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长征精神颂——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七律·瑞金瞻仰
·满庭芳·昌北二中听郑老演讲感怀
·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新声韵)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
·长征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感怀
·建党九十五周年感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神奇勒布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三生三世我等你
江西散文网    2017-08-03 13:08

  “一送郎,床面前,嘱咐亲郎(啊)莫贪钱,金钱主义要打破,革命才有出头天。……十送郎,十里亭,嘱咐亲郎(啊)慢慢行,革命成功回家转,再要同妹行长情。”

  故事的开头,请允许我用原汁原味的客家山歌《十送郎当红军》开始。这是一个跨越三个世纪的等郎故事,因为爱唱山歌的这位女主人,在跨越三个世纪的一百多年时空里,演绎了这个凄丽感人,却又并非完美的爱情故事。故事的男主人叫朱吉熏,女主人就是被网民誉为“共和国第一军嫂”,“史上最牛军嫂”的陈发姑,她的故事被网民称为“最悲伤的红色爱情经典”。

  陈发姑,1894年10月出生于瑞金县武阳区石水乡一个叫下山坝大屋的一户贫苦农民的家庭。出生不到200天,母亲就撒手人寰离她而去。不到2岁,父亲就把她送到同乡上山坝大屋一户穷苦人家朱家做童养媳。不到半个月,父亲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朱家当时只有一个独子朱吉熏,比陈发姑大3岁,两个孩子青梅竹马,感情甚笃。在陈发姑19岁时,这两个一条藤上的苦瓜,水到渠成地结了婚。婚后,他们非常恩爱,一家人生活虽苦,但很和谐。

  1931年9月,朱毛红军粉碎了国民党的第一、二、三次围剿,在瑞金创建了中央革命根据地,11月,建立了以瑞金为中心的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当年,瑞金的人们家家户户都热情投身革命,不是参军参战,就是后方支前。

  陈发姑清楚地记得,丈夫40岁那年,区政府派干部来到上山坝召开群众大会,动员群众参加红军。已是村妇女工作队长的陈发姑有了让丈夫参军的念头。

  回到家中,丈夫把这一想法告诉母亲,母亲不知所措,伯父闻后立即跑来对朱吉薰说:“糊涂!你知道参军是干什么吗?是去打仗!打仗是要死人的,你是独子,你走以后,母亲、老婆怎么办?”丈夫听后默不作声。晚上,陈发姑做起了丈夫的工作,温言细语地说:“我们都是穷苦人家,参加革命是为了更多人的幸福生活,这样的事情我们应该去做。家里还有我,我会照顾好母亲的。”

  听了妻子的话,朱吉薰坚定了参军的决心。第二天,他便到区政府报名应征,成为当时全区第一批参加红军的青年。报完名后陈发姑用自己平时积攒下来的零花钱,到集市上扯了几尺布,为丈夫缝制了一套衣服,做了一双布鞋,还打了几双草鞋,。

  几天后,陈发姑就唱着客家山歌《十送郎当红军》:“……二送郎,间门边,嘱咐亲郎心要坚,艰苦耐劳去革命,不要一心想娇莲;三送郎,天井边,亲郎做事莫信天,犯了纪律会处刑,等到悔过也迟延……”把朱吉熏送去当红军的。在送朱吉薰去部队的时候,陈发姑把自己编织的草鞋和布鞋交给朱吉薰说,草鞋烂了你捎信回来,我编好来捎给你。

  因为陈发姑自己在苏区的妇女工作队是干部,她积极组织和动员村里的姐妹们筹粮筹款,为红军战士缝制军衣、打草鞋、洗衣裳;到红军医院里帮助照顾伤病员、送饭,被红军官兵称为"红军嫂"。

  而朱吉薰跟随红军部队转战南北,1934年,朱吉薰奉命随部队北上,开始两万五千里长征。

  临行前夜,陈发姑紧紧地拥着自己的丈夫,泪水止不住地流,因为她知道,这次分别后不知道何日才能相见。但是她也知道这是革命的需要,不能拖丈夫的后腿。丈夫轻抚着她的脸颊,安慰她说:“不要难过了,等着我,等着革命胜利的那一天,我一定会回来的。”

  离开家的时候,陈发姑依旧把自己编织的两双草鞋塞进朱吉薰的背包里,叮嘱道:"革命胜利后,一定要回来。”朱吉薰对陈发姑说:"一言为定,如果别人告诉你说我牺牲了或者说我不回来,你千万别相信。”

  “一言为定,我会编好草鞋等你回来。”陈发姑也紧紧牵着丈夫的手叮嘱道。

  红军离开后,国民党军队攻占了瑞金,并对革命群众进行疯狂迫害。陈发姑不幸被捕,她既是干部,又是红军家属,敌人对她严刑拷打,施以酷刑,逼她声明脱离革命队伍,与丈夫离婚。陈发姑几次昏死过去,但她从不屈服,之后又经历了十几年的逃亡生涯。因为她坚信,革命一定会胜利,丈夫总有一天会回来。

  陈发姑凭着这个信念,挺过了敌人的折磨,顽强地活了下来。特别想念自己的丈夫时,识字不多的她便托人给丈夫写信,倾诉她的相思之苦,盼望丈夫早日归来。可是每一次信寄出,总是石沉大海,不见回音。陈发姑没有子女,丈夫走后第三个年头,婆婆死了,原本只有两个女人的家里就剩下陈发姑一个人,陈发姑更加迫切想知道有关丈夫的消息。她常常倚在门框上,一边唱着送行时唱过的歌,一边眺望村口,盼望着丈夫回来。

  随着中国革命的节节胜利,陈发姑心里越来越亮堂,她一直盼望丈夫回来那激动人心的一刻。但等到了全国解放,她仍然没有听到丈夫的任何消息。她不愿相信丈夫也许离开了人世的事实。“哇哩(说了)等你就等你,唔(不)怕铁树开花水倒流。水打石子翻转身,唔(不)知我郎几时归?……”自从丈夫走后,她每天哼着送别的歌曲,希望能用歌声把远去的丈夫唤回。

  为使老人晚年幸福,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给予老人无微不至的关心。1958年,已经64岁的陈发姑带着24双草鞋,在政府的安排下住进了叶坪乡光荣敬老院。尽管丈夫没有回来,每年还要为丈夫打一双草鞋,即便双目失明也不间断,

  深情的歌声伴随着陈发姑走过了70个多年头,一些当年同一天出发长征的幸存者有几个陆续回到了家乡了,可是陈发姑的丈夫却没有一点儿音讯。后来政府进行了调查,认定她的丈夫可能在长征途中失踪了,也可能是牺牲了。但陈发姑心中始终坚信,她的丈夫没有死,他可能是在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既不能回家,也不能通信,待到任务完成后,他一定会回来找她的。

  70多年的真情守望,陈发姑从青丝等到了白发,后来她已双目失明。一听到“上面来人了”,她就会拄着拐杖,向来人打听:“那天同去的我家吉薰有什么消息?”再铁石心肠的人听了这句话,也会动容,但是谁也不愿去破灭老人心中美好的愿望……

  她坚持每年打一双草鞋留给丈夫。因为她心中坚信,自己的丈夫哪天回来时要草鞋可以用得上,所以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多少年过去了,她就积攒下了多少双草鞋。可是陈发姑的丈夫却没有一点儿音讯。但陈发姑却始终坚信,朱吉薰没有死,总有一天会回来。就这样,从1934年一直等到生命的终结,陈发姑守望了丈夫整整75年。老人生前虽无子女,却有数十个党员干部来当“孙子”“外孙”,陪伴她度晚年。在叶坪光荣院众多的“亲人”照料下,老人健康幸福地生活着,直到她逝世的那一刻。

  2008年的9月12日,一位百岁老人在瑞金叶坪光荣敬老院溘然长逝。人们在整理老人的遗物时,发现在老人的床前屋角,赫然摆放着一双双或旧或新的草鞋。数了数,一共75双。

  陈发姑用青春、年华守望丈夫一生,无怨无悔。还有一种是诺言,陈发姑说:我让你当红军,一定等你回来,决不改嫁的誓言。

  为永远记住这位共和国的军嫂,和这段“最悲壮的红色经曲爱情”永远流芳千古。她的事迹载入红色故都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历史博物馆,一尊身前摆满草鞋的女性雕塑,永远存放在这里。

  自1894年10月出生到2008年9月12日去世,这个跨越三个世纪的真实爱情故事,发生在红色故都瑞金一位普普通通农村妇女身上,值得后人尊敬和歌颂。

编辑:江拓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