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长征精神颂——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七律·瑞金瞻仰
·满庭芳·昌北二中听郑老演讲感怀
·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新声韵)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
·长征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感怀
·建党九十五周年感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神奇勒布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散文网  >  精品推荐
 
应征最美爱情故事 一位苏维埃女人的红色浪漫
江西散文网    2017-08-03 13:30

  匡子英这回铁定了主意,无论如何,她都要找到吴汝樵,她要将久憋心头的话语当面对吴汝樵倾诉,她要让这个男人知道,她匡子英是如何痴迷地喜欢他爱恋他。

  按理说,这样滚烫灼热的话语,当该由吴汝樵先说才是,自己一个大姑娘家怎能说得出口呢?俗话说有样没样看世上,世间的男欢女爱,盘古开天地都是男方求女方,自己这般倒打乾坤,外人知道了岂不笑出尿来!她不止一次听女人们私下里嚼舌根,女人们说男人都是贱骨头,越是太容易得到的越不看重;相反,越是难得到手的便越珍惜。

  匡子英岂不知晓这些话语的分量,身为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岂不明白一位姑娘家在这种时刻应有的矜持。但此时此刻,匡子英顾不了这么多,自从得知吴汝樵上了祥云山后,匡子英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她一个人翻山越岭寻至“鸡屎癞”家中,“鸡屎癞”是她唯一能找到的知情人。

  匡子英寻上门来,“鸡屎癞”不敢怠慢。这位刁蛮任性武功高强的富家小姐的厉害,“鸡屎癞”早就领教过了,两年前那刻骨铭心的一幕,至今想来,“鸡屎癞”仍不免心惊肉跳。

  “鸡屎癞”本名熊昌信,是烟竹坪大户熊述淼最小的儿子,熊述淼共有五个儿子,按“仁、义、礼、智、信”依次起名,五个儿子中,唯独老五昌信从小长了一头癞痢,远远看去就像是头上堆满了一坨坨灰白的鸡屎疙瘩,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因而人称“鸡屎癞”。因了这个缺陷,每回相亲姑娘们都避瘟神似的躲着他,无奈之中,“鸡屎癞”心生一计,与茶花相亲那回,他请四哥昌智“打照面”。茶花见昌智身材高大仪表堂堂,便红着脸满心欢喜地答应了这门亲事,谁知没过多久便被茶花识破,茶花以死抗争。茶花的父亲方瑞祥没法,只得托媒人传话要退了这门亲事,熊家却耍起赖来生死不同意,两家为此僵持了很久,谁也不肯相让。最后,熊家仗着人多势众决定抢亲强娶。强娶那天正好被匡子英撞见,原来方瑞祥的姐姐方爱莲在匡家做奶娘,匡子英从小就是她奶大的。匡子英路见不平决定出手相救,她先是请媒人传话,说自己是方爱莲的女儿也就是茶花的表妹,她心甘情愿顶替茶花嫁给“鸡屎癞”,但有一事得依她,那就是该有的礼数一样也不能少。媒人如簧的巧舌加之匡子英的美貌,熊家信以为真,果然答应变抢亲为相亲。

  按八百里九岭山习俗,相亲时得先喝茶,当“鸡屎癞”和满堂宾客发现匡子英手里端着的茶盘竟是一爿石磨时,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自此之后,匡子英声名大振。

  “鸡屎癞”事后才知,匡子英是“修水首富”匡福祺的掌上明珠,其实她并不是匡福祺的亲生女儿,而是匡府“育婴堂”收养的弃婴,不知怎的,匡福祺对这个自己亲手从野狗嘴里救下的弃婴格外钟爱百依百顺,匡子英从小不爱红妆喜欢舞枪弄棒,匡福祺不仅为她添置了全套的鞍马弓箭刀枪剑戟石磙石锁,还请来一位武林高手专门教她。冬三九夏三伏,匡子英每天练武不止,十几年下来,终于练就一身过人功夫。有道是“娇儿不孝,娇狗上灶”,女儿一天天长大,匡福祺的忧虑也与日俱增,这女子才貌双全刁蛮任性又一身的武功,不是额上冒汗拳头出水的男人,谁能驾驭得了!谙熟女人的匡福祺自然明白,刁蛮任性的女人其实就是一匹性情暴烈的野马,男人若是驾驭得了便驯顺乖巧日行千里;若是驾驭不了则会摔得鼻青脸肿……

  按着“鸡屎癞”的指点,匡子英策马朝着云缠雾裹的祥云山飞驰而去,此时此刻,她恨不能身生双翼飞到吴汝樵身边。刚才从“鸡屎癞”嘴里,她知道吴汝樵打了败仗,吴汝樵和他所从事的那场被称作“闹红”的革命已陷入绝境。“鸡屎癞”还告诉她,中央红军长征后,湘鄂赣红色根据地全部失守,吴汝樵他们正被绝对优势的国民党军队穷追猛打,为了缩小目标保存实力,吴汝樵只得将残部化整为零,分散潜入八百里九岭山腹地的各个山头。

  想着吴汝樵目前的处境,匡子英的心头一阵抽搐。

  此时此刻,匡子英是这般渴望见到吴汝樵,她一次次在心头鼓励自己,她已经犹豫过一回,错过了一次机会,这次不能等了,再也不能等了!见到吴汝樵之后,她要竹筒倒豆子,向吴汝樵坦露心扉,将一位姑娘心底的秘密和全部的深情向吴汝樵倾诉。这一次,她顾不了这么多,见到吴汝樵之后,她要捅开天窗说亮话,她要对吴汝樵挑明,再也不要苦等袁静怡了,袁静怡已对他死了心,她还要告诉吴汝樵,女人的心思只有女人才看得出来,再等下去毫无意义。

  说心里话,能了解并结识吴汝樵,匡子英还得感谢“鸡屎癞”。有句老话叫不打不相识,匡子英一爿石磨当茶盘“棒打鸳鸯”之后,“鸡屎癞”反倒对匡子英彻底折服,“鸡屎癞”参加闹红后当上了乡苏维埃主席,正是他告知了吴汝樵的心里早就有人了,这人便是修水苏区的妇联主任袁静怡。

  袁静怡是吴汝樵的中学同窗,她是本县莲花镇鼎鼎有名的大财主袁雍熙的独生女,听说读中学时,袁静怡就是吴汝樵的梦中情人,只是那时漂亮而生性高傲的袁静怡根本就看不上吴汝樵。直至吴汝樵考入江西省立第一师范,直至吴汝樵在校加入了共产党,直至吴汝樵以省“特派员”的身份回修水闹红,直至吴汝樵在修水闹红了半边天,直至袁静怡逃婚后走投无路而参加闹红,两人才堕入情网。

  若不是那个叫许少游的女特务,若不是“恋爱研究社”事件,若不是亲眼见到传来“免杀令”后,袁静怡离开刑场时看吴汝樵那决绝的眼神,匡子英也许早就断了对吴汝樵的痴情。

  “恋爱研究社”是修水苏区的年轻干部们自发成立的一个群众组织,他们成立这个组织的宗旨,是为了帮助全县青年解决反对封建婚姻提倡婚姻自由中的一些问题,这个组织一经成立,立即在修水苏区革命队伍的年轻人中引起轰动。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修水苏区青年热烈追捧的“恋爱研究社”,引起了“国民党湘鄂赣剿总”一名叫许少游的女特务的注意,她认为有机可乘,于是乔装潜入修水红色机关,事情败露逃跑时故意在床铺底下留了一份精心炮制的“恋爱研究社”名单和一份反革命暴动纲领,修水县肃反委员会主任张珠如临大敌,他不知这是敌人的“反间计”,在得到湘鄂赣省委和省肃反委员会批准之后,张珠便按图索骥大肆抓捕杀戮,连续四个多月的清洗杀戮,共有五百多名青年干部蒙冤被杀,这些人大多是青年知识分子,杀到后来,不少乡苏维埃政府就连写通知的人都找不到了。

  袁静怡被抓后眼巴巴地等着吴汝樵出现,却始终不见吴汝樵的身影。其实袁静怡错怪了吴汝樵,袁静怡被抓后,吴汝樵费尽周折也未能如愿,无奈之下,只得越级给远在瑞金的苏区中央局写了一封信,如实反映了修水实情……

  就在刽子手举起屠刀千钧一发之际,传来了苏区中央局的“免杀令”。

  袁静怡离开刑场时看吴汝樵决绝的眼神,刚好被闻讯赶来的匡子英看见,凭着女人的直觉,匡子英从袁静怡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极度伤心失望后义无反顾的决绝。

  然而遗憾的是,随着局势的急剧恶化,吴汝樵一天到晚疲于奔命,匡子英就连向他表白的机会也没有……

  见到吴汝樵后,匡子英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吴汝樵满脸血污衣衫褴褛疲惫不堪,就像从地狱中走出的无常,再看跟随着他的那些人也莫不如此。见此情景,匡子英的心头掠过一丝难以言传的隐痛,但随之她又异常惊喜地发现,尽管如此,吴汝樵他们的眼里都灼灼地闪烁着一缕不屈的光,长期习武的匡子英知道,一个人的眼里只要还有一缕这样的光,任何艰难困苦都不能把他击倒。

  匡子英这个时候来到祥云山,吴汝樵颇感震惊,这位刁蛮任性武功过人的富家小姐,吴汝樵早有耳闻,待听了她火热滚烫的真情表白之后,吴汝樵百感交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一直沉浸在自责、羞愧、内疚之中的吴汝樵自然看不出袁静怡眼神里的决绝,他还在痴情地等着袁静怡心平气和后的回心转意。人往往是这般的不可思议,吴汝樵越是放不下袁静怡,匡子英倒越觉得这个男人难能可贵,因此,当逼急了的吴汝樵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扔下一句硬邦邦的话语:“除非你等我三年,三年之内,袁静怡若不回心转意,我就娶你!”吴汝樵话音未落,匡子英毫不犹豫地回答:“好!莫说三年,三十年我也愿等!”

  事后匡子英后悔不迭,她做梦也想不到此话竟一语成谶,她脱口而出的这句话语,竟让她苦熬苦等了三十多年,她不知这是不是天意。

  在匡子英听来,吴汝樵亲口说出的这句气话,无异于当面答应了她,袁静怡对吴汝樵已是情断义绝,这一点,她有十足的把握。

  自从上了祥云山后,匡子英说什么也不肯下山了,她知道越是这个时候她越要守在吴汝樵身边。

  吴汝樵真是一条好汉,修水苏区失守后,他利用祥云山地处修水、铜鼓、奉新、宜丰四县交界的有利条件,成立了中共修铜奉宜边县县委,武功高强的匡子英也义无反顾地参加了修铜奉宜游击大队。

  骑白马使双枪会武功的匡子英,很快在祥云山一带打出了威风,她常年穿一件紧身红衣,腰间系一条红绸丝带,疾如闪电般穿行出没在祥云山一带。

  谁能想到,命运之神对匡子英竟是如此悭吝。

  就在匡子英带着一支队伍前往五枚山开辟根据地的当儿,时至1937年8月,山外的局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共握手言和,结成民族统一战线,一致抗日。

  上级命令吴汝樵带着修铜奉宜边县游击大队务必于1937年9月25日前,赶到湖南平江县嘉义镇集结整编,北上抗日。

  因奉命前往五枚山送信的通信员骑马坠落悬崖,匡子英未能及时得到集结命令。当她后来得到消息带着队伍匆匆赶到集结地点时却为时已晚,吴汝樵他们已开拔了半个多月。

  因追赶无望队伍出现分歧,不少人提出放弃追赶就近参加抗日部队。匡子英采纳了大家的意见,队伍就地解散,各自投奔抗日武装……

  匡子英决计只身追赶,上路之前,她找来一把剪刀,将满头乌黑的秀发剪去,又换上了男人的鞋帽衣裤,然后用一把锅底黑灰将那张容貌秀丽的脸蛋涂抹得黑不溜秋,这样一来,路上便省却了诸多的麻烦与纠缠。

  匡子英形单只影的北上之旅可谓九死一生。

  盘缠用尽后,匡子英沿途乞讨。有时行至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实在饿得没法,她只好在路边的地里挖个红薯或萝卜生吃,或是钻进玉米地里摘两个玉米棒,然后拾来干柴枯草烤熟了吃,有时行到荒郊野地,既无人烟又无庄稼,她便在草丛里打只野兔,或是寻至荒庵古寺里偷吃那神像前的供果……

  若不是那场大病,若不是躺在荒无人烟的古寺里奄奄一息时遇到了那支游走四方的马戏团,若不是马戏团在匡子英生命垂危的时候救了她,若不是国军炸开了黄河花园口河堤前方已成水乡泽国,匡子英还会一往无前地孤身北上的。

  命运之神竟是这般的冷酷无情。

  北方的战局一天比一天糟糕,吴汝樵的踪迹也一天比一天渺茫。

  离开马戏团后,匡子英辗转流落到了赣南一个叫定南的县城。

  转眼全国解放。屈指算来,匡子英已整整寻找了12年,这时,匡子英已经37岁,一个女人如花似玉的岁月早已逝去。

  新中国成立后,匡子英三番五次找民政部门求助,可让她失望的是每次民政部门发出的公函要么泥牛入海,要么“查无此人”。其实匡子英有所不知,吴汝樵带着修铜奉宜游击大队北上后,编入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一团,该团在“皖南事变”时全部遇难,吴汝樵劫后幸存。

  求助无果,日子总得过下去,无奈之下,匡子英只得到环卫所领了一份清扫街道的活计。

  让匡凤兰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就在她62岁那年,她竟见到了吴汝樵!

  公元一千九百七十三年十月,一个普通而寻常的日子,匡子英像往常一样拉着板车带着扫帚出门了。

  今天一早出门,匡子英就感觉街上的气氛有些异常,先是环卫所的那辆洒水车细细地将街道洒了一遍,再就是满大街贴满了大红标语。

  当匡子英看清了标语上的字时,她惊得目瞪口呆,原来满大街的标语上都写着“欢迎省委书记吴汝樵”!片刻惊喜之后匡子英随之又释然了,她记得环卫所政治学习时,报上说省委书记好像是黄栋梁而不是吴汝樵,即便是吴汝樵可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的是。

  直至在县政府招待所工作的邻居兰妮告知了吴汝樵是刚刚上任的省委书记,直到兰妮告知了吴汝樵的长相,直至兰妮带着匡子英找到了吴汝樵,匡子英才相信了这突如其来的喜讯……

编辑:江拓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