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长征精神颂——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七律·瑞金瞻仰
·满庭芳·昌北二中听郑老演讲感怀
·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新声韵)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
·长征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感怀
·建党九十五周年感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神奇勒布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抱爱的故事
江西散文网    2017-08-03 13:13

  一位血气方刚的青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后随军北伐,部队从革命的武装变为反革命武装后,他以奇特的身份继续深潜,他以“抱强种志、爱同类心”的高尚胸怀,在践行精忠报国、永跟党走的大爱的同时,演绎了一段刻骨铭心、矢志不渝的爱情故事。

  一、抱定信仰 胸铸大爱

  他叫杨抱爱, 1901年出生于浙江绍兴马山乡姚家埭村一户农民家庭。在他生理成长的年代,他的灵魂也伴随着中国社会的剧变而不断得到升华。

  1907年,辛亥革命前夜,“鉴湖女侠”秋瑾在绍兴轩亭口英勇就义,在他幼小的心灵产生了触动。辛亥革命后,随着年岁增长,他的同乡、伟大的思想家鲁迅的名字又时常撞击他的心扉,使他逐步认清了那个“吃人”社会的病根和顽疾。

  他家境贫寒,但是志气不小,为了攒钱读书完成学业,17岁就离家到很远的余姚当铺当学徒。在余姚,他目睹了当地盐民的苦难生活。1913年,袁世凯以盐税为抵押,向英、法、德、日、俄五国银行团借了一笔外债,帝国主义者就趁机设立了秤放局,直接控制盐区。他们使用各种恶劣手段勒索、刁难盐民,使得民不聊生。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席卷全国,余姚盐场也多次掀起抵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压迫的风潮,杨抱爱身临其境,耳濡目染,内心不断激起对封建、帝国主义的怒火。有一次,他参加了余姚学生及盐场工人的集会活动,当即写下血书,立志“誓死抵抗”反动势力,拯救中华民族于危亡之中!

  像许多热血青年一样,杨抱爱在那样黑暗的年代怀揣着报国之志,却苦于报国无门。一次偶然机会,他得知杭州“广济医学堂”在招收学生,可以免费上学。做郎中是他孩提时就有的梦想,治病救人正好可以摘除被扣在中国人头上的“东亚病夫”的帽子,所以他也没有想太多就报了名,经过考试,顺利地考入广济医学堂医士班。

  广济医学堂是英国圣公会以“医学传教”为目的创办的西医学校,隶属于杭州广济医院,院长和校长都由英国医生梅藤更担任。创办医校的目的主要是为医院扩展储备医生,为了吸引人们来就医就学,梅藤更极力打造慈善牌,想让人们相信“从西方来的都是好人”。

  然而,在慈善面目的背后,由于受到传教条例的保护,梅藤更也像其他西方传教士一样,“右手拿着宝剑,左手拿着十字架”,暴露出其作为侵略者殖民者的本质。1924年,《新浙江报》刊登一篇社评,揭露“英人梅藤更在杭的种种劣迹”,历数了梅藤更包括强占宝石山和宝云山土地、破坏保俶塔风景并圈为己有、与佛教寺院争土地等恶行。杨抱爱看到了这篇文章,才知道他就读的这所学校的背后还存在着这么肮脏的不为人知的内幕,校长梅藤更对待国人还在使用着殖民手段,作为中国人,岂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杨抱爱将这张报纸迅速地在同学之间传递,一时间,同学们秘密结为社团,共同商讨对策,并与杭州市各类青年学生社团组织建立沟通渠道,以呼应全国反帝反封建运动。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时隔4天,“杭州中等以上学校学生五卅惨案后援会”成立,广济医院及医校成为杭州声援五卅运动的“风暴眼”,医院门口聚集了几千名抗议学生,学生们“将大门口悬挂的英国国旗扯了下来,将医院门口的公告板从墙上弄了下来”,杨抱爱带领同学们突破梅藤更及校方的阻拦,冲出校门,与校门口的游行示威学生汇合……

  在这场革命洪流中,杨抱爱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的个人命运从此与中国革命和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

  北伐战争开始后,杨抱爱被组织安排进入国民革命军第5师(后改编为第50师)任随军军医。该师师长为谭道源,方维夏(曾为毛泽东的老师,中共党员)为党代表。

  1927年发生“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国共合作完全破裂,部队内部开始公开清理共产党员。方维夏接到周恩来的通知,命其七月底前赶赴南昌,参加南昌起义。杨抱爱因未暴露,组织要求他继续留在谭道源身边。

  1930年11月,谭道源的50师奉蒋介石之命,率部队赴江西配合张辉瓒(第18师)对中共红军第一方面军进行“围剿”。

  部队驻扎在南昌后,杨抱爱通过地下渠道与红军取得了联系。作为随军军医,谭道源对他依赖性很强,所以杨抱爱对部队的一举一动都能了如指掌。他得知谭道源曾在广州襄办湘军讲武堂期间与毛泽东结拜过兄弟,捕捉到他还有些“念旧情”的心理,便给红军根据地写了一封信反映这一情况。在得到由杨抱爱送来关于谭道源的情报后,毛泽东给谭道源写了一封亲笔信,信中大意是:“逸如兄,念在结拜兄弟的情分上,枪口不要对内打自己人……”自此,谭道源的50师在围剿红军时,动作总是慢半拍。

  杨抱爱身在敌营,心在红军,他多次准确地给红军传送情报,使谭道源师屡战屡败。在第一次反围剿中,谭道源师在东韶半数被歼,元气大伤,官兵被俘3000余人,红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围剿。

  谭道源围剿不力,被蒋介石冷眼相看。1931年2月,谭道源被蒋介石任命为修水“剿匪”区主任。杨抱爱亦即开启了他的地下工作新模式。

  二、坠入爱河 深潜修城

  修水是秋收起义发源地之一。这里的革命形势错综复杂,为了防止秋收起义的火种“死灰复燃”,腹背受敌,蒋介石不断调集各类武装进驻修水,以配合围剿中央红军。在这样的情形下,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受到极大的挤压,地方党组织也一次次地被瓦解和分化。

  杨抱爱到达修水后,很快和湘鄂赣特委和修水中心县委取得了联系。为了扭转革命形势,湘鄂赣特委要求杨抱爱离开50师,作为特委的特派员在修水县城寻找新的立足点,在湘鄂赣特委、修水中心县委、国民党军队地下党员间建立联络沟通渠道,并为红军秘密筹集部分药品器材,要做好长期潜伏的准备。

  湘鄂赣特委为杨抱爱离开50师潜伏修城,设计了周密的计划。

  为了不引起敌人怀疑,组织要求杨抱爱以在修水县城安家落户为借口,离开部队,并在县城创办一所私人医院。组织还给杨抱爱在修水县城物色了一位进步女青年,要求他尽快完婚,“必须和对方真正生活在一起,假戏必须真演,这是组织纪律!”领导对他毫不含糊地提出要求。

  这一不合常理的任务,让杨抱爱的确感觉难以接受!自从参加革命以来,在杨抱爱的心中,党的利益和地下工作高于一切,党叫他赴汤蹈火,他都义不容辞,可是,他不忍心完全抛弃妻子(1927年北伐军进入杭州时,他的父母为他包办了一门婚事,他的结发妻子叫陶品珍,婚后育有一女叫“杨圣雄”、“杨瑾”),虽然他们相处的时间很短,也几乎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但是陶品珍是一位被封建传统禁锢、很守妇道的女人,她为他照顾着家中老人和孩子,所以不忍心让她再次受到伤害。

  “这是党需要你这么做,组织上会安排人照顾好你绍兴的妻女的。”领导反复强调这一工作使命光荣,任务艰巨,抱爱又是担当这一任务的最佳人选,以医生身份开展活动不容易引起敌人怀疑,加上他的军医身份,接触国民党军队内部的地下党员比较合乎逻辑和常理,利于长期潜伏等等。

  在这样严峻的地下工作状态下,党这么信任自己,已经容不得他再三推脱了。他想起了他的同乡柔石(左翼作家联盟革命烈士)和鲁迅,他们都有过冲破包办婚姻的先例,他内心的权衡、掂量,已足够说服自己,因为他知道,党的生死安危维系着国家和整个民族的安危,他的小家小爱的确算不了什么大事!

  现在,他必须适应去爱另一个女人,这是组织的命令!

  1932年9月的一天,修水县城万坊街的一间丝线店内,杨抱爱经组织安排见到了这位女子。丝线店是中共修水中心县委设在县城的交通站,站长叫郑武祥,中共地下党员。在离丝线店不远的“修江旅社”,中心县委还设立了一个“前敌工作组”。

  杨抱爱对丝线店并不陌生,来过几次,店内悬挂的两幅《仕女图》织锦画还是他送给郑武祥作为联络暗号的。他们约定:当店内挂出两幅《仕女图》时,表示很安全;挂出一幅时表示需要注意安全;都没挂时表示很危险。

  郑武祥向杨抱爱详细介绍了这位女子。女子名叫余于菊,是修水县城一大户人家的女儿。杨打量了一下对方,眉清目秀,一袭旗袍穿着很得体,脚有些大,显然没有裹过脚,蹬着一双高跟鞋很好看,整个人儿就像是从那幅《仕女图》中走下来的,清新而又可爱。

  余于菊虽是大户人家出身,但并没有那种大家闺秀的矜持与傲慢,她很大方地向杨抱爱伸出了手,以期待的眼神望着面前的军医官。抱爱一时慌了神,有些手足无措,但是很快镇定下来,接住了余于菊的手,脸上泛出了红晕。“很高兴认识你!”两人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会心地噗嗤一笑,打破了尴尬局面。

  双方见面后的第一印象可以用“相见恨晚”来描述。随后杨抱爱约余于菊一起看了几场宁河大戏和京剧,在一来二往间,感情逐渐加深。在战时的修水县城,一位军官带着一位年轻女子出没于街巷和剧院,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杨抱爱还是有些许顾虑,因为家中有结发妻子,如果要和余于菊结婚,只能算作“二房”,余于菊能接受这个身份吗?因此,尽管他很喜欢这个女孩,但是当他们的关系表现得较为亲密时,他总是被一只无形的手往回拉,将他置于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

  余于菊对于一身帅气的军医官越来越有感觉,但是杨抱爱的忽冷忽热很让她焦虑,以至使她对他的诚意产生了怀疑。

  杨抱爱不能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她,也不能试探她是否能接受“二房”的身份,他知道,她的家庭也绝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因此他只有一个选项:隐瞒。他努力掩藏内心的矛盾,努力摆脱那只无形之手的束缚,尽量地消除对方的疑虑和不安全感。于是,他主动提出要去见她的父母,以图尽快地和她结婚。

  余于菊听说杨抱爱要去见她的父母提亲,立即眉飞色舞地回到家中,向二老报喜。女儿是父母的心头肉,当然希望她能嫁一个如意郎君。在当时的修水县城,人们就开始摒弃父母包办婚姻的习俗,余家在县城属于很体面的人家,做任何事都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县城的风向标,自然维护脸面也是他们最看重的事情。听女儿说找到一个军医官,人很帅气,有文化,他们当然很高兴,但是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女儿不能给人家“做小”,觉得那是有败家风、很失脸面的事情,所以就问余于菊“男方有没有结过婚?”余于菊被这个问题问懵了,她倒是没有过这样的疑问,因为她的内心已经完全被爱情填满了,所以她不假思索地对父母打包票说:“他一直在部队当军医,根本就没有结过婚!”

  看来女儿已经铁定爱上这个男人了,再追问下去也是徒劳的,所以他们答应了见见杨抱爱。在战乱年代,他们也希望女儿能找一个有军方背景的女婿,使家庭增加一道护身符。

  一对新人都在急于求成,家庭已无理由阻挡,所以在经历一些繁文缛节的礼套后,就定下了婚期。婚礼很简单,双方邀请了一些宾客办了几桌酒,特委安排了几位国民党军中的地下党员以杨抱爱朋友的身份来撑场面,参加了酒宴。杨抱爱向谭道源报告了自己结婚的事,谭还专门带了几位官兵到场表示祝贺。在这种场合,杨抱爱向其提出离开50师到县城开办医院的事,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自此,杨抱爱谨记特委嘱托,开始履行长期扎根修水这块土地的特殊使命,一面与余于菊构筑爱巢,经营着“新家”,一面以公开行医身份穿行、周旋于红、白区之间……

  三、寄情“抱爱” 天平失重

  婚后不久,人们被告知,修水县的“余家女婿”创办的第一家西医医院在县城西门口黄土岭街正式开业。

  医院是一栋小洋楼,大门两扇门的正中书写着六个大字“修水抱爱医院”(杨抱爱又名保安、抱安、柏林、天籁、博爱,在修水创办医院后才开始使用“抱爱”作为自己名字),在大门顶端位置,很另类地出现用“P、 A”(“抱爱”俩字英文缩写)组合成的图案,门框两边是这样一幅对联:“抱强种志努力保健 爱同类心放弃私欲”!

  这幅以“抱爱”俩字演绎出的对联,充满了正能量,气贯长虹,是杨抱爱内心心理活动的真实写照,一直激励着他自己以及警醒着人们身体力行地去拼搏、奋斗!每当人们问起这幅对联的意涵,他就解释说,“抱强种志努力保健”就是坚决不做“东亚病夫”,不向邪恶势力低头,努力强健自己的体魄,完善自己的人格;“爱同类心放弃私欲”就是要爱憎分明,不贪图享受,不做害人利己的事,要敢于爱也敢于恨!

  为了践行“抱爱”,他除了在医院设置必要的医疗设施外,还设置了在修水县城很罕见的乒乓球桌、书报阅览室等设施。每天下班或闲暇下来,他就和余于菊练习打乒乓球,在民众中做示范,倡导强身健体;他通过地下渠道购进不少进步书刊,陈列在阅览室,供病患及其他民众免费借阅;在行医时,凡是贫苦民众,他都减半收费或者不收费;对于达官贵人,他就加倍收费,“猛敲竹杠”……;他省吃俭用,把省下来的钱寄给《中国农村》杂志(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农村经济研究会会刊),支持其办刊;在游击队缺少药品时,他通过地下组织运过去不少贵重药品……

  抱爱医院所营造出来的氛围以及杨抱爱的“放弃私欲”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令余于菊反感,而是陶醉其中,她跟着杨抱爱学打球、学文化、学护理,给新婚的日子平添了更多情趣。他们的爱情也终于收获了甜蜜的果实——他们的女儿悄悄来到了人世间。

  小生命的降生让杨抱爱有些手足无措,他不知道是悲是喜?当时地下斗争的环境已经相当恶劣:中央红军被迫长征,湘鄂赣边区的红军游击队遭到国民党军队的连环围剿,大叛徒孔荷宠还公然在修水县城挂牌设立“湘鄂赣边区招抚公署”,通过劝降、威逼、暗杀等手段,企图将修水的中共地下组织彻底绞杀!

  他自己时刻处在危险之中,女儿在这样的特殊环境下诞生,她们母女也将会面临着同样的凶险,她们这么无辜地陪在自己身边,更让他充满了感激和深深的愧疚,他下决心必须好好爱她们,珍惜她们,保护好她们。他给小女儿取名“杨月秀”,“月”是“越”的谐音,是绍兴老家的别称。他坚信,等到革命胜利后,这一家子就能回到绍兴老家团聚,让姐妹在灿烂的阳光下相认。

  四、 抱憾遗爱 挽歌低吟

  1937年全民族抗战爆发,国共开始第二次合作,杨抱爱被推举为“修水县各界民众抗敌后援会”副总干事,他的抱爱医院一时变成了“战地医院”。为了建立全民抗日统一战线,党的地下组织与国民党军队内部的地下党员需要建立一定的联系,以促成国民党军遵守国共合作协议。抱爱医院作为地下组织的秘密联络点,经常有党的地下组织和国民党军内部的地下党员经湘鄂赣特委介绍与杨抱爱进行联系。湘鄂赣边区游击总指挥部《复报》总编辑张生力,国民党30集团军72军政治部干部汪志道、葛亦远、陈西虞,30集团军的《扫荡简报》主任编辑廖伯坦、政治部秘书胡旷(《潘虎》的作者),国民党27集团军134师政治部殷舟平、瞿希贤(《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等作品的曲作者)、叶嘉馥等地下党员都是通过杨抱爱互相建立联系,或与修水中心县委建立联系。

  在杨抱爱及党的地下组织的强力推动下,修水县在抗战初期备战“长沙会战”中就做了很好的思想和组织准备。驻扎在修水的国民党军队内部报刊,当时都大篇幅报道有关抗战的消息,湘鄂赣特委还安排文艺宣传队赴修水演出抗日活报剧《放心你的鞭子》等节目,组织动员修水文化界及教育界人士进行抗日宣传救亡活动。

  然而,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公开破坏团结抗战,作出了“与共产党斗争”的决议。6月12日,即发生了“平江惨案”,湘鄂赣特委书记涂正坤等嘉义留守处的同志惨遭国民党反动派的毒手。杨抱爱顿时与特委失去了联系!

  此时,杨抱爱也已经被敌人盯上了。这年冬天,汪志道的未婚妻吕月华(重庆地下党员)参加了由宋美龄组织的“战地党政军民慰问团”任分团长,被派到修水慰问考察,国民党修水县党政军人员向吕月华汇报,认为抱爱医院是“赤色机关”,吕月华随后将这一情况告诉了汪志道,要他通知杨抱爱离开修水。杨抱爱认为自己是公开行医,丝线店里面的两幅《仕女图》也还在悬挂着,说明修水中心县委的同志还未暴露,这里的地下工作还需要他继续坚守,所以他还是冒险留了下来。

  就在这样最危急的关头,他的岳父母不知从何处打探出来的消息,得知杨抱爱在老家有一个原配妻子,余于菊顿时降格成了杨抱爱的“小老婆”。他们认为败坏了余家的门风!为了维护脸面,他们不容许这种事情再继续下去,于是强行将因局势紧张暂避在娘家的余于菊、杨月秀母女逐出家门,并声言与这对母女断绝一切关系!

  余于菊抱着孩子来到医院,诉说了这一切,杨抱爱急忙安慰她,向他道歉,但是组织的秘密安排他无法透露给她,只能隐藏在心里,只能在余于菊面前“认罪”、“悔罪”,表现为“伪君子”、“骗子”、“黑心狼”,也只能让这对无辜的母女对她发泄、撕咬,让怒火延烧,让爱恨交织……

  可怜的余于菊已经失去了父母的庇护和疼爱,他们绝不容许她继续与杨抱爱结合在一起,而杨抱爱这个“伪君子”也已经伤透了她的心,她在医院发泄一通后,就坚定地抱着女儿奔出医院大门,消失在一片茫茫夜色之中……

  杨抱爱到处寻找她们母女的下落,修水地下组织打听到,母女俩已经潜身于离县城很远的黄坳乡潭溪村一姓陈的农户家,她们发誓不再回来。杨抱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已无力保护好她们,他还需要驻守在医院,这里更需要他的存在!他期待着特委幸存下来的同志与他联系,他相信组织一定不会消亡,他就这样等待着,等待着……

  1940年3月23日夜,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敲开了抱爱医院的门,声称有人生了急病,需要杨医生出诊。杨抱爱急忙背上药箱跟着来者走出医院大门,忽然,壮汉架着杨抱爱的胳膊,捂着他的嘴,将他带到了北门河边,接着想起了9声枪声,杨抱爱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余于菊母女听到了噩耗,同时还听到敌人要“斩草除根”,正在追杀“共匪婆子”和“共匪崽子”,她们不得不隐姓埋名,四处躲藏……做“二房”的耻辱、家人的背叛、敌人的追杀……她们就在这样极度困苦的境遇下生活着。

  与此同时,组织也在到处寻找烈士的后代,以各种方式悼念杨抱爱。千家驹、葛亦远分别在《中国农村》、《新华日报》发表悼念文章;皖南新四军总部及修水中心县委也给杨抱爱老家发去慰问信,并联系绍兴当地党组织,给杨抱爱家人送去了慰问品,还要走了杨抱爱的一些遗物;修水中心县委和绍兴的地下党组织都分别在当地秘密召开了追悼会。追悼会的挽联写着:

  “抱强种志努力保健爱同类心放弃私欲”!

  1964年,杨抱爱被中华人共和国民政部确认为革命烈士,两个女儿杨瑾、杨月秀分别在绍兴、修水两地领到了烈士证书,可是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不知道这人世间还有另一个亲骨肉在那个年代与她同时失去了父爱!

  姐妹俩直到她们离世都未能相认,但是她们在离世前,都在轻声低吟着父亲留下来的那幅对联,那是她们唯一得到的宝贵遗产,是体现父亲革命英雄气节的挽歌和绝唱!

 

编辑:江拓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