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长征精神颂——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七律·瑞金瞻仰
·满庭芳·昌北二中听郑老演讲感怀
·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新声韵)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
·长征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感怀
·建党九十五周年感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神奇勒布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姐姐的爱情
江西散文网    2017-08-03 11:53

  姐姐与姐夫的爱情其实就是东岸与西岸的爱情。

  从西岸到东岸,中间隔着青岚湖,西岸是南昌县,东岸就是进贤县。姐夫是从西岸来的,他带着他兄弟三人,每人各挑一担谷子做聘礼,坐渡船来到我们家,把我父亲哄高兴了,我的十七岁的皮肤雪白的姐姐就被他娶到手。

  姐姐的爱情与母亲的爱情都与西岸有关,十四年前父亲也是从西岸来的,只因西岸人耘禾不用耘禾耙,而是跪在田里用手耘禾,天生胆小的十四岁就嫁给父亲的母亲,在经历了跪在田里耘禾,双腿两边就吊满蚂蝗的事件后,便带着加起来不满四岁的大姐大哥偷偷溜回东岸,发誓不再回西岸,父亲便挑着两个箩筐从西岸追到东岸,从此落地生根,生养我们七兄弟姊妹。权威的父亲用十担谷子招女婿的方式,从西岸给姐姐找了个素未谋面的老相男人做丈夫,西岸有的是水田,东岸有的是山,靠山吃山的人家缺的就是谷子与白米饭,在那个缺衣短粮,粮油凭票供应的年代,粮食比金子还金贵,况且姐姐下面还有六个弟妹张嘴等饭吃,而实际上,同样穷得只剩一身力气的姐夫只用四担谷子就获得了父亲给他安置的小家,同时获得了姐姐十七岁的爱情。

  姐姐是个思想简单、勤快而又快活的人,受父母之命嫁人,那一夜,姐夫用他那双抡锄挥锹的大手揭开了姐姐的红盖头,牵住姐姐的手,两个原本陌生的人,这一牵手就是一生。他们刚结婚,国家就实行了包产到户制度,新婚的姐姐与姐夫白天双双对对扛锄背犁,耕田种地,上山垦荒,公不离婆,秤不离砣,苦着累着却心安理得,夜间把门一关,在静悄悄的乡村体验庄稼人的简单爱情。而父亲致死都不后悔亲自为女儿挑选的称心女婿,姐夫善良、忠诚、勤快,对弟妹们视如自己的亲弟妹,对我们该管的管,该骂的骂,从不把自己当外姓人,淳朴乐观的姐夫在村里人缘极好,村里人常常拿他打趣,每当有人说,西岸佬,你来我们东岸日间耙田,夜间也耙田,累不累呀,要是累了夜间的田就让我来帮衬吧,姐夫便会“嘿嘿”笑着反击,自家的责任田就是累死了也不要别人帮衬,你这头老牛去耕自家那块田还差不多,这时姐姐就会笑着骂那个说话的人,很快那人的老婆和村里人也加入口水混战,在嘻嘻哈哈的口水战中,姐姐和姐夫就会意味深长地对视一眼。

  一个郎崽半个儿。自姐夫来到东岸成家,父亲就好比添了左膀右臂,他觉得女婿比儿子贴心,待他比儿子还亲,姐夫喜欢喝两口小酒,不喝酒的父亲便让母亲酿一大缸米酒,家里常年备有米酒,姐夫来家了或做事归来,母亲就备好了小菜和米酒,家里来客了,父亲必差遣我和弟弟去喊姐夫来家喝酒,在浓浓的亲情中,姐姐与姐夫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姐夫的稳重、强健和能干正好与姐姐的单纯开朗形成互补,一年后他们的大女儿降生,此后每隔两年就有一个女儿降生,他们享受着天伦之乐,也享受着粗茶淡饭的恩爱日子,日子越长,姐姐对姐夫越依赖,作为一家之主,姐夫尽力呵护着妻小,尽了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他们的小日子过得清贫简单却欢喜有笑,有时两人在田间地里劳动,说话都有打情骂俏的味道,柴米油盐的日子,尽管因为一直想要个儿子,姐夫有时会借酒疯与姐姐发生点小口角,但对他们来说,夫妻没有隔夜的恨,总是床头吵架床尾就和了,日子照样过得简单却有滋有味,当姐姐生到第五胎,我的父亲因过度劳累去世了,父亲抛下还未成年的我和弟弟以及他所牵挂的人走了,母亲和我们的天塌陷了,姐夫就像山一样支撑着一群失去父亲的人走过那场风雪。

  不久他们的第六胎降生,一看又是个女儿,姐夫这次一反常态,大骂姐姐是块耕不熟的田,说孬田种不出好谷子,又骂她是条贱命,只能生出一个个夹骚的货,就生不出一个带把的,因为在农村有个很突出的现象,儿子多的人家就有势力,没有儿子就没有势力,甚至会遭受欺压,姐姐为此心里一直觉得对不住姐夫,很想为他生个儿子,可肚子就是不争气,每生一胎就加重她的负罪感,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加上多年来习惯了对他百依百顺,因此无论姐夫怎样骂她,她自认理亏,于是更尽心尽力地侍候他,姐夫雄心未老,就在他们还在努力要生个带把的儿子时,国家来了纯女户结扎政策,他们是首批纯女户结扎对象,姐夫没得到儿子当然不甘心,坚决不肯姐姐做结扎手术,乡里做不通姐夫的工作,就找到了从乡里出来的大哥,请他做通姐夫的思想工作。

  这时我们家除了姐姐一家还在老家油茶,其他人都已经来到县城找生活,父亲去世后我就一直跟随大哥一家生活,记得那次姐夫找到大哥家大闹,骂大哥跟乡里串通一气想让他当“绝户”,大哥想说服姐夫,他们谈了很久,谈到深更半夜,后来就见姐夫怒气冲冲开门要走,大哥极力劝说,姐夫情绪十分激动,执意要走,大哥不开院门,姐夫就从高高的铁门上爬下去,连夜从几十里路的县城走回去,后来听说他一回到家就追着姐姐村前屋后打,奇怪的是,无论他如何对姐姐,姐姐就是一点都不恨他,挨了打还得抹掉眼泪去厨房给他炒下酒菜,最后因为拗不过国家政策,姐姐还是做了结扎手术。

  姐夫开始酗酒成性,每日三餐必须喝酒,从早晨开始进门出门都要喝上两口,最后发展到了渴了根本不喝水,只喝啤酒当水,醉了就拿姐姐出气,姐姐便愈发觉得亏欠了他。多年后,当得知姐姐常常为没生儿子的事情挨打受气,为了减轻姐姐的负罪感,我们便告知姐姐有关生育常识,让他们知晓生男生女不是由女人决定的,而是由男人决定的,没有上过学堂的姐姐半信半疑,只对姐夫深信不疑,她受母亲影响,觉得嫁了男人,男人就是她的天,她就是男人的地,天与地本来就是注定的一对,天要发怒要下雨要变天都是很正常的事,天尽管有脾气,但它始终都罩在上面,与大地不离不弃。她以自己的方式坚守着她的爱情,忍受着姐夫的怨气,有一天她终于忍无可忍冲姐夫喊出一句,生男生女不关我的事,都是你的原因,喊出来之后就捡了几件衣服回娘家,准备住上几天治治姐夫的毛病,可是还没等到天黑,她就坐立不安,挂心姐夫没人做饭,晚上躺在床上与母亲说话也是心不在焉有一搭没一搭,天刚微微亮,不等家人起床就悄悄捡起衣服回去了,而姐夫稳坐家中胸有成竹,料准了她一早就会自己回去,他算准第一次牵了手,姐姐就注定是他的女人。

  后来,女儿们都长大嫁人了,他们也老了,姐夫不再为没有儿子的事打骂姐姐了,但这件事一直是他们心底的遗憾,好在女儿们都靠自己努力,有的做出点小成绩,孩子们给他们长了脸,让他们觉得脸上的荣光与村里儿子多的人家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渐渐地姐姐看姐夫的眼神有了自豪感,说话也有了底气,这时姐夫就会感叹一声,女崽哩再好,可惜身上还是少长了一点,要是再多长一点就好了,然后端起碗来喝一口酒,很满足地吧唧一下嘴巴。

  2013年,因酗酒抽烟过度,姐夫被检查出肺癌,仿如突然一声晴天霹雳,天就要塌了,姐姐惊慌起来,陪他到省城医院治疗,姐夫的病情反反复复,好好坏坏,姐姐日夜不离陪伴他左右,生怕哪一天突然见不到他,姐夫知道自己不久将离开人世,他心里很清楚姐姐在感情上对他的依赖,也为自己曾经打骂她而心怀愧疚,于是极力弥补对她的亏欠,他们的感情又回到当初,说话总是好声好气,甚至有点黏稠的味道,看对方时,彼此的眼中都是爱意,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心领神会,这种默契,常常让每一个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他们的恩爱,大家心照不宣,知道他们在珍惜时间,珍惜在一起相处的日子。外甥女们为了让父亲在有生之年看看世界,带父母去了北京、深圳等地游玩,不管走到哪里,姐夫都要牵住姐姐的手,他悄悄对女儿们说,给他多拍几张照片,以后你们妈见不到我了,看到照片就有个念想。姐夫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去北京、深圳等地,回家后,他心里清楚有一天死神会把他带走,在人间磕磕碰碰一生,要走的时候才发现最舍不得的人竟然就是结发妻,他真想多陪她几年,可死神不会等他,他感到无助而哀伤,把哀伤深深埋进心底,而姐姐也假装若无其事,这对其实一直都在害怕分离的人,都把哀伤藏进了心底,日子看起来过得很快乐,姐夫若高兴了说一句:“你们看我家老大嘞,做起事来风风火火的,跟了我一辈子就做了一辈子事,真不是吹牛的......”

  说话时这个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的男人,看着他的女人,眼里充满了欣赏、爱怜与满足,这时姐姐就会说:“瘟神,一辈子不哇一句正事......”,嘴里假装骂着,此刻的脸上却满是欢喜与满足。

  ”老大“与”瘟神“是他们平日里彼此喊对方的昵称,他们互相喊了一辈子,喊着喊着,终于在2014年年尾,姐夫彻底倒下了,走之前,他对姐姐和女儿们交待了他的后事,他从年轻时来到东岸,死后有回归故里的愿望,叮嘱她们将他葬回故乡幽兰,后来他又考虑到姐姐不方便回西岸,于是又改了决定,亲自为自己看好了墓地,对孩子们交代完后事,包括对相处了几十年的弟妹们一个个都单独谈了话,这是一场场生离死别式的谈话与告别,对每个弟妹都谈了话,尽了最后一次做老大的责任。临走的前两天,一生坚强的姐夫忍住剧痛,拼尽力气与姐姐做了最后一次告别,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只用眼睛看着姐姐,眼角挂着泪水。尽管有再多的不舍,最后,不得不放弃人间情爱的姐夫,还是在姐姐的怀抱里安详而坦然地走了。

  姐姐的天终是塌陷了,她抱住姐夫放声大哭,把一年来压抑在心底的害怕、忧伤和悲痛彻彻底底释放出来,姐夫去了他最后要去的地方,六十年前一个呱呱落地的生命最终以一块小地、一堆新土结束了他在人间的一切悲喜。姐姐失神落魄,在村前屋后搜寻,期望找到姐夫的身影,有时坐在屋里发呆,有时一个人默默流泪,又三天两头去姐夫墓地静坐,有时说姐夫托梦说没有衣服穿,她便赶紧上街买新衣服新鞋去坟前焚烧,梦见了什么次日便要去实现什么,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似的,极度的悲伤,使得她的身体也急剧下降,外甥女们看着揪心,决定让她离开那个处处都有姐夫记忆的地方,强行把她接到南昌、北京、深圳去住,可是接去不到几天,她又吵着要回家,说是梦见姐夫找不到她,进不了家门,于是执意要回去,最后外甥女们不得不妥协把她送回了家,因为她们心里很清楚,没有人能取代父亲在母亲心里的位置。

  姐姐终是一个人守在老屋,守着她和姐夫相守相伴了一辈子的家,守住他们的爱情。

  ?

编辑:江拓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