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长征精神颂——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七律·瑞金瞻仰
·满庭芳·昌北二中听郑老演讲感怀
·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新声韵)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
·长征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感怀
·建党九十五周年感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神奇勒布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烈士夫
江西散文网    2017-08-03 12:27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在素有中华烈士第一县的兴国县,有名有姓的烈士就达两万三千多名,这就意味着有两万多名烈士妻、烈士父母、烈士子弟。可是,该县至今所登记在册的“烈士夫”,仅有一个,名字叫肖正遗。

  顾名思义,“烈士夫”的妻子是个红军。其实,肖正遗本人也是红军,并且是妻子彭本凤动员去参军的。

  当年,彭本凤是方太乡黄丰村的“少共”书记,上级分配给她扩大一名红军的任务,她首先想到去动员村儿童团长萧正遗。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彭本凤来到铁匠铺,对正在打铁的肖正遗说:“你常说后母对你不好,回去连饭都没得吃。现在红军正在‘扩红’,你干脆去当红军吧。当红军有饭吃,官兵平等……”

  肖正遗在铁匠铺当学徒,虽然才14岁,却生得膀阔腰圆,高高大大。不认识的人都以为他是个青年。肖正遗早就想去当红军,不过有个心思说不出口。经彭本凤再三动员,那说不出口的心思就说出来了。

  “我要找个妹子做老婆哩,如果在战场上牺牲,就有人给我风风光光修个坟墓。”

  说完,血红着个脸,盯盯地望彭本凤眉间那粒朱砂痣。

  彭本凤比肖正遗大4岁,出落得红花桃色,亭亭玉立。那时没有“村花”一说,可她就是村上最标致的女人。村里村外打她主意的人,不在少数。

  “嘻嘻,你个屁大的放牛娃仔还晓得要讨老婆呀?”彭本凤忍不住掩口笑起来,说:“你想要讨村里哪个妹子做老婆嘞,我帮你说说哇。”

  肖正遗更加不好意思,哩哩哝哝:“想要讨个老婆,就还没想到要讨哪个妹子。”

  袁本凤正色道:“那好,你去当红军吧,我来嫁你。”

  “呵呀,你真肯嫁我?你要真的嫁我,我保证一结婚就去当红军。”肖正遗心里想的就是袁本凤,她不但长得标致,以前当儿童团长,也是自己的领导和引路人。

  “那好,我们一言为定。”

  数日后,二人在村苏维埃打证,办了手续。结婚翌日,度过新婚之夜的肖正遗心满意足,高高兴兴地踏上了军旅生涯。

  年方14的肖正遗,入伍登记表上填了一条令人羡慕而惊诧的内容——“已婚”。人们十分奇怪,一打听,原来是个只结婚一天的新郎倌。经不住人们仔细盘问,肖正遗心中暗暗叫苦。原来,自己不谙风月,白睡了一个晚上,很“失职”,并不曾做得繁衍后代的大事。可时过境迁,又没办法弥补,只能把希望放在今后。

  战事频繁,部队开拔上前线。战士天天议论的都是打仗,他报名参加了红军敢死队。

  “打仗就要比赛勇敢。”肖正遗牢记老婆的送别赠言:“在战场上越不怕死的人就越不会死!”

  敢死队仅20个名额,连队的党员、干部都带头报名。敢死队在战士心目中具有很高的荣誉。肖正遗是共青团员,不甘落后。

  打仗就会有牺牲,敢死队员牺牲的几率很高。那时,肖正遗年龄小什么都不懂,见别人在手臂上刺青,就也在手臂上刺了个青。刺青是个技术活,看别人怎么做,自己就学着做。肖正遗用红绳子扎住胳膊的两端,用手掌使劲拍打皮肤,把小臂打红了,用针一点一点刺出自己姓名,涂上墨汁就变成了刺青。过几日,他又在姓名上刺了坨红色,代表彭本凤眉间那粒朱砂痣。

  在红军中,刺青,是敢死队独有的现象。当时的敢死队员们大多数在手臂刺上姓名,只是相约:牺牲后战友们在墓上给自己插一块有姓名籍贯的牌子,让墓穴朝着家乡方向,死后可魂归故里。赣南是客家区域,客家人不怕死,但害怕人死了灵魂回不到祖地。

  敢死队的第一次战斗发生在1932年4月,攻打宁都县赖村乡的一个土围子。当时,红军一边挖地道埋“棺材炮”,一边组织敢死队冲锋。地道里的“棺材炮”将寨墙一炸开,埋伏在附近的敢死队员立即冒着弥漫硝烟冲进寨子与敌人肉搏,大部队随后跟进。

  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20个敢死队员伤亡十几个人,连长也英勇战死。于是排长升连长,班长升排长,肖正遗就当了班长。此后,几乎每一场攻坚战,红军都要组织敢死队。几场激战打下来,年仅十六岁的肖正遗就当上了连长。

  这以后,肖正遗带着敢死队员出生入死,攻克过不少山寨、土围子。也曾带领战士们一次就抓了七十多个俘虏,5个一捆,押着返回部队。

  戎马倥偬,肖正遗记不清当过多少回敢死队员,但受伤那一次却记得很清楚。那是1934年初,在闽西剿灭“大刀匪”,他奉命率部攻打一个大刀匪把守的小寨子。当时,任务紧急来不及使用炸药,因寨子比较低洼,他组织众人在山上撬起一块巨石,推动巨石“轰隆隆”自上而下向寨子滚去。肖正遗率敢死队员紧随巨石跟进,待巨石砸倒寨墙后立即顺势展开冲锋。可是,巨石的冲击力虽大,并没有将寨墙砸倒,敢死队只能硬攻。当肖正遗踏着巨石在寨墙上一露头,一把大刀横空劈头砍来,他头一偏,大刀划过右颅,血流如注,昏倒在地。经数月治疗,肖正遗保住了性命,脸上留下一道五寸多长的刀疤。

  红军长征前夕,伤愈出院的肖正遗编入了中央总卫生部,担任警卫连连长。

  长征途中充满艰险,红军部队如红色狂飙滚滚向前。许多战士在风雨无阻,日夜兼程中水土不服。肖正遗等人上呕下泻,四肢无力,在贵阳市附近约20里息峰县一个叫九章市的乡村掉队。那时,部队正在争分夺秒四渡赤水,无法将他们带走。民运部长钟梅生发给18块银元,把他和另5名战士安置在老百姓家。

  红军主力离开几天后,靖卫团闻讯前来搜捕,将另5名生病的红军战士搜出来杀了。肖正遗被一名姓雷的房东藏在屋后大树洞里,得以幸免于难。在一家人的精心护理下,雷房东用草药治好了肖正遗的病。

  那天,肖正遗掏出身上仅有的两块银元,双手递给雷房东,表示感激。

  雷房东推开银元,笑吟吟地对肖正遗说:“后生仔,我不但不要你的钱,还想招你当上门女婿呢。”

  肖正遗一听红了脸。他认识雷大伯的女儿,平日间端茶送饭没少照顾过自己,是个很勤快很标致的女孩,自己也喜欢她。不过,想到日日夜夜在老家等候自己的老婆,比起志同道合的袁本凤,这个女孩还是有点差距。当然,关键还是自己有老婆在先。于是解释说:“雷大伯,你有所不知。我在赣南有老婆哩,名叫袁本凤,日夜在等着我回去团圆嘞。”

  “怎么会呢,你年纪还小呵。”雷房东见肖正遗一脸诚实,不像骗人的样子,沉吟了一会,道:“既然我女儿看中了你,也肯定不会嫌弃你。你当了我家上门女婿不回赣南,不就是没有老婆了么。”

  “那可不行。”肖正遗连忙正色声辩:“我和老婆有约在先哟,她每天在家里苦苦等我,是一定要回去团圆才对得起她。”

  雷房东不高兴了,黑下脸道:“既然你一定不肯做上门女婿,那就要赔我这么长时间药钱、饭钱。不是两块钱的事,要赔一百块大洋。”

  “赔钱就赔钱。”肖正遗态度坚决地拒绝了雷房东的无理要求。可是,他身上早已一文不名。为了还债,肖正遗只好钻入当地半人高低,黑乎乎狗洞似的小煤窑挖煤。租用当地居民的牲畜驮了煤去卖,一点点地倒腾还钱。足足用了一年多时间,才还清债务。

  挖煤的日子,肖正遗结识了另一位红军失散人员。这位战友提醒他说,老弟,在这“狗洞窑”子里挖煤太苦且十分危险,长期下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死在窑子里面。你不如去附近哪个灵云寺里当和尚,既能够解决生活问题,也能够避开靖卫团的搜查。

  肖正遗一听在理,过些日子果然隐身于灵云寺当了一名弥沙。庙宇里香火旺盛,善男信女络绎而来。大和尚不但精通佛法,且为人十分善良。在日愈频繁的接触交谈中,肖正遗说出自己当过红军的真实情况,还把手臂的朱砂痣以及袁本凤如何叫自己打仗要勇敢,点点滴滴全告知大和尚。大和尚也是贫苦出生,经历过世间许多坎坷,十分同情肖正遗的遭遇。平日在生活、佛事各方面给予关照,还主动执笔替他写了封家信。没想到,乱世里也有奇迹,一个多月后,肖正遗竟然收到了家里回信。回信简短,只说家里一切都好,却只字未提彭本凤。

  都说: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家人与肖正遗一样,获得了意外惊喜,巴不得他立马回家团聚。念完信,大和尚笑咪咪地说:“正遗呵,你尘缘未尽,及早做准备,找个机会回家吧。”

  想到彭本凤,又喜又愁。肖正遗何尝不想立马回家,可天高地远不认识路,怎么回呢?!

  还是大和尚想得更周到,几天后交给肖正遗一幅地图。是他亲自为肖正遗绘画的回家路线图。为了避免误解,大和尚还对着路线图细细地讲解了一遍,设身处地帮助策划具体行程。

  庙宇,年轻弥沙除砍柴、栽菜、挑水,干些重体力劳动,常有化缘的任务。打那以后,肖正遗化缘时就留意打听南方的道路,一次化缘比一次化缘走得更远。最后那次化缘,就一路化缘不停地走下去,辗转回到了家乡。也好在肖正遗长期操习,化缘的业务比较熟练,当和尚上门乞讨也比当乞丐体面、方便些。一路上化缘,餐风露宿,饥寒交迫,实在熬不下去时,便抚着手臂上那粒朱砂痣反复叨念袁本凤的名字。三年后,历尽艰险的肖正遗终于回归故乡。

  袁本凤哎——

  望见村头那棵高大的香樟树,急迫的脚步反而放慢。回家,要先与她做那件生儿育女的事,现在他什么都懂。肖正遗丢掉了长年伴随自己的打狗棍、讨饭碗、讨米袋。坐在村头小溪细细地把自己从上到下,里里外外洗刷了一遍,把个光头洗得青是青白是白,这才慢慢朝家走去。

  “袁本凤,袁本凤——”当急切的呼唤响彻屋宇,回声却是个噩耗。三年多来,心心念念,苦思苦想的妻子已经牺牲了。

  “哇呀——老婆喂,你怎么会走得那么快嘞。”

  原来,肖正遗当年参军,部队开往前线。袁本凤又接到一个名额的“扩红”任务,她就把自己扩进了红军。

  参军后,袁本凤来到兴国县鼎龙乡茶岭村的红军总医院,分配在洗衣队里工作。有一次,白军飞机突袭红军医院,袁本凤在轰炸中不幸牺牲。

  袁本凤虽然不在了,可一夜夫妻之情岂能忘却!

  肖正遗痛定思痛,翻箱倒柜寻到村苏维埃打的结婚证,恭恭敬敬地张贴在卧室床头上。以志永生不忘夫妇之情。后来,他当过铁匠、布贩,挖过煤窑,走到哪里就把那张结婚证像宝贝般带到哪里。

  那年,政府为红军失散人员及老“苏干”核实身份,办理优抚待遇。肖正遗既是红军失散人员又是烈属,本可选择优抚待遇较高的“红军失散人员”身份。不,名誉比钱更重要。人越老,情越笃。他反复强调自己是袁本凤的丈夫,不顾劝阻,坚持选择了“烈士夫”的身份。此后,老人的优抚定补证上注明身份,始终为“烈士夫”。肖正遗十分珍视妻子袁本凤留下的那张烈士证书,仔细地用相框镶嵌,悬挂客厅,成为永远的念想。

编辑:江拓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