心中有数,不管是什么病,我都能承受得住。王晓敏只好如实相告。

  公安战线这条无惧无畏的汉子,在死神面前,依然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他反而安慰妻子:不要急,不要急,不要告诉其他人。王晓敏知道,吴锋阳这样做,是担心领导、同事、朋友会为他操心,担心会影响儿子的高考,更担心年迈的双亲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他啊,心里装着的全是他人,惟独没有自己!

  在吴锋阳生前的办公室里,堆放着一些药瓶和方便面包装盒。炊事员老苏说,所长的病,是工作过度劳累和对自己的身体不负责造成的。所长经常工作到深夜,病情发作了就打开药瓶吃几颗早已备好的药丸,饿了就泡两包方便面,吃些饼干,从来不让他在食堂给自己做夜宵,说那样太浪费。

  在柘港一家餐馆里,吴锋阳记了两本帐,一本是他私人请客的,一本是单位来客的,他自己来客的招待费从不和所里来客的招待费混在一起。发了工资以后,他立刻把私人的餐费还上。清晰的笔迹,勾画出一个共产党员无私的心。

  在吴锋阳家里,只摆着一张木床、一张方桌和一个矮柜,没有空调,没有冰箱。他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堂堂正正地做人。一次,一个村民要他解决一起积案,送了500元钱,他当即扯下了脸。这人转而又买了条烟送去,放下就走。吴锋阳拿起香烟追出老远,把它退了回去。

  在他的骨灰盒里,大家惊奇地发现里面有两枚发光的钢钉。原来,在一次执行警务途中,吴锋阳的右脚踝关节严重扭伤。医生警告:三个月脚不许着地。吴锋阳管不了那么多,贴了张止痛膏便一拐一瘸地坚持上班。前年5月,吴锋阳去看望因车祸住院的父亲,顺便拍片检查了脚伤,才发现踝关节早已骨折,只好开刀复位,植入了两枚钢钉。9月3日,县局在谢家滩开展行动,吴锋阳跛着脚去了。县公安局长发现后,批评道:“吴锋阳,脚伤没有好,就不应该来!”吴锋阳笑笑:“这一带地形我熟悉。”碧山乡长丰村野外发现一具女尸,案发地有十几华里不通车,天又下雨,吴锋阳毫不犹豫,踏着泥泞的山路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场。就这样,一条伤腿伴随着他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后岁月。骨灰盒里那两枚闪闪发光的钢钉,胜过多少枚勋章!

  王晓敏说,有一年发洪水,家里水深1米多,不少家具物品都被水漂走,我带着10岁的儿子在家无法照应,就给当时在田畈街派出所当指导员的他打了几次电话,叫他回家来搬搬家具。可他在电话说:所里也进了水,还要下乡去抗洪抢险,家里东西丢了不要紧,带好儿子就行。没办法,我只好一个人去捞剩下的东西。

  派出所的司机小方说:“吴所长为人最硬气,公是公,私是私,从不占公家的便宜。所里的警车老表可以用,他自己却从不因私用车。一次到县局开会,他老婆来电话说家里有事,叫他开会结束后回去一趟。车到碧山分道口时,吴所长我把车开回所里,他在碧山搭便车回去。碧山到谢家滩都是宽敞的柏油路,半个小时也就到了。我要送他回家,他不肯,说‘所里只有一辆车,我不能带这个头’,硬要我把车开回了派出所。”

  我们赞美高山,因为高山巍峨、挺拔;我们赞美大江,因为大江逶迤、磅礴;我们赞美吴锋阳这个普通的人,因为他就像泰戈尔描述的那样:“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中共鄱阳县委、上饶市公安局党委分别下发“关于向吴锋阳同志学习的决定”,号召全县共产党员和全市公安系统认真学习吴锋阳的先进事迹,立警为公,执法为民,对犯罪分子一身正气,对人民群众一腔深情,确保一方平安,无愧于人民警察的光荣称号。

  碧绿的春草爬上了吴锋阳的坟茔。看,春天里,吴锋阳的灵魂没有死,吴锋阳的精神没有死。

  是的,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吴锋阳,好一个重于泰山的人!

  (2005年3月3日)

编辑: 邱虎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