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长征精神颂——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七律·瑞金瞻仰
·满庭芳·昌北二中听郑老演讲感怀
·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新声韵)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
·长征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感怀
·建党九十五周年感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神奇勒布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你是我的眼
江西散文网    2017-08-03 12:23

  当我失去了双眼,上帝就派你来到了我的身边。

  ——题记

   那是2011年盛夏的一个下午,我还在妇联上班。单位尚未搬迁,还在那个绿树丛荫的县委老院子里。

  窗外的知了正栖居于哪棵大树上发出连绵不绝聒噪声,办公室里没开空调,电风扇在头顶上“呼呼”转动着。我正坐在办公室里整理资料时,突然听到走廊里传来一阵细碎脚步声。

  不一会,门口进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子戴着一幅大墨镜,从头到脚一身黑衣。女子二十出头,皮肤很白,面容清秀,紧紧挽着男子的手臂。进来时,女子神情有些怯怯,目光在屋子里小心翼翼搜寻。

  “您好,请问你们是有什么事情吧?”我尽量将声音放得温柔些。

  年轻女子告诉我,她是来申请妇女小额创业贷款的。因为他们在县城跃进西路办了一家盲人按摩店,但缺资金故而前来申请贷款。我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申请表和别人已填好的样表,一并放到他们面前。年轻女子伸手接了过去,先扶男子坐在身后一张椅子上,随后又将身子转了过来。我随手将一支圆珠笔递给她。她开始半趴在办公桌上填写,一笔一画,书写得极慢,也极困难,写两、三笔,总又半仰起头,许久才又落笔。几番后,她有些歉疚地仰着头,并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有些看不清。”见此情景,我忙安慰道:“没关系,我来帮你填吧,你说,我填。”女子神情已然告诉我,她的视力可能有些异常。

  帮他们填表时,我才知道女子叫栗(化名),男子是她的丈夫,名珂(化名)。因珂双目失明,所以去往哪里,都是栗挽着他一同前行。

  表格填好后,栗很是感激,搀扶着男子起身出门时,还不忘几次转过身来点头致谢。我心里一阵感叹,却只能抱以微笑,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们的背影消失于门口……

  再次见到珂夫妇,是在今年6月。与他们一番深入交谈后,我才知道了他们的一些故事,知道人世间还有这么一对夫妻,凭借着一只微弱视力的眼,在风雨中相互搀扶,相依相偎走过了这么多年。他们就像沙漠中的骆驼草,不管面对的境遇有多悲苦,有多糟糕,却能顽强挺过来,并屹立不倒地向上生长……

  

  2006年4月的一天,珂迎来了他人生中最悲惨的遭遇,他在公路上骑着摩托车时,突然前方一辆飞驰的酒驾摩托车如野兽般凶猛撞了上来。“砰”的一声巨响,珂来不及闪避,一阵剧烈疼痛从眼部袭来,并继续遍布全身上下,头部、鼻子、嘴巴到处血流不止…..

  送至医院抢救后,珂虽保住了性命,但却失去了双目。那年,他刚满20岁。

  面对横飞厄运,珂也曾灰心丧气过,但最后不得不选择坚强。伤愈后,他在父母搀扶下来到了位处于南昌市松柏路21号的盲人学校(也叫南昌职业按摩学校)。在这所学校里,珂认识了他的同桌栗,一位一出生就被命运亏欠的女孩。

  栗出生在萍乡市上栗县的一个小山村,因患有先天性白内障,两次手术后,仅有一只眼睛恢复了0.6的弱视力,且患有严重斜视。自懂事起,栗就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模糊而倾斜的世界里,感知到了自己与他人巨大差异。20岁这年,父母为了让她掌握一门技能,也将她送到了这所学校。

  栗是一位天使一样的女孩。当她看到珂像一只受伤的孤雁跌跌撞撞于无边黑暗世界里,就义不容辞当起了珂的眼睛,不仅在课堂上无微不至帮助珂,在生活起居上也尽可能去照顾他。在学校食堂里,在寝室楼梯间,在香樟掩映街道上,时常能看见栗搀扶着珂并肩行走的身影。接触多了,栗发现珂虽然是盲人,但他是一位非常有思想、见地的年轻人。而珂也发现自己的同桌特别温柔善良,有一颗金子般的心灵。

  日子一天天在指缝间溜过,转眼就到了深冬,学校开始放寒假。珂和栗各自回到了自己家乡。

  与家人团聚,珂并没有异常欢喜,相反,他生出了一种空落落感觉,一种无边的孤寂开始吞噬着他。他习惯了每天听到栗的声音,习惯了有一双温柔的手会搀扶着他的胳膊。一种从未有过的思念开始在他心里疯狂生长,他想念与栗在一起的每分每秒,迫切想听见她声音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这种焦渴心情,就用智能盲人手机拨通了栗的电话。当熟悉、悦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珂激动地心都快蹦出来了……

  

  阳春三月,草木萌动,万物复苏。

  珂与栗的情感也如春风下的绿柳,一直在蓬勃生长。重返学校后,他们成了一对亲密恋人,毕业后,并一同去了南昌一家按摩店打工。

  有爱情相伴的日子,时间过得飞快。

  不久后,栗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珂时,珂激动不已,他决定即刻启程去向栗的父母提亲。

  赤日炎炎的午后,栗搀扶着珂来到了萍乡。栗的父母看到女儿引进家门的是一位需要女儿搀扶着行走的盲人时,断然拒绝了这门婚事,并苦口婆心规劝女儿,要她将腹中胎儿打掉,以免苦了自己。栗毫不动摇,毅然决然要嫁给珂。栗父母见女儿冥顽不化,只好阻止她出门打工。

  没有栗相伴的日子,珂食之无味,彻夜难眠。

  八月的太阳像火球一样炙烤着地面。烈日当空,珂在父亲、姐姐陪同下又一次走进了栗的家里。但栗的父母对待他们态度依然如十二月的冰霜,丝毫不见回暖。

  再一次被栗的父母拒绝,珂彻底灰心丧气了。

  回到家里,珂像一只霜打的茄子整日提不起一丁点精神。每天,不是耷拉脑袋坐在沙发椅上回想与栗相处的一幕幕情景,就是伫立在窗前哀叹命运不济。

  这一天,珂正无精打采躺在床上思念栗时,突然听到了敲门声,隐隐约约还有栗的叫唤声。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声音已经越来越清晰,正一声声传进了他的耳膜里。珂感觉自己全身每个细胞都开始活络起来,并跳着欢快的舞蹈,他迅速起身去打开了大门。此时,栗像一只欢快的兔子扑进了他的怀里。珂喜极而泣地紧紧抱住她,一秒不敢松开......

  原来栗也甚是想念珂,见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父母,便乘着父母不备,偷偷溜出了家门,来到珂的家乡——江西省永丰县。

  栗的父母见女儿吃了秤砣似的要与珂在一起,只能无奈答应了这门婚事。

  与珂深入接触后,栗的父母发现女婿是一位非常成熟稳重、而又有上进心的小伙子,随之,对珂的态度也如明媚春日渐渐暖和起来。

  

  2008年2月,珂辞工,回到了家乡县城开了一家盲人按摩店。也在这一年,栗生下了女儿。

  女儿四个月大时,栗发现女儿也如自己一样患有先天性白内障,这让栗无比痛苦和自责。为了医治好女儿眼疾,栗夫妇倾其所有,先后三次带女儿到省城医院做手术,花去费用六万多元。让栗夫妇深感欣慰的是,女儿的手术做得非常成功,视力恢复良好,且又是那么聪明、乖巧。

  为女儿筹措手术费这些年,栗夫妇一直省吃俭用,不敢乱花一分钱,更不敢给自己添置新衣。为了贴补家用,栗甚至每天还要到离县城十几里路远的广源化工福利厂兼职做半天工。

  每天,天蒙蒙亮,栗就起床,弄好早饭。待大家吃完早餐,栗先送女儿到幼儿园,然后再搀扶丈夫到按摩店。送完丈夫,栗从跃进西路徒步到县城十字路口乘坐公交车前往广源化工。中午,从广源化工下班回来,栗又要赶紧回到按摩店给顾客做推拿。每天这样周而复始奔波在家里、学校、工厂、店里几条线上。不管是狂风骤雨,还是严寒烈日,栗是一天都不敢懈怠下来。生意旺季,栗夫妇要忙到深夜十二点才关店门。此时,人们都已进入了梦乡,县城万籁俱寂,冷冷月光如白霜般笼罩着大地。昏暗的街道上,只有栗与珂并肩行走的身影和“沙沙”脚步声在回响……

  深夜里,珂摸抚着妻子日渐消瘦的脸,心疼不已。但栗却只是笑笑说,再苦再累,为了咱们这个家也是值得的。

  2011年,刚入秋的日子,太阳已落了山,西边的云朵还抹着烈焰般红晕。栗在家刚吃完晚饭,已头昏脑涨数日的她突然“哇”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嘴里喷涌而出,像晚霞一样溅红了地砖。栗看着满地鲜血,心下慌张,连忙拨打了县医院一位医生的电话。这位医生听了栗讲述的情况后,叫她赶紧来医院。珂看不见栗挂在嘴角的血迹,也看不见她吐在地上的一滩血液,但凭着一种直觉,他觉得妻子病情可能已很严重,立马拨打了父母电话,叫他们也赶紧前往医院。由于栗胃部出血严重,检查时找不到出血点,医生建议先控制出血,再观察情况。

  这一天中午,珂父出门办事了,珂母回家做饭去了,医院里只留下珂一人照看栗。栗躺在病床上气息虚弱地叫唤珂扶他去卫生间。摸着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的妻子,珂感觉心间扎了一把刀似的疼痛……

  刚走进卫生间,栗的身子突然像一团软泥一样坠入了珂的怀里,没有了反应,没有了声音。

  “栗,栗——”珂惶恐不安大叫。

  可是,不管珂如何叫唤,栗仍是一点回应都没有。他看不见栗的脸色已惨白如纸,只能用手指颤抖地去触摸她冰凉的脸庞,一声声唤着“栗”。一种从未有过的惶恐、害怕排山倒海似的席卷而来,珂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令人窒息的深潭里。他紧张的手脚都在哆嗦,一边紧紧将珂搂在怀里,一边泪流满面哭喊:医生,医生。嘶哑的声音冲破了房间,回荡在整个楼道里......

  医生闻声赶来后,对栗紧急抢救。两个小时后,栗苏醒过来。再次聆听到栗微弱的声音,珂激动万分,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拉到岸上的溺水者。

  栗住院期间,珂片刻都不敢离开栗一步,他害怕自己一离开,就摸不到栗温热的脸庞。

  珂发现,栗在他心里已比自己生命还重要……

  

  妻子出院后,珂克服种种困难,开始主动学习洗衣、拖地、择菜等家务活。看到珂如此努力地改变自己,栗更是感动不已。

  2015年1月,栗又生下了一个健康伶俐的男孩,温暖的霞光开始一寸寸照进他们的生活。

  珂这些年也非常努力,一直在不停地学习各种知识和理念,不断地提高推拿技艺。

  家里有栗的照顾,珂就没有了后顾之忧。为了开创更加美好的生活,珂又主动到南昌一家大型连锁按摩店进修一年,并以其“灵心胜造物,妙手夺天工”的精湛技艺和高超手法赢得了远近顾客高度赞誉。

  2016年5月,珂深造归来,将按摩店搬迁到了中央公馆九州御膳房斜对面,那条人气日益旺盛的街道。

  街道两边店面悬挂着各种琳琅满目的广告牌,但一眼望去,只有苍劲有力的“千年推拿”四个字显得特别沉稳。

  夜色渐渐深浓,喧闹的新城慢慢沉寂下来,一盏盏灯火开始渐次熄灭。

  栗挽着珂的手臂从店里出来,皓月当空,天地明亮,满天的星星像是缀在天空中发光的宝石。晚风吹来,街道两旁树叶沙沙作响。一缕皎洁月光透过树叶间隙落在栗的脸庞上,栗看起来是那么朦胧而美丽;墨镜下,珂一脸温情,宛若水面上的波光。

  夜,很美,也很温柔……

编辑:江拓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