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长征精神颂——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七律·瑞金瞻仰
·满庭芳·昌北二中听郑老演讲感怀
·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新声韵)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
·长征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感怀
·建党九十五周年感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神奇勒布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中国仙女湖2017中国仙女湖七夕最美爱情故事征文】 许你讲一辈子讲故事
江西散文网    2017-08-03 13:25

  我们身边有许多经历不平凡的人,他们的经历,你一了解就会吓一跳。我的老同事萧吉州先生就是个让我“吓一跳”的人。

  有一天,我偶然走萧吉州先生的书房,我发现墙上挂着一张他和妻子年轻时的合影,相片上题了字。我走前一看,上面写着“结婚十周年纪念(二十六岁的我们)”。我不由好奇地问萧老师:“你和师母,怎么16岁就结了婚?他笑了笑,说:“这当然有缘故啊!”

  原来1950年,兴囯农村正在“土改”。一天父亲对萧吉州说:“崽呀,你该结婚了!”他怔怔地看着母亲说:“我今年才16岁,还在读书,为什么要现在结婚?”父亲叹了口气说:“崽呀!眼前正在搞土改划成份,我们家会划为官僚地主,到时谁会嫁你这个地主崽子?”在父母软硬兼施的动员下,他只有从命。其实他家里田不多,也没雇一个长工,只是他父亲当过国民党时期的县政府参议员,在那个唯成份论的年代,谁戴上“官僚地主”的帽子,谁家都会倒霉。

  12月26日结婚那天,萧氏宗祠祖宗神位燃一对大红烛,火光闪烁,香烟缭绕。一顶花轿伴随高亢喜庆的唢呐抬进了萧氏宗祠。乡亲们簇拥着挤进祠堂,把萧氏宗祠挤了个水泄不通。洞房花烛夜,新娘含羞坐在床前,她是筲箕窝村黄家闺女,名字叫祝英。萧吉州见祝英窘得手足无措,灵机一动对她说,我讲个故事你听。萧吉州给她讲了个童年话故事,祝英听得格格笑了起来。尴尬一下了打破了,黄祝英说,你讲的故事好听,萧吉州说,你喜欢听,我会一辈子给你讲故事。祝英感动地应道:“你真好,我也一会一辈子对你好!”至今走过82年风雨人生路,他们一直信守着这个承诺。

  1952年,萧吉州初中毕业,因家庭成份,未能升高中。幸好兴囯中学教导处介绍他去小学教书。他喜欢文学,业余时间,开始了文学创作,处女作发表在赣南日报头版头条。妻子因有文化,应邀参加家乡文溪小学文艺队,在汇演中为学校争得荣誉,被学校吸收为正式教师。夫妻双双在学校辛勤耕耘,栽培桃李。谁知好景不长,1957年风云突变,“反右斗争”的风暴突然袭来。

  学校按上头旨意要求民主人士帮助党整风,鼓励“鸣放”,随后又来个“引蛇出洞”,大抓“右派”。在“整风”的最后三天,学校没能完成抓“右”指标,成份很高的萧吉州被选出来顶指标。一张“打倒右派分子萧吉州”的大字报,如一声惊雷在萧吉州头上炸响,让他的妻子黄祝英差点晕了过去。

  晚上,黄祝英回到家里,紧紧抱着丈夫,眼泪第一次掉在他的肩上。黄祝英对萧吉州说:“吉州,你要坚强,要挺住,千万不能倒下啊!”萧吉州坚定地说:“我拥护共产党,遵纪守法,问心无愧,谁也不能把我打倒,我自己也永远不会倒下去!”黄祝英含着泪说:“我们生生死死在一块!”

  1957年9月,萧吉州被遣送到均福山农场劳动改造。他首先发配在乌石下分场砍伐毛竹,每天天一亮就得钻进密密麻麻的原始竹林。他们每砍伐3根毛竹,就用山藤捆在一起,再背下山。肩上是百多斤重的毛竹,脚下是狭窄险陡的山路,遇上雨天更是泥泞滑跌,其艰难可想而知。萧吉州虽是英武剽悍的青年,也弄得割破了手、磨肿了肩、走痛了脚板,累得精疲力尽,疲惫不堪。黄祝英心牵着丈夫,担心他能不能挺住。

  笫二年,县城学校放农忙假,黄祝英上均福山来看望萧吉州。她带上些食物,乘车到达崇贤圩,然后徒步上均福山(那时还没公路)。一个弱小女子,孤身一人,跋涉36里盘山小道,日落西山时才找到萧吉州的住地。

  萧吉州见到妻子又高兴又担忧,忧的是住地沒有房子,只有刚搭起的竹棚,十来个人挤一起。沒有夫妻房怎么办?一别近年,夫妻相聚,婉如牛郎织女相会。然而牛郎与织女相会有鹊桥,萧吉州与妻子相聚,却难以两情相悦。萧吉州长长地叹了口气。妻子知其心思安慰他说:“见到你我就放心了,晚上我同女工友搭个铺。”此时,传来几声“哞哞”的牛叫声,萧吉州忽然想到个办法,他对妻子说:“活人不会被尿憋死,我自有办法。”黄祝英脸露苦笑说:“天当被子,地作床,晚上露宿山蚊多,还有不少毒蛇,怕浪漫不起来吧?”萧吉州神秘地一笑:“晚点你就知道了。”

  吃过晚饭,夫妻俩与工友们聊了一阵,萧吉州拿了被席,带着妻子走出了集体宿舍。黄祝英以为带她去附近的山洞,谁知带她走进了关猪牛的竹寮。萧吉州对妻子说:“委屈你和我一起住牛棚。”“蛮好,蛮好,有个地方住就好!”妻子宽慰他说。猪牛们看到来了陌生人骚乱地叫起来,萧吉州拿起饲料走向一头老黄牛,边喂饲料边说:“老牛呀,老牛!我是新牛,借你们的宝地住两夜,请多多关照!”没想到老黄牛似乎听懂了他的话,开始安详地吃草,其它猪牛也跟着安静下来。萧吉州和他的妻子一起动手,在竹寮的另一个角落打了个地铺,他给妻子几乎讲了一个晚上的故事,他隐去了自己经受的磨难,只讲“覆笥山的来历”“黄巢湖的传说”“蛤蟆石传奇”……

  第二天,萧吉州上山劳动,黄祝英徒步下山,去相隔30华里的小龙钨矿区为丈夫买能储藏的食品。第三天妻子又徒步百余华里,返回县城学校。临别前,她对萧吉州说,我宁愿来来这里跟你住牛棚,也不要分开,永远不分开!

  黄祝英这样想,也这样做。她为了能和丈夫多相聚,申请从县城上均福山任教。黄祝英调到均福山农场小学后,每逢星期天总是带着鸡、蛋和食品去看望在分场的丈夫。遇到冬季,均福山大雪皑皑,路滑难行,行人往往摔跤,如果一不小心滑下山沟,不死也残。又一个星期天来临,又是大雪封山,萧吉州倚着竹门默默地望远方,他知道妻子不可能来了。谁知远处一个人影越走越近,他发现很象自己的妻子,便激动地冲了出去,见到妻子一把抱紧了她。原来黄祝英想到天寒地冻,丈夫需要吃乳狗和烧酒消寒气,便毫不犹豫,在鞋上绑上草绳防滑,带上食品上路。当遇到危险路段,她只好四肢着地像狗一样爬过去。他们有这般热情,再大的风雪也能溶化啊!

  萧吉州在均福山农场20年时间里,经历了超负荷的体力劳动、饥饿、死亡以及人格上的摧残。然而,在妻子的鼓励和帮助下,他顽强地活着。农场发配他去竹林砍竹子,他无师自通学会破篾,用篾皮捆竹子,编炭篓……农场发配他去黄沙塘种田,他看到与工友们的孩子“放野”,便办起学校,当起了老师;农场发配他去老乐屋烧木炭,他偷偷学艺,当起了大师傅;他看到工友们业余生活太无聊,便组织职工俱乐部,排演文艺节目;没有演出剧本,他便自编自导自拉胡琴……

  黄祝英跟着右派丈夫,吃了不少苦。有些“好心人”劝她和右派份子离婚,免受肉体上、精神上的折磨。也有汉子不断挑逗,紧追不放,但黄祝英坚如磐石,纹絲不动。她大声放言:“生同右派老公在一块,死同老公共棺材!”1966年,文化革命风暴又将她卷到“五七大军”队伍。她被告下放到崇贤乡,主动到最边远的山坑村小学教书,不但育出桃李芬芳,而且含辛茹苦培养四个子女成材。

  花开花落,去日苦多。萧吉州在均福山熬过了20个冬春。1978年,有关组织为萧吉州摘去了“右派份子”的帽子。萧吉州夫妇一起走出大山,重回县城学校教书育人。

  重逢花季的春天,萧吉州的“文学梦”也复活了。他业余时间创作的诗歌、散文、小小说、报告文学,犹如一朵朵美丽的春花绽放在各家报纸副刊。1996年,他从县剧院管理站调到文化馆工作,专门从事文学创作辅导。他辛勤耕耘,收获越来越丰硕,先后批准为“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

  2000年,萧吉州夫妻结婚五十年,儿女们为他俩举行了金婚纪念礼,拍了金婚照。萧吉州挽着妻子,感谢慨万千,口吟一副对联:“沧桑岁月一生同甘苦,患难夫妻半世见真金”

  然而没有想到,2008年过了春节不久,萧吉州妻子中风偏瘫了,那年妻子74岁。劳累了大半生的妻子,老了还要忍受肉体上的痛苦,萧吉州心痛与辛酸交加。

  天塌下来男人顶着,儿子和儿媳都要在外地工作,萧吉州无微不致地照顾妻子。妻子嘬口水,他要先入口试试温度;妻子难以吞咽米饭,他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妻子排便困难,他帮助在肛门搽开塞露,有时还要用手指帮助抠出粪便来;妻子寂寞,他给她讲自己编的故事……

  萧吉州是故事创作高手,他总是将要写的故事先讲给妻子听。2004年,他开始主攻故事,短短几年在全国16个故事期刊发表89个故事,于2007年精选36个故事,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萧吉州故事集之一》。妻子偏瘫后,他沒有放弃故事创作,从2008年至2013年,又发表故事54篇,其中9篇获故事期刊奖项,还有一篇获得福建省委宣传部、福建省文学院创办的《中囯故事》一等奖。2013年由“百花洲出版社”出版《萧吉州故事集之二》(故事林专集)。

  妻子偏瘫不能行走,在家困久了总想到外面散散心。萧吉州为她买了三张轮椅。一张在三楼家用、一张放在楼下,准备上街用,一张折叠式的出远门坐车用。然而,要将偏瘫的妻子从三楼移到楼下,却是个大难题。保姆70多岁背不动她,萧吉州年近80岁,抱不起她。保姆提出请文化馆的同事帮忙抬下楼,萧吉州摇着头说,大家都在上班,这点小事不要去打扰大家。保姆说,那就算了,不要下楼了。萧吉州想了想说,楼要让她下,办法是人想出来的。

  萧吉州真想出了个办法,他用绳子绑住妻子瘫痪的左脚,然后面对面扶着她的双肩,一步一扯绑绳,慢慢移下楼梯台阶。他说,这样既让她得到锻炼,又将她弄到了楼下,一举两得。每每萧吉州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妻子移到楼下,再让她坐上轮椅。街上车来人往,萧吉州亲自推着轮椅款款而行。虽然暑天弄得他全身汗如雨淋,也乐此不疲。人家问他何必自找苦吃?他说,我当右派在均福山劳动,是妻子翻山越岭来照顾我,她现在瘫痪了,我理当尽心尽责照顾她。

  2013年3月,萧吉州的妻子因骨质疏松不能站立,只好日夜卧床。2015年春,他的妻子全身瘫了,成了植物人。萧吉州不知多少次悄悄地流泪,然而在妻子面前他却镇定自若,依然在床边给他侃侃讲故事。他还与妻子约定,如果听懂了就眨眨眼睛。每次讲完一个故事,他都问妻子:“祝英,好听吗?”,妻子总是眨眨眼睛,萧吉州会满足地笑起来,而且会笑很久,很久。妻子成了植物人,还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这让萧吉州聊以宽慰。要知道这是一辈子患难与共、心心相印、相濡以沫,才能得到的最宝贵的东西啊!

编辑:江拓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