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长征精神颂——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七律·瑞金瞻仰
·满庭芳·昌北二中听郑老演讲感怀
·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新声韵)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
·长征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感怀
·建党九十五周年感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神奇勒布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丝娘
江西散文网    2017-08-03 11:08

  那年她六岁,母亲牵着她的小手,指着院子那边,摇篮里襁褓中熟睡的小婴儿说:“那是邻居家南南弟弟,丝丝可以去陪他玩儿”。她怯生生地接近那摇篮,用小手在那婴儿粉嫩的脸上,轻轻摸了一下,很软,很舒服,婴儿睁开一双清澈明亮眼睛,对着她咧嘴笑了,她也笑了。 一晃十年,她长成了窈窕修长的少女,而他,襁褓中的婴儿,变成了一个懵懂的俊秀少年,他亲热地喊她丝丝姐,而她喊他南弟。他们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庭院前、菜地上、槐树下,留下许多童年的欢声笑语与美好记忆。

  渐渐地,红晕开始爬上她的脸颊,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看南南弟弟的眼神有了变化,羞涩、不安、充满母性的柔情。一次,同村的调皮男孩将瓦片掷破了南南弟弟的头,她紧张地冲上前去护着,大声呵斥着那男孩,看到血从南南的头上渗了出来,她竟心疼得不能呼吸。南南似乎也很黏糊丝丝姐,每次从外面玩耍回家,第一句就是:“丝姐呢,丝姐在吗?”南南对父母认真地说:“我要娶丝姐当媳妇的”,母亲笑笑,“小孩子妄语,丝丝比你大呢”,南南歪着头生气了:“我不管,我只要丝丝姐”。那年,南南进了私塾念书,南南发誓,他要考中功名,娶他的丝丝姐。

  一晃三年,丝丝到了待闺出嫁的年龄,村人们按习惯开始喊她丝娘。因为丝丝的人品相貌,不断有媒人上门求聘。南南知道后急了,每次都跑到丝丝家去探虚实,找丝丝,他深情地说:“姐,等我,我去赶考,过三年一定下骋娶你”,丝丝羞涩而温柔地坚定许诺,非她的南南弟不嫁。南南已经十三年笈弱冠,由于他的发奋攻读天资聪颖,许多年龄大他几倍的塾生文章都没他做得好,先生觉得,他是少年天才,今年可以和这些大他许多的塾生,一同去京城应考了。临行去赶考前,丝丝与南南端坐他们家庭院前,望着皎洁的月亮满天的星光,丝丝说:“我会一直在这等南弟,等到南弟考完回家,你若不回,我的思念便在庭院这生根发芽,长成一棵藤蔓了”,南南也动情地流下眼泪:“等我姐,今生若是不能娶你,我便与你一同在这庭院,长成另一棵缠绵的藤蔓陪你,难舍难忘,永远相陪随”。

  去京城赶考的这天,丝丝将自己赶了许多日子做的千层纳底布鞋,一双双放进南南的行囊里,剪下自己一咎青丝,缠在鞋垫上,伤感地说:“南弟这一去到京城便要一年,待考完回来,便又是近二年,三年五载的不能见,杳无音讯两下茫茫,想来便心酸”,南南安慰道:“便是千万里相隔,弟依然在心头牵着丝姐,我家大人已允诺,待我功成名就时,就可以去丝姐家下聘礼迎娶了”,两人相对而泣,依依难舍,南南将自己从小佩带的一块瓜子型护身玉塞进丝丝手里,和一众塾生起程去京赶考了。

  日月如梭,南南一去便在途中跋涉经年,待赶到京城,已是一年半载之后,旅途劳累加之忧虑丝娘,体弱单薄的他便病倒在客栈里,过几日便是皇榜招考贡生秀才之时,南南却一头卧倒病榻,不得起身,奄奄一息,错过了这次考中功名的机会。南南病痛之日,远在千里之外的丝娘似有感应,心慌意乱,夜不能寐,心口刀绞般难受,而近期,心急的丝娘父母,因丝娘年龄日大,惹族人非议,三番五次托请媒人物色郎婿,丝娘已二十多岁,在农村,已是“老姑娘”了,父母反复对丝娘劝道:“南南尚小,情智未开,考取功名荣耀之后眼界大开未被将你放在眼里,女大男小违背族规俗约,择一良家婿嫁了方是正理”,丝娘誓死不从,动不动就泪落涟涟茶饭不进,父母终是爱女儿的,便由她去。南南病倒时已是深秋,几个同乡考完后来客栈看望南南时,南南已苍白虚弱得无法起身,郎中来诊,说是得了风寒外加肺痨,没几日光景活在世上,同乡考生都眼眶湿润无以言语相慰,南南喘着微弱的气息,泣不成声地说:“此生心念未了,孝敬父母,娶我丝娘,考取功名未果便要命丧他乡,…”未及说完,一口鲜血吐出,人昏厥过去,有人伸手一探鼻息,己无动静,同乡悲恸一阵,撇下南南,启程回乡了。待赶回家乡,又是一年半后,几个人将此噩耗告诉南南父母,又婉转告诉丝娘,丝娘一听,一头栽倒在两家庭院前空地上,不醒人事。众人奋力抢救,二天后,丝娘幽幽醒来,巳目光涣散,行为呆滞,喃喃对父母说:“我要随他去,日后请父母将我葬在庭院前,可以和以往一样,日日守望南弟归来”。父母被吓住了,日夜守护着丝娘,怕出意外,一日,丝娘坐在她和南南厮守的庭院前,咬舌自尽,香消玉殒。丝娘父母悲痛之余,和南南父母合力将丝娘葬在两家相连的庭院前,夙成丝娘的遗愿。

  却说南南在京城口吐鲜血,一口气未喘过昏死过去,众人皆以为他已命丧九黄泉,该客棧有一店小二与南南年纪相当,平时两人关系融洽相谈甚欢,视南南为挚友,小二见南南客死他乡,内心大恸,待傍晚时分,将一碗米汤灌入南南口中,好最后送他上路,那知,南南却一口气活将过来,捱过几日,吃了几帖小二抓的中药,身体逐渐痊愈。南南在京城寻了个算卦写字的摊位养活自己,一边继续温习功课,迎接来年大考,只是思念丝娘之心日切。大慨是一年半后的深秋,南南做梦梦见丝娘来与他道别,悽恻悲怆地流泪道:“南弟,我已化为一株青丝瓜藤,在我们的庭院前天天张望着你去的路口,藤上结的果实里面有你送我的瓜玉,果实经络晒干后垫在弟鞋底,可肋弟行走千万里不累,还可以助弟一日三餐锅盘瓢盏舆洗之用,果实煮汤汁喝下驱燥除暑,只是盼望弟弟莫将姐忘记。”南南醒来惊出一身冷汗,想自己出来已有三年多,怕丝娘遭遇不幸变故,也不再留恋京城考取功名利禄,急急启程回家。

  南南借了些店小二盘缠,该年秋日从京城返家,日夜兼程,到老家已是盛夏,南南不顾旅途劳顿,急急寻家老宅院而去,发现老屋却是人去屋空,门锁锈蚀不堪,残垣断壁,荒芜一片,与丝娘家连垣的院落杂草丛生,只有一篷盛开黄花的青藤植物茂盛,长在一荒冢上,几乎占据院落的全部空间,南南一时茫然不知所措,他日思夜想的丝姐与父母不见踪影,此时,走来一村里老翁,认出了南南,老翁惊讶南南的死而复生,告诉南南,南南的父母与丝娘一家因遭遇南南客死他乡、丝娘殉情自尽的悲伤变故后,已各自搬迁别处,所以此屋一派荒凉景象,南南问及他的丝姐竟因为自己而殉情于此时,悲从中来,放声大哭,坐在葬丝娘院子前,抚青藤啜泣道:“姐情比金坚,怪我一时贪恋功名,数年漂流在外,让姐殉情于此,南南此生苛活于世又有何意义?”说罢,单薄而虚弱的南南已晕厥在青藤下昏死过去,朦胧中,南南似乎听见丝娘在耳边轻声呼唤:“南弟,我是丝娘,己化身丝瓜藤,守望在这,欣喜南弟回来,希望今后生死不分离”,说着,丝娘脸靠近南南,又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南南幽幽醒来,发现一朵绚丽的黄花正贴着他的脸,象极丝娘在他眼前,南南已气若游丝,觉得了无牵挂了,喃喃念道:“今生不能娶姐回家,来生要长成一株青藤,与姐长相厮守这一院落,岁岁年年,永生相伴。”说罢,倒地气绝而亡。南南父母闻讯赶来,只能抚尸大恸,见一南南手书,上曰“今生不能孝敬父母养育之恩,实在抱撼,恳请父母原谅儿子不孝。丝姐为儿终生挚爱,儿能大难不死也是牵挂着丝姐,今丝姐为儿而死,儿要随姐而去,请将儿葬在离丝姐不远处的院角旁,让儿与姐相伴成双,了我心愿”。父母遵南南意愿,将南南葬于丝娘墓冢不远处南边,与丝瓜藤蔓相望,未几日,南南墓冢上竟生出另一株叶片硕大青藤,藤蔓爬地蜿蜒而去,与丝瓜藤蔓纠葛在一起,该藤蔓长出金黄色扁圆果实,人们称为南南瓜,简称南瓜,而丝娘墓冢上那株藤蔓,人们称之为丝瓜,而在南瓜与丝瓜不远处,还有一株苦瓜,据说那株苦瓜另有故事,与南、丝的爱情亦有关联。

编辑:江拓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