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丝娘
·“门当户对”的婚姻天长地久
·爱情有张纯真的脸
·【中国仙女湖七夕最美爱情故事征文】爱情创造的奇迹
·巴山豆
·“日月”恋歌
·爱的拯救
·生命第一叶帆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刘上洋《老表之歌》研讨会发言摘录
·刘上洋长篇小说《老表之歌》研讨会在京举行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江西散文网  >  网友佳作
 
走进北极圈
江西散文网    2020-10-09 23:31

  作者:熊焰

  一、飞向斯德哥尔摩

  2010年初,我女儿漫文、女婿约翰邀请我弟弟、弟媳去瑞典玩,恰好他俩计划去北极旅游,我们便相约同行,取道瑞典去北极。

当年7月1日下午1时,我和弟弟、弟媳乘国航航班从北京出发,经过10小时的飞行,晚上11点抵达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机场。当地时间是下午5点,蓝天、白云,太阳挂在半空中。这是我们北极之行的第一站。约翰在机场迎候,开自家车把我们从机场接到他的家。女儿2000年毕业于斯德哥尔摩商学院研究生院,之后成了家,生了两个混血儿小宝贝。他们的新居在郊区,离市中心20多公里,是最近几年开发的一个住宅区。环境很好,在森林之中,规划得也好,每户有数十平米的草地,每栋房子相隔不远,幽静又不孤零。斯德哥尔摩濒临波罗的海,是一个由14个海岛组成的城市。在女儿家小住的日子里,好多天都是与女婿的家人一起开着自家游艇去波罗的海泛游,或去海边游泳,或在沙滩上晒太阳,或去无人岛上探奇,或在大海中钓鱼,一大家人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欢声笑语一家人

  与当今中国人比起来,瑞典人的社交活动少多了。女儿说:“瑞典人是家庭第一。”的确,女儿和女婿下班后,都是直接回家,周围的邻居也是如此,有点像我国解放初期的农村,“老婆孩子热炕头”。本来嘛,我们每个人都是从家庭出发,从自己亲人的身边出发走向社会。亲情,与生俱来,是人间最珍贵最恒久的感情。缺少亲情的生活是干瘪的,享受亲情是人生一大快乐。

  二、驱车奥斯陆

  经商议,我们的北极之行,由约翰陪同,驱车前往挪威,乘游轮畅游挪威西海岸,穿越北极圈,最后到达欧洲大陆的最北端——北角。7月10日早晨,约翰开车,我们一行4人从斯德哥尔摩前往挪威首都奥斯陆,这是我们北极之行的第二站。下午3时,我们在奥斯陆最有名的景点维格朗雕塑公园门口停下车。

雕塑公园坐落在奥斯陆西北处费洛古纳公园内,占地80多公顷。1910年,35岁的挪威雕塑家维格朗向政府提出:“给我一片绿地,我要让它闻名世界。”挪威政府同意了,将费洛古纳公园交给了他。从此,维格朗把自己后半生的心血全部注入在雕塑公园里。20年后,这片绿地果然震惊了世界。

挪威奥斯陆维格朗雕塑公园一角

  这是一个规模宏大的雕塑群,分生命之泉、生命之桥、生命之柱、生命之环四部分,同处在850米长的中轴线上,共有雕像192组650尊。雕塑反映的都是同一个主题:人生。

  人生,这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哲学家、艺术家有许多诠释,普通百姓也有自己的体验。维格朗又是怎样说的呢?

  在“生命之泉”的四壁,有一组浮雕,讲述了人的生命过程,从婴儿出生,经过童年、少年、青年、壮年、老年,直至死亡。从生至死,人生就这么简单。

  在“生命之桥“上,可以看到天真活泼的儿童,情思奔放的青年,功成名就的壮年,尽享天伦的老年。四季花开,人生是如此美好。

  在高17.3米的“生命之柱”上,又有另外一番景象:青年彷徨,壮年辛劳,老年孤凄,夫妻吵架,兄弟不和,子女不孝。处处不顺,人生又是如此无奈。

  在“生命之环”中,男人、女人和孩子,手脚相连,圆圆满满。生生不息,人生是如此永恒。

  维格朗似乎说了许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有说。雕塑本无声,人生还需自己去感悟。

  三、畅游挪威西海岸

  11日上午,我们乘火车从奥斯陆去挪威第二大城市卑尔根,那里是乘游轮去“世界尽头”——北角的起点。一路阳光,一路美景,7个小时的旅程也不觉得久。下午8点,汽笛一声长鸣,从卑尔根前往北角的游轮启程了。

  挪威西海岸是世界上最曲折的海岸线,长达两万多公里。沿海岸线有形形色色的峡湾1000多个,其中4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自然遗产。著名的《国家地理旅游者》杂志把挪威西海岸评为“世界最佳旅游目的地”。

游轮在小岛之间蜿蜒而行。天湛蓝,水碧绿,两岸树林中不时还有小红屋,好一派诗情画意。12日下午船上的英语广播响了,多亏有约翰翻译,得知马上要进入盖朗厄尔峡湾,我的心情有些激动。峡湾是伸展到内陆的海湾,口子不宽,窄的只有数百米,但很长,长的有几百公里。盖朗厄尔峡湾是最著名的四大峡湾之首,两岸陡峭的悬崖高出水面上千米,不远处一幅瀑布从高处奔腾而下,我似乎吮吸到飘荡了亿万年的水丝。“飞流直下三千尺”,我第一次有了这个感觉。也许这是世界上最高、最壮丽的瀑布。峡湾不仅给人视觉冲击,而且带来心灵震撼,峡湾山下都有人住,难怪挪威人自称为“峡湾的子孙”。

挪威盖朗厄尔峡湾及山庄瀑布

  游轮继续北行。13日早上8点,到了挪威第三大城市特隆赫姆。该城由挪威国王奥拉夫一世于997年创建,之后历代国王都在此加冕。这是挪威的第一个都城,房子大多都有几百年历史。著名的尼德罗斯大教堂12世纪初开始建造,13世纪中时才完工。该城现在成为挪威的文化、科教中心,历史风貌与现代生活完美地融洽在一起。

  过了特隆赫姆,两岸的景色也在变:树矮了,草地上的野花少了,天上的云多了,风也大了,恬静的田园诗变成了豪放的牧歌。

  游轮上的生活是轻松的。两岸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让你赏心悦目,仿佛在世外桃源,忘却了人间的一切烦恼。酒吧、茶座、娱乐室、阅览室,你可以在这些场所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在这里,我领悟了享受生活的真谛,就是快乐每一天。

  四、走到“世界的尽头”

  14日,我们刚吃好早餐,游轮上的广播响了:10分钟后就要穿越北极圈。好多年前的奢望就要实现了,我心里分外激动。

“看,右边小岛上有个北极圈标志!”约翰叫了起来。我瞪大眼睛,那个地球仪形状的北极圈标志,由小渐渐变大,变得清晰可见了。北极圈,纬度数值为66°34′。北极圈内的地区叫北极地区,由北冰洋和周边陆地组成。走进北极圈,游客们激动的心情洋溢在脸上。

穿过北极圈标志留影

  一过北极圈,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两岸绿色的小树和小草变成了褐色的苔原和秃秃的草地,鲜艳的水彩画慢慢地变成了素雅的水墨画。

地处北纬69°的特隆姆瑟被称为“北极之门”,是北极圈里最大的城市,一座以北为荣的城市。这里有世界最北的大学——特隆姆瑟大学,有建于1252年的世界最北的教堂,有世界最北的啤酒厂。这里还以北极光和午夜阳光出名。15日下午2点到达这里时,阳光明媚,北极光看不到,只等待幻境般的午夜阳光。吃过晚餐,约翰找来两位船有一边打扑克一边等待,我只盼望夜晚快点到来。晚上11点,太阳有一两丈高,到了零点,还有丈把高。我心想,也许到了明天凌晨1时,太阳会落到地平线之下。谁知,到了1时,太阳反而升高了,又有一两丈高。啊,午夜太阳原来是不落的!

世界最北端的城市哈默弗斯特

  船有点颠簸,离北角也越来越近了。16日早上5点,游轮在世界最北的小镇——哈默弗斯特靠岸后,改乘大巴前往北角。汽车沿着欧洲69号公路往北走,一出小镇,映入眼帘的是-片旷野荒原。但荒原中也充满生机。有一大块草地,那是地球上最北的高尔夫球场。湖中小岛上有一大群鸟,导游说,每年夏天飞来北角地区的鸟有数百万只。光秃的草地上有一群放牧驯鹿的人,导游说,他们是萨米人,北极圈内的土著民族,拥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几千年来,他们一直在北极荒原上饲养驯鹿,拖着帐篷过着游牧生活。好客的萨米人把我们引进了他们的帐篷。帐篷里燃着篝火,地面上有一火塘,火塘中烧着木柴,木柴上架着一锅水。火对萨米来人来说是神圣的,任何人不能跨越火塘,也不能用树枝玩火。在极寒地区,火就是生命。在帐篷里我合掌转了一圈表示敬意。

  汽车在盘山公路上走了3个多小时。“前面就是北角!”导游的话音刚落,大巴上的游客就躁动起来,到达欧洲大陆的最北端了。北角,一块直插北冰洋的悬崖高地,海拔307米。几百年来,这块古老的岩石是渔民、商人和海盗的航海标志。1873年,瑞典国王到访之后(当时挪威由瑞典统治),此地更是声名大噪。近几年来,到这里来的游客每年都超过25万。

  入口处有一个四方台,上端立着一个指向北极的箭头,箭杆上标明北角的纬度——71°10′21″。

  一进去,便可看到一座镂空的地球仪雕塑,它是北角的地标。

  再往前走,有一个两三百米长的观景台。观景台就建在悬崖的边缘,悬崖下面便是波涛起伏的北冰洋。站在这海角的涯边朝前看去,海天一色,无边无际。你可以极目远眺,用心去看那被坚冰包裹着的北极点。但你不能开车继续前行,因为这里被称为“世界的尽头”。

世界的尽头--挪威北角

  “世界的尽头”听上去有点凄凉,但北角却让人看到一种生存美。这里是坚强者的乐园。在这恶劣的极地条件下,没有树,小草会从石缝里钻出来。候鸟冬天走了,夏天还要回来。特别让人敬佩的是那萨米人,千百年来他们从不走出北极圈,生于此,守于此,归于此。生存本来就是美丽的,北角的生存美,多了一种质朴,一种倔强,一种震撼,让我不能忘怀。告别了北角,带回了更多的人生感悟。

  (原载2010年10月8日《江西日报》、2011年11月《老友》杂志。此篇以《老友》一文为基础,加上了《江西日报》一文的部分文字,稍有改动。2020.9.27)

编辑:陈力
来源:江西散文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