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只愿与这个世界温柔相拥
·舌尖上的师大
·舌尖上的鲁院
·爱是天真的光芒
·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名叫别人
·舌尖上的童年
·男人们,出轨吧,舆论永远厚待你
·哭泣的录音机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从高峰跌落的文明
·干渴的大瀑布
·万里长江第一湾
·古巴,那些我没有想到的
·坎昆之殇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学精选》观后感
·井冈杜鹃红
·刘华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网 > 新锐阵地 > 蔡卓凡 正文
 
送别
江西散文网    2014-05-16 17:17

  “坐下一趟车吧,赶得上火车的!”公共汽车候车室里,她情不自禁地拽住他的手。

  “天下雨了。”他说。“不,是流泪了。”她说。

  但干吗要流泪呢?为依依的惜别——他牺牲假日来这个小城看她;还是为人所不能理解的苦痛?她不知道。但耳边又分明响起男朋友的声音:“我对你的爱是唯一的。”而她也回答着:“同样。但人的感情生活里,爱情不是唯一的。”

  她和他的相识极其偶然。她记得她在省城书摊上,翻着一本杂志的诗,然后买下来。“你很喜欢诗吗?”身边传来卷舌的普通话。她抬起头,凭直觉,确认这不是个马路求爱者。“是的,偶尔也写写,消遣消遣。”他闪着还带有稚气的大眼睛:“消遣?把文学中最高级的品种当消遣品?”“你是谁?来教训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我当消遣,你当什么?”他接过杂志,翻到她刚看到的那页:“这是我写的,请你批评。我是把诗当做精神的寄托、当做事业的。你看这几行:‘就像儿子早已倒在了古老的战场/母亲还爱在村头小路上希冀/幻觉中,绿色邮包里飞出白色的信鸽/空洞的希望支撑着一个结实的躯体’”。

  第二趟车又开走了。

  她问:“你回去了干吗?”他答:“想你。你呢?”

  “一样。”她眼里流出一股爱怜:“你二十二,大了,要小些,真该好好梳理你的乱发。”

  她想起那次回家探亲,在省城转车,他送她送到火车站。“昨晚做梦,见你和我一起到了我们家,在门口打羽毛球呢!”“那我送你回去。”“不不,大学课够紧的。”“没事,毕业论文写完了。”“太远,还是不要送吧!”他拿出一枚五分硬币:“来抛钱。天安门朝上,送你回家;五星朝上,只好回校去。”于是在长凳上,他笨拙地抛着硬币。尽管五星一再朝上,他还是上了火车。她开心极了;“你真像个孩子。”“人为什么不能童心永存呢?”他天真地伸伸舌头。

  第三趟汽车也走了,她坚持要他坐最后一趟:“火车站近,汽车十几分钟就到。”

  她真的嫌过路短。也是在省城,他送她去她男朋友家。“两点之间,直线最近。”他说。“不,时间还早。”于是他们尽找弯弯曲曲的小巷子走。路拐弯抹角,可心却获得直线的交流。当然她知道他们决不是亚当和夏娃。他们只是两颗互相吸引、又保持一定距离的星星,站在固定的位置上,发着各自的光。她的高跟鞋毕竟如钟摆,敲击完曲巷的表面。“时间是橡皮筋,能拉长就好。”

  他终于和她握握手,坐上车走了。回去的路上,她望望雨后的洁净的天空,只看见两朵白云在悠悠地飘着……

  (1985年11月20日)

编辑: 邱虎
来源: 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