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长征精神颂——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七律·瑞金瞻仰
·满庭芳·昌北二中听郑老演讲感怀
·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新声韵)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
·长征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感怀
·建党九十五周年感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神奇勒布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金嫒阿姨的爱情》
江西散文网    2017-08-03 12:04

  金嫒阿姨还是17岁的少女,便要嫁人了。

  她只看过那个男人的照片,而且比她大八岁,远房的表亲戚,贵阳市一家银行的小职员,成日跟算盘珠子打交道。

  金嫒阿姨就读于江西省高级护士职业学校,高挑的个子,亮晶晶的大眼睛,天生一个美人坯子。章氏家族有10个孩子,她在家排行老二,上面一个哥哥,下面四个妹妹四个弟弟,生活甚是艰难。其实金嫒阿姨没有了选择,她想要继续念完书,只有嫁人了才能减轻家里的负担。

  那是1947的秋天,金嫒阿姨见到了照片上的男人。他叫朱永昌,个头不高,长相平实,厚厚的嘴唇,挑不出什么毛病。也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忽然间踏实了许多,虽然这不是梦中的白马王子,但隐隐感觉到这个男人值得她一生去依靠。

  他说:“金嫒表妹,我看过你的照片,你比照片上还好看。”

  她点了点头,没有回话。

  就在这天,他们两人连手都没有牵,便举行了订婚仪式。

  订婚一个月后,金嫒阿姨接到了一封由贵阳寄来学校的信,就几行字:金嫒表妹,很高兴认识你,我知道你是个很活跃的学生,你也一定会有很多的朋友交往,如果你对这门婚约有自己的选择,我会尊重你的选择的。你不用担心,若是你有什么想法,我自己可以作主解除这门婚约的。

  金嫒阿姨立即回信,这样写着:永昌表哥,谢谢你对我的尊重。我同意这门婚约,只是有两个条件,第一,我必须在江西省高级护士学校把书念完,拿到毕业证;第二,婚后,我要从事护士工作。

  第二年,金嫒阿姨和这个叫朱永昌的男人结婚了,我该喊他永昌姨爹。

  

  1949年4月上旬,金嫒阿姨仓促之间去了香港。章氏家族有国民党官僚的背景,有谣言传出中国共产党来了要“共产共妻”。

  香港湾仔太原街10号四楼,夫妻两居住的屋子不到10平方米。金嫒阿姨一时找不到工作,就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小鸟,再也不能飞行,心情糟糕透了。永昌姨爹乐哈哈地说:“金嫒你就放心,有我在,我可以养活你。”事实上永昌姨爹已经非常努力了,他在香港的一家银行做会计,每天早出晚归。

  金嫒阿姨心疼丈夫,她可是有一双天生做护士的手啊。

  接下来的日子,金嫒阿姨怀孕了,生下了一个男孩,紧接着又在香港拿苏打医院找到了一份算是稳定的护士工作。但是金嫒阿姨的心还是稳定不下来,像池塘的浮萍,没有个着落。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祖国,不是母亲和弟妹们所在的家乡江西南昌。永昌姨爹能够理解妻子的不安,最终同意了固执己见的金嫒阿姨先回南昌,他在这边打工赚钱,一切从长计议,只要平安就好。

  金嫒阿姨很清楚,丈夫有多么地疼爱她,呵护她。他们之间虽然只有婚姻没有过浪漫的爱情故事,但是两人的心,早已交融在一起。

  1951年的春天,金嫒阿姨怀抱着半岁的儿子,回到了魂牵梦萦的家乡,对于丈夫的思念,只能系在另一头的香港。

  回到南昌的金嫒阿姨如鱼得水,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她就从护士升职到代理护士长、护士长,并为南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开创人之一。金嫒阿姨所有付出的心血和努力,印证了人生的自我价值。她有如赣江之上一页高举的白帆,无时不刻都在期盼着丈夫的回归。

  三

  同样是一个春天,这是1953年的春天,永昌姨爹离开香港回到了南昌定居,金嫒阿姨总算有了一个圆满的家。

  可就在这一年,三反五反这场政治风暴,像一股凛冽的寒流,无情地吹进了这个刚刚团聚不久的家庭,永昌姨爹非但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反而被列入了运动的审查对象。审查对象,那就是思想有问题的人,自由受到限制的人。金嫒阿姨欲哭无泪,她帮不上一点忙,她只是一名护士。

  那天起,永昌姨爹只能呆在家里了,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洗衣做饭带孩子,但他处处表现得很乐观。这个家,仅凭金嫒阿姨做护士的一点微薄薪水,显然难以维持正常的生活。迫于生计,永昌姨爹在征得监督部门的许可下,从外面接来了一些刻钢板的活儿。他写得一手好字体,他的字像他的脸一样诚实。

  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金嫒阿姨下夜班从医院返回家中,静静的走廊上,便能听到屋子里丈夫刻写钢板发出的“嚓嚓”声响。这种声音就像一把锯齿,一下一下的刮在她皮肉下的骨头上,绞得心痛。

  金嫒阿姨如往常一样推开门,看着丈夫趴在桌前台灯下的背影。永昌姨爹听到脚步声,放下刻写笔,佝偻着背转过身来,温和地说:“你先睡吧,我这里还有两页纸,今天的事就做完了。”金嫒阿姨心里阵阵发酸,终于忍不住,几颗泪水从眼圈滑落下来。

  “金嫒,你怎么哭了,发生了什么事吗?”他问她。

  “永昌,真对不起,让你这么辛苦……”她说不下去了。

  “唉,看你说的,我这样不是很好吗?有活儿做,天天呆在屋里,还可以照看好孩子。金嫒,你就安心地在医院里工作吧。要说辛苦,你比我辛苦多了。”他笑着说,掏出手绢递给他的妻。

  “永昌,我们要相信党,相信组织。”她擦着眼泪,坚定地说。

  日子如长长的河流,无声无息地往前流淌。金嫒阿姨怎么也没有想到,丈夫呆在家里刻写钢板,一刻就是整整三年的时间。永昌姨爹的那双手,到底刻下了多少张钢板纸,连在一起,有几十米长?几十百米长?还是几千米长?

  我想说,这样的一种长度,用尽天下最完美的爱情尺度,也是无法去丈量的。

  

  永昌姨爹是这个家庭的后盾,是挺拔的山,是遮荫的树,是无期的等待和守望。这一点,金嫒阿姨最明白最有体会。

  1957年初春,流脑疫情铺天盖地入侵市区,仅几天时间,就有近三千人被传染,每天都有病患者死亡。市卫生局立即在郊区青山湖附近一所小学成立隔离区,金嫒阿姨临危受命,为隔离区的护士长。临行时金嫒阿姨的婆婆死活不同意,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小女儿才只四个月,尚在哺乳期,万一被感染了,孩子们怎么办?永昌姨爹最能理解金嫒阿姨,他从妻子眼里似乎看到的不仅仅是救治病人,而是这座城市所有百姓市民的期盼。

  “金嫒你去吧,这种时候你不去那怎么行。妈妈一时想不通,工作由我来做。只是你自己要小心一点,那么多的病人,别把自己累垮了。”永昌姨爹就这么一说,金嫒阿姨背着行李就离开了家门。

  三个月后,流脑病情控制住了,完成任务的金嫒阿姨也从隔离区回来了,又黑又瘦,脸上就剩下两只乌亮的大眼睛,一米六八的个子,体重仅只有40公斤,进门的时候,永昌姨爹差点没认出她来。

  “金嫒你怎么瘦成这样了?”他问她。

  “瘦是瘦了点,但我已经是铁人了。”她笑嘻嘻地说,感激的望着他。

  金嫒阿姨在1957年、1958年连续两届被评为南昌市劳动模范,胸前佩戴着大红花的照片悬挂在街头巷尾的光荣榜橱窗里,成了大名人。这就是永昌姨爹的妻子,他骄傲,他自豪。

  转眼间就到了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有着复杂家庭背景的金嫒阿姨是在劫难逃了。她被游街批斗,被关进了牛棚,被剥夺了做护士的权力,她怎么可能会是从香港派来的潜伏特务。有好一段日子,永昌姨爹也看不到被关押的金嫒阿姨,成日里只能在窗口望着日出日落的太阳,祈祷妻子平安,而就在这个窗口,原本是每天都可以看见妻子从医院下班回来的路。

  忽然一天,一名管教干部找到永昌姨爹,对他说,你去看看章金嫒吧,她不想活了,她绝食好几天了。

  一间黑屋子里,永昌姨爹见到了身形干瘦、精神萎靡不振的妻子,骤然间泪如泉涌,心痛如割。在永昌姨爹的眼里,金嫒阿姨仍然是一个任性而天真且不懂世故的孩子,这个只会做护理工作的妻子,她那里又懂什么政治。

  “金嫒呀,你没有错,你也没有罪。你要吃饭,你要喝水,你要睡觉,你要活着,你不能这样下去了。”他劝她。

  “我这样活着,没有了意思……这样活着,生不如死啊……”她悲哀极了,两眼干枯,都流不出泪来。

  “这是运动,运动早晚都会过去的金嫒……”

  金嫒阿姨只是摇头,不想再说话了,像个与世隔绝的人。

  永昌姨爹捧起妻子冰冷的脸,无比心碎地说:“金嫒,你应该记得吧,我从香港回来,在家里刻钢板的那几年,你是怎么对我说的?你说,我们要相信党,相信组织。现在,这些话,我要来对你说了,你也要相信啊!”

  屋子里好一阵沉寂。“哇”地一声,金嫒阿姨哭出声来,满腹的苦水和委屈。她好久好久都没有这样哭过了。

  

  1968年的夏天,金嫒阿姨下放去了南昌郊区湾里,永昌姨爹带着三个女儿下放去了江西靖安县山区农村。从此这一对夫妻分隔两地,只能在往来的书信中,寄托着绵绵思念。

  直到1972年的冬天,在郊区做赤脚医生的金嫒阿姨接到通知,让她回原单位报到。这可是天大的喜讯呀,金嫒阿姨又要回到自己的护士岗位了。同在这一年,永昌姨爹也回到了南昌,并且安排在一家中医院做会计工作。

  历经沧海桑田,这个分离了好几年的家,又团圆在一起了。

  从那以后,金嫒阿姨又用了十年的时间在护理岗位上奋斗,撰写了上百篇护理学术论文在全国各大医学杂志上发表,并且首创了“内折叠拆铺床法”、“节力带”、“湿褥、输液报警器”、“多功能护理仪”,以及几十项适用于病人治疗康复减轻痛苦的小发明。她年年都评为省市卫生系统的优秀护士长、先进人物。

  金嫒阿姨呆在家里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永昌姨爹经常是做好的饭菜,她有时来不及吃上一口,转身人就去了医院病房。她完全顾及不到这个家,这个丈夫。永昌姨爹永远都是温和地点头,微微一笑,至多会说一声:“金嫒呀,工作是很重要,但你也要注意身体。”

  平平淡淡的日子,平平淡淡的情意,就这样一直往下维持。

  这样的一个家,有如蓝色的港湾,充满了宁静和宽容。

  金嫒阿姨从护士长干到了护理部主任,这已经是1982年,金嫒阿姨也都50岁出头了。四月的一个傍晚,永昌姨爹做好晚饭,忽然一阵心跳加速,旋即晕倒在地。因抢救即时,永昌姨爹苏醒过来。经检查,他患有严重的冠心病、心肌梗塞。金嫒阿姨很清楚,这种病导致的原因,是多年来的疲惫和劳累,是丈夫独自一人承担支撑着这个家庭。

  终于在这一天,丈夫成了妻子的病人。

  那天金嫒阿姨来到病房,永昌姨爹的精神好了许多。他说:“金嫒,这么多年来你坚持做护士,我心里多少对你有过埋怨,现在我成了病人,才明白一个病人是多么地需要护士。”她听到丈夫这样说,很感激。她说:“永昌,你好好养病,等你康复了,我这次一定请假,陪你出去走走,我们去桂林拜祭你的父亲,再顺便看望你的妹妹。”他很吃惊,问她:“真的吗?”她认真地说:“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永昌你可是一家之主呀。”

  可是金嫒阿姨永远也等不到这一天了。月底的一个夜晚,永昌姨爹心肌梗塞再次突发。就在院方对永昌姨爹实施抢救的时候,此时的金嫒阿姨正在另一间病房抢救一位重病患者。等到金嫒阿姨赶到抢救室的时候,她的丈夫已经停止了心跳。金嫒阿姨只能抱着丈夫尚有余温的身体,长喊一声:“永昌,永昌你醒醒,你不要走,金嫒来了……”

  人的生命如此脆弱,说没就没了。金嫒阿姨在护理这个行业,面临过多少次的亲人生离死别,这回轮到了自己最亲密的爱人离她而去。

  

  金嫒阿姨是1993年退休的,但她没有离开过护理岗位。以她资深的护理知识和学术,受聘于省市多家医院、医学院、卫校去讲课,传授护理学知识,并在2000年的春天,组建成立了江西省红十字会志愿护理服务中心,以“人道、博爱、奉献”的精神为社会提供志愿服务。

  她就像是一台永不停歇的机器,一直在护理事业上运转。

  2003年8月5日下午,金嫒阿姨到达北京,走进了人民大会堂。领奖台上,胡锦涛主席将一枚奖章挂在了金嫒阿姨的胸前。从事55个年头的金嫒阿姨,以她一生的奋斗和努力,荣获了第39届国际护士南丁格尔奖章,她也是江西省这块红土地上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人。

  返回南昌的金嫒阿姨第一件事便是去看望墓地的永昌姨爹。她双手捧着那枚沉甸甸的南丁格尔奖章,就像捧着一个温暖而真实的梦,是永昌姨爹为她的妻子实现了这个美丽而崇高的梦想。

  芳草凄凄,清风吹过。金嫒阿姨仿佛又看到了年轻时候的永昌姨爹,看到了他们一路走过的岁月长河。那一时刻,金嫒阿姨心里一定在默默地念道:“永昌,下辈子金嫒还要做你的妻子。”

  今年,今年是2017年了。88岁的金嫒阿姨仍然在从事护理工作,她是“章金嫒爱心奉献团”的团长,这个团队,已经发展到了一万多名爱心志愿者。

  金嫒阿姨就住在南昌市小金台三号,五楼,没有电梯。她每天都要攀登,中途会休息好几次,但她一定会登上去的。这是她的家,这个家里有永昌姨爹的身影,有永昌姨爹的气息。我相信,金嫒阿姨和永昌姨爹隔着阴阳两界,依然可以看到对方,看到彼此问候的微笑。

  如果你想见见我的金嫒阿姨,很好办,只要你有心,找一个周末,或去八一公园,或去南昌西客站,或去广场地铁口,或去某个居民社区,金嫒阿姨和她的爱心奉献团,一定会在那儿从事护理慈善活动。我想你一定看到过金嫒阿姨了,因为天下所有的爱情故事,都没有生活来得真实……

编辑:江拓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