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长征精神颂——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七律·瑞金瞻仰
·满庭芳·昌北二中听郑老演讲感怀
·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新声韵)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
·长征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感怀
·建党九十五周年感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神奇勒布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江西散文网    2017-08-03 12:10

  没有谁会像她一样拥有着这样的下午、这样的傍晚、这样的寂静和这样的……梦。

  夕阳西下,花儿便抬起羞涩的头,望着身边那条刚刚落成的柏油马路,冒着热气伸向那个美丽而幽静的仙女湖、湖面犹如一面水纹铜镜,带着她安静的思维、处女般小心翼翼地绕过山谷,穿过绿油油的植被,游弋在黄昏的梦境中。

  她有时奇怪地觉得,景区接待中心大门前,三尺远的地方那排长势凶猛的白玉兰总有一股子青春期的骚动,像是踏着大门外湖水汩汩流水的节奏。真的,她想,白玉兰的喧哗和仙女湖的流水都贯穿着同一美妙的音乐。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兴高采烈的红男绿女会在这里乐此不疲?那些游客,他们拿着自己编织的花环游走在山水间是那样的流连忘返?暑假到了,孩子们牵着父母的衣角,仿佛要把一个学期的辛苦都要弥补回来似的尽在这里乐不思蜀。仙女湖难道就这么让他们牵肠挂肚么?

  更多的还是那些充满青春活力少男少女,他们或躲在林中窃窃私语,或在湖中划船嬉笑,或在玉兰树下搔首弄姿。或在山颠引亢高歌。丝毫没有注意到,在离他们不远处,在那个幽静的山岩中,还坐着一个同样年龄的青春少女。他们是那么慷慨地把这个特有的景观让给她了,让她一个人去享受那份安静和孤独。

  她今天调休,完全有理由在宿舍好好地睡个懒觉的,自暑假以来,景区接待量日渐增多,一连十多天就没好好休息过,景区领导说,按常规这仅仅才开始,进入伏天后,我们的任务会更重,你还是先休一天,往后恐怕更忙了……

  可是她睡不着,心里总像有份期盼,有份牵挂,到底是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于是,她来到这个居高临下的山岩中,作为导游,她对景区每一处景观都了如指掌,她知道这地方不仅能鸟瞰景区全景,且凉爽空旷,每每有什么心思,或闲下来想一个人静一静的时候,她总是会选择这里。

  从大学毕业的那天起,她就没想到,她自愿要去的仙女湖景区会是这样的。她更没有想到,每年的这个季节,总是这样忙碌,在这个神话般的世界里,她得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面对、去适应,一年,两年,三年……

  慢慢地,她坦然了……在这静静的山岩中,她可以静静地想。想想抚一群小鸡的母鸡那样聒噪而温暖的母亲,想想在世时严厉又慈爱的父亲,想想她曾经爱过的那个长像洒脱却又放荡不羁的校园诗人——她的初恋情人,想想她的那些总是带有感激笑容的游客们……

  年纪大的游客总是很亲切地叫她丫头,小朋友们管她叫阿姨,而那些同龄人总是羡慕她能在这样好的环境下工作,不错,在仙女湖景区作导游,她自己已然变成仙女了。

  这样一想,她就忍不住抿嘴笑了。很惬意的那种,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内心深处很希望在这样的下午,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来调节这种优雅的生活。

  上午,她收拾了一下自己因为忙而显得有些零乱的宿舍,下午准备美美地睡上一觉。

  “跟我走吧/天亮就出发/梦已经醒来/心不会害怕/有一个地方/那是快乐老家/它近在心灵/却远在天涯/我所有的一切都只为找到它/哪怕付出忧伤代价/也许再穿过一条烦恼的河流/明天就能达到/我生命的一切都只为拥有它/让我们来真心对待吧/等每一颗飘流的心都不再牵挂/快乐是永远的家……”

  可是事与愿违!

  她睡不着,心里总像搁着事儿。

  以前,睡不着的时候,她总是放着这首歌,把音量拧到最小,伴着这个节奏很快就能入睡的。可是今天……

  一直到太阳落山,残阳如画。她索性起床,带上那本诗集,走进了山岩,走进山岩一如走进梦中。她眯着眼睛欣赏了一会儿眼前的那一片翠绿。然后翻开那位曾经的校园诗人留给她的诗集——《希望》。

  梦,开始了。

  “哎!你好!”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恍如山风吹过。

  她梦呓般抬起双眼,她看见了他——那个校园诗人——她的初恋情人!

  “呃!是你呀?从哪里来?”

  “我一直在你身边,是你的游客呀。”

  “可是……这几年我一直没你的音信啊,你……”

  “我知道你在这里。今天特意来,只想给你一点意外的惊喜,看你在做些什么?”

  一下子,她注意到了树梢上夕阳的颜色,半天时间过得真快,日子已经落山了。

  他站在那里,被淡淡的晚霞笼罩着。“怎么,就你一个人?”他四下看看,景区一片空旷、静寂。

  “不是,现在正忙,因为暑假到了,是旅游旺节,年年如此。”她说,并认真地看了看那条刚刚落成的柏油马路,依然游人如织。

  “坐吧。”她将自己的身子挪了挪,想找到同学时的那种随意,但是没能做到。

  他觉察出那种不和谐,有些拘谨地坐下来,侧过身子,拿正眼看她。她还是那么羞涩、内敛。不过身子比过去丰满了很多。望着她突起的胸脯起伏不定,他断定她有些紧张。

  “好热!”他说着,随手拿起了那本诗集。

  “听说你还在写诗?”他微笑着,没话找话。

  她脸红了,就像隐私被人揭开一样。

  “对我来讲,那只是一个梦。”她想,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这几年你偶有佳作,我在微信圈里关注过了”他说。

  她笑了笑,不大自然地看了看他手中的那本《希望》 。那是他的《希望》!

  “没有什么,就是喜欢,儿时编织的梦,这么多年不忍丢弃!”

  “我也这样想,是好梦!最好让它延续下去……”他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开始滔滔不绝。

  他们就那样相拥而坐。

  就像当年在学校那样:从“再别康桥”谈到“哭别维纳斯”,从歌德说到艾青,从绝句侃到十四行诗……

  在那个夏日的黄昏,就他们两个人,宛若久别重逢的恋人,在空旷的山岩中窃窃私语。

  她始终沉醉在他的讲述中,沉醉在梦中,那梦恍如昨日。那是一段多么令人难忘的岁月啊,大学校园,他俩同属旅游专业,他主攻酒店管理,她主攻导游专业,

  他们有共同的语言,课余时间谈诗论文,周末、假期主办诗歌朗诵会和文学沙龙,他们放声歌唱,他们激情飞扬……

  可是,那梦似在飞翔,像是围在她的身旁那些若隐若现的迷雾、游弋不停、飘渺不定。

  是啊!在这么一个风景如画的仙女湖,那些梦也会和我一样甘于寂寞吗?

  在等待耕耘的黄土地上/我梦见/你唱给我的那首歌/已被风刮得不知去向/我不敢再做梦/只远远眺望着/隔河那孤独的风景/一串童话在树梢上摇曳作响/当你的头枕着我的臂弯时/呼吸已传出田野的气息/月光一如既往/照着我们……

  她听出来了,那是她曾经发表在校刊上的一首诗。亏他还记得那么清楚,可是还有用吗?对她而言,那只是一段逝去的情怀。

  那低沉、浑厚的男中音还在耳边继续,伴着窗外蟋蟀的弹唱。她突然对他的夸夸其谈感到有些烦躁,甚至有些厌倦,她的思维已经游离了她的本身,孤寂又重新包围了她,让她的情绪一落千里,就像掉进了黑色的陷进里。

  他还在轻声地念着,蓦然发现了她的沉默,有些不知所措,于是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他打破沉寂说:“其实你很富有,你能拥有这么美好的下午,这么美好的傍晚,没有谁来打扰你,你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你应该感到满足!”

  他站起来,眼里出现很认真的神色:“真嫉妒你呀,你真的很幸运!”

  她有些愠怒,低头缄默着,心里百般地不悦:你嫉妒我什么,嫉妒我的寂寞?嫉妒我的忙碌?还是嫉妒我沦落乡野?她专注地盯住他的嘴,她知道他还会说什么。但是他没有,却转身走向薄暮:“哦!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她顿觉要失去什么,急忙追了上去:“你还会来吗?”

  “你还会来吗?”

  “你还会来吗?”

  ……

  没有回答,只有山谷里回荡着她一个人的声音。

  他还会来吗?她有些茫然,抬头,已是满天的星星。星星在向她眨巴着眼睛,似乎让她看到了希望。

  也许,那只是一种期盼,她想。

  但是,一个人有了期盼,也就有了等待。

  又一个黄昏来临了,她期盼着、守望着。第二个,第三个……许多个黄昏过去了,他还是没有来,她有些绝望,弄不清到底是他变了还是自己变了。

  她哭了,为自己的梦。

  天,还是那么蔚蓝,四周还是那么静寂。

  她把自己索性锁进夏日的黄昏,掩卷反思,慢慢地,慢慢地悟出了他的良苦用心,他的侃侃而谈和他临别时的那一声叹息。

  是的,她才是真正的富有者,她拥有整个夏日的黄昏。拥有数以万计的游客,他们感激的笑容是她取之不尽的财富。于是,她重新审视了自己,重新调整了心态。重新拿起那支写过诗的笔,她得学会完善和充实自己的人生,因为她还很年轻。

  真该好好地谢谢你啊!她想,你使我失而复得了很多、很多,但愿这些梦会改变我的人生!

  又一个傍晚,她一个人漫步在景区的柏油马路上,向他消失的方向顾盼着,眺望着。却怎么也无法想像,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一个潇洒浪漫的诗人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又突然消失在一个夏日的黄昏!

  啊!他是沿着景区那条弯曲的马路走的,那条弯曲的马路总有一天还会把他带回我的身旁。她想。

编辑:江拓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